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扎堆挤进体制内 动辄上万元的培训生意火了

2022-06-23 06:39:59 第一财经 

  [ 自2009年起,国考报名人数已经连续14年超百万人,2022年共有约212万人通过资格审查,报录比达到了68∶1,不少岗位都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 ]

  “6月初拿到了offer,有编制有户口,终于可以先在体制内安定一下了。”在三场公务员考试折戟后,某211大学应届毕业生江越又参加了十几场事业单位考试,终于“上岸”了北京某单位。

  江越对第一财经表示,2月的时候岗位还不错,但投了以后没有反馈,周围很多同学春招都没有收获,“春招仿佛不存在一样”。

  对2022届毕业生来说,这是不平常的一年,他们面临的是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国内外经济环境的不稳定、就业市场的不景气,以及史上最大规模、来自1076万同届生的竞争。

  面对未来的不确定,越来越多的毕业生选择进入体制内“躲一躲”。自2009年起,国考报名人数已经连续14年超百万人,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更是超200万人,创历史新高。

  年轻人希望找一份体制内的安全感,但进入体制内的选拔也越来越“卷”。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发现,包括牛津大学、伦敦大学、清华、北大等全球QS排名前20的高校毕业生都在一同参与竞争。为了保过,花数万报班的考生比比皆是,这也催热了考公培训机构。

  本硕博一起面试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高校毕业生就业景气报告》指出,一季度高校毕业生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市场招聘需求人数/市场求职申请人数,CIER)降至疫情暴发以来最低点,仅为0.71。招聘需求同比下降8%,求职申请人数上升75%。

  今年5月,16~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是18.4%,比上月上升了0.2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6月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年轻人的失业率偏高。主要的原因是,在疫情影响下,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吸纳就业能力有所下降,同时年轻人求职更倾向于稳定性强的岗位,加剧了供需矛盾。

  受到疫情影响,江越更倾向于选择有户口和体制内的工作。她报了三个公务员考试,其中国考、京考失败,选调进入面试,但岗位报高了,“进面试的六个清北、七个人大,这两年Top级学校的毕业生也涌进体制内赛道来了。”

  1月初,清华大学发布的《2021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2021届的清华毕业生有七成进入了体制内。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协议的毕业生总数为3669人,其中前往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体制内单位就业的人数占比为69.9%。

  更宏观的数据是,自2009年起,国考报名人数已经连续14年超百万人,2022年共有约212万人通过资格审查,报录比达到了68∶1,不少岗位都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

  事业编的火热程度也丝毫不输公务员。以上海为例,2022年报考总人数超过8万人,比去年高了12%,平均报录比也要到20:1。

  一些人的初衷是随大流。林珊今年4月就参加了15场事业单位的笔试,“天知道有多痛苦!”她表示,自己考体制就是被裹挟,在没有目标比较迷茫的时候,考进体制是大流,似乎是值得去做的。

  “可能工作对我来说都没有那么好,但考公可能是稍微好一点的选择,在工作之余我会有自己的生活。”苏雯对第一财经表示,在私企可能有35岁定律,在30岁、35岁这些重要阶段向上一步,迈上不同的坎,需要与众人厮杀拼搏,才可能不在大城市被淘汰,而公务员可能是一条比较稳妥的道路。

  “当时有一个本科生的岗位,面试是本科、硕士、博士一起面试,我觉得这是这两年非常魔幻的一个求职场面。”

  “什么都去考,就为了避免陷入什么offer都拿不到的一个绝境。”林珊表示。

  考编更难是毋庸置疑的:报考的人越来越多,同时岗位也在缩减。

  林珊分享了一份自己参加过的事业单位招聘数据——中国残联直属单位2022年度招聘应届高校毕业生93人,进入笔试人员多达3306人,“我报的岗位招1人,参加笔试的有27人,根据1:5进面试,27人筛掉22人,而这是我参加的考试中,数据已知的竞争最小的。”

  与林珊共同竞争的毕业生基本上都是985、211学历,甚至国际知名高校。以中石油某西部地区的宣传岗为例,二面有30人进入筛选,大概三分之一的应聘者都是全球QS前十的学校,林珊提供的名单显示,其中牛津大学就有两位,另外还有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伦敦大学、悉尼大学等全球知名大学的毕业生。

