肆拾玖坊父亲节巨献:沉默寡言的父亲 为啥酒后总有说不完的话?

2022-06-20 19:10:02 大京网 

年少不知父爱深,读懂已不再少年

电视剧《请回答1988》里有这么一句台词:爸爸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不知道戳中了多少人的泪点。是啊,当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时,爸爸才成为了爸爸。面对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他难以置信、欣喜若狂、手忙脚乱。他来不及消化各种复杂的情绪,就要开始保护、陪伴、教育我们。

所以,在我们的印象中,父亲是沉默寡言的,是不善言辞的。我们和父亲的关系,多了些冷战、争执、冲突,少了些温情、理解、沟通。

只有某一天,当我们也被赋予了父亲的身份和使命时,才会慢慢理解父爱如山的意义。像山一样静默,付出不言说,像山一样稳重,压力都承担。

今年父亲节,我们邀请了一些朋友,聊了聊他们身为人父、身为人子的故事。

01 汉哥:52岁,资深广告媒体人,儿子28岁

当铮铮铁骨的汉哥说出那句“儿子,你是否愿意再爱我一次”时,现场很多人都有些许动容。

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他给儿子写了一封长信,将这些年不知该从何说起的话,都尽数倾倒在了信纸里。

他写到:“你是爸妈唯一的儿子,也是爸妈引以为傲的儿子,我想也是能和爸妈做知心朋友的儿子。”汉哥还在信中回忆起儿子两岁时,被他抱在怀里的样子,笑容天真无邪,那一刻他至今难忘。

潺潺深情在信中流动。不过,儿子没有给他回信。裂痕是在经年累月中产生的。

汉哥缺席了儿子最重要的童年时光,他以一个符号存在于儿子的记忆里,不甚亲近的父子关系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作为父亲,汉哥给自己打了59分,这是一个不及格的分数,他想以此勉励自己去修复和儿子的关系。

汉哥有时候会想,喝一顿酒是否可以成为和儿子畅聊的契机?毕竟他自己的父亲,也是在酒后才会和他聊一些父子间的“体己话”。

以前汉哥不懂父亲为什么喜欢喝酒,现在自己人到中年,慢慢明白了父亲年轻时对影独酌的原因。只有酒才是一个男人述说心事的最佳知己,酒能容纳一切,容纳生活的无尽悲辛。

如今汉哥的父母远在天堂,他失去了床前尽孝的机会。唯愿日后能弥补自己对儿子的亏欠,舐犊情深,儿孙绕膝。

02 贺荣:52岁,企业家,4个孩子

“慈父”,是贺荣对父亲的总结。

在贺荣的印象里,父亲从来没有实施过棍棒式教育法,也很少去干预自己的事情。大学毕业时,贺荣想去新疆发展,当时一大家子人都反对,只有父亲支持他去闯荡。

父亲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应当去历练成长,这一观念也影响了贺荣的育儿观。他有四个孩子,大女儿现在在美国做投资工作,三个儿子在上小学(大儿子10岁,两个小儿子是对8岁的双胞胎)。

在贺荣心里,四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长大后尽管去闯荡世界,他会成为孩子们永远的避风港。“我要承担起做父亲的职责,我既是孩子们的朋友,更是他们的靠山和后盾,尽力支持他们发展,不去强压和干预他们”,他如是说道。

时光流转,父爱在两代人之间传承。

唯一不同的是,两代人对爱的表达方式发生了变化。

贺荣作为70年代生人,很少会直接表达对于父亲的感谢和爱,取而代之的是日常的嘘寒问暖,这是大多数中生代惯常的表达方式,含蓄、深沉、绵长。

而贺荣的儿子们,是比千禧一代还要年轻的小孩,从小浸润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他们对爱的表达更加直接大方,一句“爸爸我爱你”足以融化一个男人的心扉。

