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认沽权证”访谈实录

2008年03月10日13:18  来源: 和讯网  


  主持人:一位网友提问:南航认沽权证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要求券商注销之后,让权证增加有效期。

  文国庆:增加有效期意义不大。(03-10 12:26)

  主持人:一位网友提问:南航认沽权证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要求券商注销之后,让权证增加有效期。

  李太原:增加有效期要和南方航空(600029行情,股吧)公司发的,不能是券商来决定。(03-10 12:27)

  主持人:一位网友提问:南航认沽权证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要求券商注销之后,让权证增加有效期。

  文国庆:这两件事情不能混在一块儿,谁设了权证,应该以自己的名义单独设立一个证券号码单独交易,不能混在一起,混在一起,大家就不知道哪个是股改权证,哪个是创设权益,既然是博弈,要找准博弈对象,不能眼光盯一层实力阶层侵蚀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客观地是,权证的投资者一般是资金比较少,在社会中属于弱势群体,他们不过有暴富的愿望,因为太贫困,钱太少,希望短时间内致富,达到和周围人比较接近的水平。

  对于这样的群体,他们的认识,不一定符合管理层的要求,或者不符合理性原则,我们应该采取规劝、引导的方式,而不能引入更大的实力阶层专门打击他们,摧残他们,使他们蒙受更大的损失,这是我们管理者管理市场时应该秉持的基本原则。假设一个管理者,你认为社会上某一个成员行为稍微不顺你的意,或者你认为不合法,因为你不合法我在肉体上就要消灭你,这是不合适的,有违我们的和谐社会原则。(03-10 12:27)

  主持人:一位网友提问说:我有三个问题,第一,创设的法律依据何在?为什么仅允许券商创设?第二,超过流通份额十倍的大量创设,使持有者根本无法行权,是否有欺诈嫌疑?第三,个别券商创设份额是流通额的几倍,合法吗?

  文国庆:首先,作为一个权证,如果你认为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对补工具,你认为是合理的,是基于价格判断做出的东西有极限量,任意一个券商创设的证券种类不能超过流通股的总数,超过这个总数是一种欺诈行为,因为你不想行权,是鼓励对赌,把中国股市变成赌场,动机就不正确。从总数上说,也不应该超过这个量,总数上超过这个量也有问题,有人会说举香港的例子,香港的例子超过这个额,我告诉你香港从来没有炒超过,香港是把不同时期的总数加在一起,可能会超过这个数额,但单一券商,某一具体标的的权证都没有超过,比如中石油的权证不会超过这个量,是有限度的。

  这是不对称,在目前的机制之下,投资者和创设者的利益关系本来就是不对的。如果说最初的权证是股改无偿奉送的,这是无可厚非的东西,但由于投资者博弈行为炒高以后,进行大批量创设,进行无限量创设,这实际上是鼓励市场的利益倾斜,动机是有问题的。现在有的管理层有规定,应该检讨一下,你说抑制股价过度上涨,抑制投机。

  首先你必须清楚,你自己把自己看作一个真理的标准,任何管理层人士,你知道股票涨到多少钱是合适的?涨到多少钱是不合适的?如果你认为南航认沽权证2块钱合适,1.99元合不合适,1.89元合不合适?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价格,如果价格不合适,是不是南航认沽权证就是一堆垃圾,一堆泥,如果你认为它根本一分钱不值,为什么要设这个赌局呢?这不是金融创新,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利益关系,明摆着可以看到一些人肯定赚钱,一些人肯定赔钱,这样的机制下是有违三公原则,是不对称关系,这种关系不应该鼓励,如果我们的管理人员由于自己的专业素质不高,不清楚这个事,犯了错误是可以改进的,如果这场利益关系你都看透了的话,依然坚持这么做,我就怀疑你的道德方面的问题。(03-10 12:28)

  主持人:一位网友提问说:我有三个问题,第一,创设的法律依据何在?为什么仅允许券商创设?第二,超过流通份额十倍的大量创设,使持有者根本无法行权,是否有欺诈嫌疑?第三,个别券商创设份额是流通额的几倍,合法吗?

  李太原:创设和三公原则是违反的,还是符合三公原则?(03-10 12:29)

  主持人:从南航权证续存时间来看,已经也很多月了。在这个过程中,券商之所以能大量创设是因为有人买。创设不是创设一次就结束了,是不断地创设,不断有人买,承接这个盘,你认为这群人知道自己买什么吗?

  文国庆:其实他不明白。(03-10 12:30)

  主持人:如果这样的话,您认为投资人应该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文国庆:汲取的教训是,股市固然有它的博弈性,但你要意识到你跟谁博弈,如果仅仅是和投资者之间博弈的话,还可以玩,当你在跟一个制度在博弈的时候,你千万不要玩。因为你知道你要对抗的是谁?要清楚,所以,我对这些投资者,站在他们立场的角度,要知道这个利益明显不公平,不对称的时候,还要玩这种游戏,无异于找死。(03-10 12:31)

  主持人:如果这样的话,您认为投资人应该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李太原:这些人相信法律制度是公平的,不可能把一个不公平的制度放在舞台上,放在舞台上就是要公平参与。很多人说我们为什么要继续持有下去?就是因为我们相信国家法律是公正的,不可能法律也不公正,如果法律也不公正,我们亏也亏了,至少我们知道法律不公正。现在我们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所以我们一直持有。(03-10 12:32)


(责任编辑:谢晓茵)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