  催热培训产业

  如果动了在体制内工作的念头,苏雯觉得不如趁早。“越晚坑位越少。比如说像我这种岗,可能我们本科毕业的时候,只要130分就能进,但我现在要考到近150分才能进。”

  在去年9月之前,苏雯就听完了所有的笔试课,从9月开始正式准备公考,每天去图书馆。现在考公的时间线拉得更长,有些考生甚至需要复习两三年。

  江越从去年秋招开始就在考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但在竞争中仍然失败了。她表示,周围很多同学也一起考,但据她了解周围人还没有考公上岸的,“大家考得都比较坎坷。”

  为了确保能成功“上岸”,参加公考或编制考试的毕业生或多或少都会报班,这些课程往往并不便宜。

  “当别人都报的时候你就不敢不报了,而且你也不敢确定你的对手们报没报班。很无奈,但是你又不得不出这个钱。”江越表示,自己在公考期间花费了一万多元。

  江越的花费中有三四百元是买教材。“大头都出在中公教育(002607)的面试班上,花了9000多元。”江越介绍,这是一个9天包吃住的线下面试班,有一个集中的营地,课程一般会集中在寒假期间。

  在公考中,面试班价格一般都不便宜,1万元已是起步价,江越表示,中公教育还有半个月的课程,价格要2万元起。

  苏雯在面试班的花费达到4万元。她表示,自己这次公考花费大概在5万左右,“笔试报了线上的申论课程、粉笔公考的系统班,花费最大的是华图教育4万的面试协议班。”

  根据苏雯提供的课程介绍,这个面试班时长是16天16晚,包吃包住,包括了5个部分的课程,根据进面试名次以及是否可退款的一些条款区别,这个课程价格在24800元~44800元之间。

  苏雯表示,协议班没有考上可以退还除了住宿费和吃饭的其余费用,但退费过程漫长,有一些机构的退费过程达半年之久。

  即便市场需求如此之大,但是头部的培训机构仍难言掘金成功。

  中公教育(002607.SZ)连续亏损,市值蒸发超八成;华图教育8年中5次冲击IPO,但均折戟未果;另一破局者粉笔公考于2022年3月提交招股书,显示近两年处于亏损状态。

  中公教育是A股职业教育第一股,目前稳坐市场第一。年报显示,2021年中公教育收入同比下降38.3%至69.12亿元,净亏损23.7亿元,而去年同期则盈利23.04亿元。其4月28日披露的最新一季度的报告显示,2022年Q1中公营收同比下降40.89%至12.13亿元,继续亏损4.64亿元。

  就在6月8日,深交所向中公教育发年报问询函,针对中公教育2021年年报中多项波动异常的数据提出质疑,要求其对2021年业绩波动等问题作书面说明。

  华图这家曾经与中公教育并驾齐驱的职业教育机构,早在2012年10月就启动了IPO辅导备案,不久因证监会暂停IPO申报受理而搁置。2014年,华图教育宣布正式挂牌新三板,2018年摘牌,期间还经历了两次借壳上市失败,重启A股IPO及港股上市计划,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

  粉笔公考是近几年行业的破局者,采取线上课程的打法迅速占据市场,攻入一直由中公与华图双双把持的职业教育培训市场,其中的重点便是公务员考试。

  就在今年3月初,粉笔科技(即北京粉笔未来科技有限公司)向香港联交所递交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20年按收益计的职业教育前五大市场参与者总市场份额27.4%,粉笔科技以2.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中公教育排名首位。

  业绩方面,粉笔科技的营收由2019年的11.6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21.32亿元,在2019年实现了1.75亿元的盈利后,2020年粉笔开始重点拓展线下,随后由盈转亏且越亏越多,2020年期净亏损3.63亿,到2021年1~9月,净亏损已经扩大至7.82亿元。

  这门生意的精髓更像是与不确定性进行对赌。

  对于报班,苏雯和江越都觉得是被焦虑和不确定性驱动。与笔试有卷子有题不同,准备面试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就觉得去报班比较安心。江越表示,培训的收获肯定是有的,机构线下集中学习营造出来的练习氛围比较难得,能很快投入到模拟考试状态里面,但这并不值得花1万块去买,提供的那些材料在网上也能找到。

  苏雯也认为,面试班本身的内容肯定不值4万块,但是就花钱买个放心。“假设你没有报这个班,最后没有上岸,你就会想当时为什么不报那4万多的班。”

  (文中受访者江越、林珊、苏雯为化名)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