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辉清:即使剔除雪灾因素 物价依然处于较高位置

2008年03月05日10:38  来源: 和讯网  

  主持人:十七大大以来,提出了“两税合一”政策,货币从紧政策,还有雪灾带来的压力,这些压力会不会导致政策出现一 变化?

  高辉清:任何的取向目的都有一个,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不会有谁为了放松政策而制定放松政策,为了从紧而制定从紧政策 。需要对未来经济有一个合理判断才行。从紧货币政策的制定, 有一个前提,往往经济从偏快走向偏热,这是制定从紧货币政策 的前提,要改变这个政策就要把前提改变。现在这个前提有没有改变?偏热的风险有没有消失?现在来看很难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一个经济热不热?有一个指标来讲,CPI指标已经很高了,2月份可能还要高上去,物价就是经济的“体温计”,它已经偏高 ,你不能说它不高。很多人说这有雪灾因素,是偶然因素。这一点我们承认,剔除这些因素,我们认为物价依然还处于比较高的位置。所以,经济到了发生逆转,到了拐点时期。第二,经济发展动力,去年四季度我们经济增长速度是下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通过人为,强有力地紧缩货币信贷,使经济温度降下来 ,但这是不是可以持续呢?今年一月份信贷立刻反弹,说明市场投机冲动非常大。第二,今年是政府换届年,我们到处考察,和地方政府谈了一下,他们还在制定各种雄心勃勃的建设计划,这里建铁路,那里建高速公路,从宏观调控角度来讲,宏观调控规模过大,很难使经济像一个听话的孩子进入平稳下滑的轨道。我 们看不到这样的迹象。这时候制定从紧的货币政策,有可能导致 我们偏热的经济引进到家门。 我们脑袋里要时刻绷着一根弦,雪灾之后的变化和影响。如果一些不确定因素使经济突然之间受到影响,比如说南方大雪会影响旅游,居民消费,农业生产,如果有后期影响,这是要关注的问题,加上其它因素叠加起来,比如说我们对美国出口增长速度在下降,那时候我们就要考虑从紧的政策不能再从紧,雪上加霜,从紧之后再从紧,我认为这是未来要考察的地方。经济改革是需要成本的,如果政府不管就会导致经济矛盾和社会矛盾激化 ,会对经济、社会运行带来不利的影响,这样国家就要支付这个成本,体现在政策上就是财政支出要到位,起到“润滑剂”的作 用,使我们经济转型比社会转型平缓,所以财政支出不能太少, 这是改革成本和转型成本,这时候不能说财政也紧缩,舍不得 花钱,如果这样可能会出现大的问题。从各方面看,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到目前来说应该还是一个合理的政策(10:30)

(责任编辑:马明超)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