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青:短期内应“不择手段”限制货币供给

2008年02月25日07:29  来源: 和讯网    作者:潘秀林 王霰儒


  周其仁:宏观调控需“货币紧 物价松”

  “CCER中国经济观察”第12次报告会24日召开,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任在会上表示,一月M2(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达18.94%,此时实行临时价格干预会产生大问题。

  货币政策没有“坚决从紧”

  周其任认为,M2创下20个月新高,这一数据表明货币政策没有“坚决从紧”,而雪灾后政府在市场物价上有很多管制的行为。价格管制与货币政策放松不是一个好的宏观调控组合。

  目前国民经济中实行价格管制的重要项目包括:电、粮、动力和土地。

  当前,煤价是市场形成的,电价由政府管制。04年发改委曾形成“煤价联动方案”,但一直没执行。由于近期小煤矿大量关闭,煤炭供应产生了很大问题,由此违规生产就会有很大动因。

  周教授认为粮价也有隐忧:政府将粮食相对价格压低,农民的生产意愿就会降低。现在国际粮价攀升,但未传导到中国农民。国家大量抛售粮食库存以控制粮价,而粮食期货市场屡次涨停,可见粮食市场存在隐忧。除粮食外,未抛售其他库存,这样的调控会对粮食生产意愿产生消极影响:农民的生产通货膨胀预期产生。如去年秋粮入库就比较慢,农民已把粮食作为保值手段。周教授说:“早在84年,我们就吃过这个亏,那时生产没变化,但粮价在涨。所以当前价格管制的调控效果还是要全面地看。”

  新《劳动合同法》旨在干预合同条款,维护工人利益。但问题在于竞争是工人与工人之间,而非老板与工人。最低工资的实施从某种程度上损害了工人的利益。

  禁城镇居民买小产权房不是好政策

  周其任在报告中表示,不让农村人卖小产权房,损害了卖房人的利益;不让城市人买相对便宜的小产权房,又损害了城里人的利益。一个政策同时损害两种人,应该不是好政策。周教授也认为叫停小产权房存在合理性,因为集体土地所有制的利益分配问题很难解决。但限制供应量,一定会影响价格。集体土地不能进入市场,就会影响整体土地价格从而影响房价。

  对电、粮食等产出品的上限进行限制,而对它们的生产要素的实行下限限制,这两种限制组合会打击生产。最终供应商会减少生产,退出生产,这样的结果对于解决通货膨胀是不利的。

  “议价饲料平价猪,谁养猪谁是猪”

  周其任认为即便在通胀时期,比价也是非常重要的,若由于价格管制使得供给量减少,这对解决通胀问题是极为不利。他举例说上世纪80年代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猪的价格实行管制,而饲料价格由市场形成。于是江苏农民的抱怨道:“议价饲料平价猪,谁养猪谁是猪”,这是价格理论给市场上的深入的一课。现在的煤电困境是当年猪的故事的翻版,超低供应价和超高成本价的组合——小问题可能产生大危险。

  这一轮宏观调要釜底抽薪

  去年曾有消息说明年资源价格还要调控,但通胀指数上升后,这些调控政策都没有再坚持。当前必须非常坚决地控制信贷,现在中国的资产泡沫很大,西方称中国公司很多是“账面老虎”。

  周教授指出,滥发货币是错的,这一点屡试不爽。另外,不要花很多力量去管制物价,而货币的控制要坚定不移。价格管制要当心:把生产要素往上顶,产出往下压——这种组合,长短期都会产生不良效果。不能看到GDP增长率或是就业率稍有下降,就想要货币政策松一松。如果货币政策松动,物价可能再次上涨。通货膨胀关系到千家万户,首当其冲是中低收入者。所以小问题会变成大问题:行为歪曲,效率损失,通胀会挥之不去。

  周其任强调这一轮宏观调控非常重要,现在需要釜底抽薪。不能下面加火,上面加盖,轻则烧糊,重则炸锅。中国经济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即便有一点危险性,也值得提请各位注意。


(责任编辑:周志远)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