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陈晓是被官撵走的

2011-03-21 10:18:37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陈晓终于走了,抿着他薄薄的嘴唇。3月9日晚,国美电器发布公告称,陈晓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局主席,张大中将接任。

  2010年8月,国美大股东黄光裕在狱中就提出让陈晓走人。9月28日下午2点30分,国美电器特别股东大会在香港铜锣湾富豪香港酒店召开。因当日下午和晚上我在旅途中,不能即时得知当时的投票结果,就是知道了也没时间马上修订文章传给编辑。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预测国美争夺战的结果,那天早上4点我起来写专栏,我说,黄光裕当胜。

  结果我错了。9月28日国美电器的特别股东大会争夺激烈,在8项议程中,黄光裕家族输掉了7项,没能让陈晓走人。在第二天的媒体上,多是《黄光裕惨败》之类的标题,惟有我的专栏孤零零地喊《黄光裕当胜》,挺寒碜的。

  在这之前,业界一直在分析黄光裕与陈晓之战各自的实力和底牌,阴谋论、道德说、法律法规、现代企业制度,不一而足。陈晓获胜后,媒体们都欢呼法律和公司制度的胜利。但私下我一直以为这是浅见,真正决定黄陈之争的不是法律,甚至也不是大股东黄光裕和二股东贝恩的竺稼,而是官,官是上帝,官是股东的老板。

  官是明显偏向黄光裕的。在狱中,黄光裕能够继续行使他的民事权利操控国美,黄妻杜鹃也得以改判缓刑出狱。黄光裕的公开信也印证了这一点:“非常感谢国家和政府,在我接受刑事调查后,尽最大的可能保护了国美,帮助企业恢复了正常运转。”

  官的倾向或许是因为:黄光裕不完美,但此人可用;国美是中国家电零售业的巨头,目前有员工(含门店促销员)近30万人,每年为国家上缴税收15亿元以上;国美的前途,不仅关系到几十万员工的生计,还会影响到市场的平稳;另外,当中国零售市场被外资惨烈瓜分之时,应保住民族资本国美虽然有人认为国美不算民族资本。

  官虽有倾向,但国美投票是在香港,公司治理规则相当完善。如此,官如何干预?这个我说不清。但千万别小看官的能力,他们控制三聚氰胺费点事,但控制国美还是有办法的。虽然我反对行政力量介入黄光裕案,但我知道,我反对不了,谁也反对不了,我就盲目迷信官了。

  今日陈晓去职,或许印证了我迷信官的英明伟大,但这正是悲哀之处。官无所不能会怎样?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中国175座外表光鲜的机场中,有四分之三处于亏损状态,许多机场很少使用,还有一些根本就没有航班起降。中国政府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加速建设机场,计划在未来5年内新建45座民用机场,“十二五”期间民航业要投资1.5万亿人民币建设机场和增加飞机数量……

  航空业亏损,一个说法是铁路,尤其是高铁抢了民航业的饭碗,但已投入运营的高铁都未赢利,其中运营最理想的京津高铁每年净亏损7亿元,开通1年的郑西高铁在春运期间平均余票率达78.9%,铁道部2009年财报显示,仅还本付息一年就要732亿元,而当年的年末现金为598亿元。

  确实难以赢利,从根上就出毛病了。京沪高铁建设之初的预算是1300亿元,但最终投资额却高达2209亿元。京津高铁的设计时速是200到250公里,后来提升到300公里以上,投资额也从123.4亿元突破到200亿元,但这条高铁超过300公里的实际运行时间不过几分钟。谁能为了几分钟砸下去几十亿?当然只有官。虽然眼下铁道部还谈不上经济效益,但各大公司给它的评级都是AAA级,铁道部就是国家信用,不会赖账的。

  官可以强大到大把花钱,但显然还没有聪明到可以无限赚钱。如今对国美这样的非国企也能掌中玩弄,将来用上修机场修高铁的热情指挥国美,不知会闹出何等怪物?

(责任编辑:秦研科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