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对话】长盛基金陈礼华:基金行业08年都不及格

2009年01月16日11:35  来源:

  和讯消息 1月16日上午10时,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礼华先生做客和讯“领袖对话”第31期,与网友交流2009年投资“钱景”,以及他个人的成功之道。以下为访谈全文实录。[进入访谈间]

    2009年全球经济很不乐观 勿掉以轻心

  和讯网:与精英分享商业智慧,与智者沟通人生体会。这里是和讯网正在为您直播的高端访谈《领袖对话》栏目,我是和讯基金频道主持人孙鹤,很荣幸能主持本次节目。本期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礼华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礼华:您好!

  和讯网:我的问题开门见山,您认为这次次贷危机对中国最坏的影响在09年上半年能过去吗?

  陈礼华:我认为还过去不了,既然是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当然不可能一年就风平浪静。现在的问题在于已经很坏了,会不会更坏呢?从我们来看世界经济的一些数据,从最新的数据来看,欧洲制造业的指数已经滑落到1985年的新低,消费者信息指数已经达到-25的空前水平,美国08年新房销售同比平均减速40%,美国的失业率即将达到10%这样一个很高的水平。

  和讯网:看来数据还是很不乐观的。

  陈礼华:所以从宏观来看,全球经济还很不乐观,当然各国政府刺激的力度也很大,但是企业盈利下滑的势头还在加快,所以总体来看,宏观危机还在进行之中,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在全球趋杠杆化的过程当中,我觉得全球贸易会大幅萎缩,从深度来讲这是一个百年一遇的危机,所以它对全球经济生产、消费、贸易各个领域的影响一定是很大的。从广度上说,现在次贷危机已经正在发展成经济危机,从美国实体经济情况来看,现在目前已经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那么金融危机影响了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又返过来影响金融危机,所以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我觉得还没有结束,还在进行之中。据了解,美国的衍生产品的市场连美联储都不知道,我们就更不清楚了。比如说主力的CDS这个市场,现在在07年底,大概06年底规模就达到6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全球GDP的总和,当然不会全部都出问题,如果其中10%或者5%出问题,这个数字就会影响很大。

  所以我觉得现在判断全球经济对中国的影响能很快过去,下这个结论还太早。那么中国什么时候走出金融危机呢?我觉得要看内因和外因两个方面的因素,外因就是说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什么时候能走出通胀,这种全球一致性空前规模的政策刺激能否很快起作用?当然我们知道,与1929年最大的不同就是现在全球比以往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由于互联网技术和信息的发达,全球性决策的效率和各国政府的协同性空前之高,但是现在还没有证据能证明全球发达国家的经济会很快复苏。从内因上讲,就是中国的宏观经济能不能很快复苏,中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种宽松的政策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更重要的是中国本身的经济增长和产业的升级换代是否能够顺利实现是很关键的。所以从内因和外因判断来讲,我个人认为,还不能够太乐观。当然最近我注意到媒体上乐观的人已经开始变多,但是对危机还不能掉以轻心。

    投资2009年最重要的是牢记风险

  和讯网:陈总为我们做了09年的风险提示,我想请您用几句话给长盛基金的持有者讲述一下您对09年投资前景的看法。

  陈礼华:由于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一即使是中国7%、8%这样的增长速度,在世界上来说也是最高的。第二就是充裕的流动性给资本市场提供了强大的支持,现在和05年一样,提供资金的人多。第三就是市场估值已经达到历史的新点。所以从这三个方面来讲,09年投资回报的合理预期是可以期待的,但是09年风险仍然之大,我们还处在危机之中。世界经济何时走出衰退?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能够复苏,4万亿能不能解决目前经济的问题,都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09年可能会有投资机会,但是大家不要忘了风险。我常常跟投资人交流,我说投资包括买基金不是麻袋装钱,所以一定要牢记风险。从国内外各方面的条件来看,我觉得09年应该是非常特殊的一年。

  和讯网:我之前也听说过09年专家说是波段式的操作行情

  陈礼华:操作方面,每一个机构和不同的投资人都有不同的理论和方法,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要牢记风险,就是投资的收益是对风险的一个合理的回报。打造这种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不能够把08年的故事再复制一遍。

  和讯网:您作为一家基金公司的掌门,自07年秋天开始,证券市场经历了这么一次牛熊市场的转换,我们想知道,在这个期间您认为压力最大的是哪一个时段?能给我们的网友倾诉一下吗?

  陈礼华:做基金每天都充满着压力,我们有一位老的基金经理讲,他说做基金每天就像高三的学生赶考一样,这个比喻还是很形象。对市场我自己感觉内心压力最大的倒不是说1700点、1800点,对这一天我们还是有感觉的。压力最大的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这一段时间,当时市场很明显,无论从估值,从经济的基本面,包括特别是像中国每年高达百分之三四十的投资增长率,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连续几年这样的高增长能够永远维持下去,稍微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是不可能持续的。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内心感到压力很大,明明理性告诉我们,这个市场再也不能这样疯狂继续下去,但是周边的气氛,甚至包括同事和媒体他们都在狂热之中。每天回去总是脑子和手打架,白天和夜晚打架,每天晚上睡到床上的时候,总感到这个市场很快会出现下跌,风险很大。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夜不能寐,每天睡得很不好。

  后来过了4200点一跌破,正好是人代会召开前后,当时我感觉到政府把反通胀作为首要任务,这是政府工作报告的标题,没有提到反通胀和就业与增长三者间的协调问题,所以当时我感觉,政府对宏观调控的定位可能有失偏颇。在这个时候,过了4200点之后,加上国际市场爆发金融危机,市场下跌得非常快,基金的净值每天都在缩水,所以心里还是非常痛苦的。

【来源:和讯网】 (责任编辑:卢亭)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