不过,不管是哪个年代的人,不管他们是否羞于表达,父爱一直都默默无闻的存在,只要你回头就能发现。

对于贺荣来说,曾经,父亲是他的靠山,现在,他拿过了父亲的接力棒,成为了四个孩子坚定的靠山。

03 景波:37岁,IT从业者,女儿9岁

时至今日,景波依然清晰的记得刚当父亲时的状态,一种紧张、兴奋、期待等各种感觉交错的、难以名状的感受。

“孩子是什么样子啊?健不健康?体重多少啊”,面对新生命,新手爸爸充满了好奇。当他第一眼看到女儿时,新生儿皱巴巴的模样让他犯了下嘀咕:“嗯?怎么长这个样子啊?好丑啊……”

不过,父亲看孩子越看越喜欢,随着时间的积累,这个可爱的小生命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全新的体验。女儿成长的每一个瞬间都值得他高兴,会爬了,会坐了,会走了……

直到最近,8岁的小女儿问了他一个问题:爸爸,你最近工作怎么样?你以后怎么计划的?这让他意想不到,他印象中的那个小女孩,正在慢慢变成熟,正在进入大人的世界。

见证了孩子的成长之后,景波开始怀念起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父亲比较严格,在他犯错误的时候会打他,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挨打让他更快更好的成长,没有走上歪路。

守护,是父亲在做的事情。

以前他不理解,为什么父亲每次来北京,都会在行李箱里装满各种老家的小吃,甚至还有菜和油盐酱醋茶。他觉得北京也卖这些啊!

现在有了孩子后他明白了,父亲是想把家里的味道带给他,行李箱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一份沉甸甸的爱。

守护,也将是父亲一直要做的事情。

“现在看朱自清写的那篇《背影》,心境完全不一样,那个就是父亲的倔强,他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自己老了,身体不行了,脆弱了,需要你帮助了”,景波觉得,自己的父亲和全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不希望儿子为自己担心。

父亲们总会说,不用管我,我身体很好,你忙你的。他们知道,孩子有家庭责任、有社会责任,所以不想去分散孩子的精力和注意力。

而这,正是一个父亲的伟大之处。

04 王西本:49岁,产品运营,儿子16岁

邀请西本来访谈现场时,他回复笔者的第一句微信是:“现在一提孩子就一肚子气,中午还又气了一场。”

西本有个上高一的儿子,16岁,正在叛逆的青春期,父子之间避免不了摩擦。他坦言道:“有时候火气上来之后很难控制,但随着彼此年龄的增长,这些都在慢慢改变,我觉得是一个逐渐磨合的过程。”

学业给孩子带来的压力,西本也看在眼里。有时候他会主动找孩子沟通,倾听孩子的想法,让孩子的情绪有一个释放宣泄的出口。比起优异的成绩,西本更希望儿子态度端正、心态积极,生活中努力克服困难,承担一定的责任,将来步入社会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

磨合是父子之间共同的成长,等孩子成长到一定年龄,便会懂得父亲的爱。

就像人到中年的西本,反而愈发明白“父爱是需要用时间去感悟的”。

他还记得高中时有一次骑自行车回家,回头一看,父亲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那一刹那,他的眼泪夺眶而出。也是在那一瞬间,他的内心真正接纳了父亲。

现在父亲正值耄耋之年,西本希望父亲身体康健,他说:“往后的事情现在也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能在一起多待一天就是一天。”

以前西本离开老家时,父亲每次都送他到火车站,后来年龄大了走不动,就只能送到汽车站,再后来就送到小区门口、楼下……

“我想以后是不是送着送着就到门口,或者就是在床上。有时候想想人这一生,从床上走下来,走出家门,走向社会,转一圈之后可能又要回到原来的归宿,也算是一个轮回”,西本很伤感地说:“之前觉得父亲什么都能做,但当他老了之后,才觉得有些时光一去不复返。”

这正如龙应台在《目送》里写的那样——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不管时代怎么变化,父爱都是一个值得我们去反复叙说的话题。

因为父亲们习惯了自我隐藏,习惯了被人误解,习惯了将爱深埋心底。他们平静沉默的表情背后,可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心事。

那我们可曾去倾听过,这缄默的父爱呢?

如果没有,此刻正好。

可能只消一杯酒,就能化解父子的愁。

最终消除隔阂的,还是两颗拥抱彼此的心。

【广告】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广告,相关素材由广告主提供,广告主对本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本网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告内容仅供读者参考。)

(责任编辑:张晓波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