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李扬:中国经济绝不可能硬着陆

2012-11-10 10:01:32 和讯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

  和讯网消息 2012(第十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于11月9日-10日在北京举行,和讯网全程直播。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在开幕演讲中表示,结构性减速其实已经发生,2012年9月底的数据显示10月份的数据进一步能巩固,我们基于这样一个数据和这些趋势,我们坚决的不同意说中国经济会下滑,硬着陆,这是不可能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扬: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再次在企业竞争力年会上和大家见面。前天举世瞩目的十八大召开了,在十八大的报告中胡锦涛总书记代表党中央向我们提出了令人激动的新的目标,也就是到2020年我们初步的建成小康社会。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习惯于建设小康社会,2020年要建成了。而且为了保证能够建成,提出了两个翻一番,就是到2020年GDP比2010年翻一番,初步算下来,要想实现这个翻一番,大概年均增长速度6.9%差不多了,因此基本上是有把握的。还有一个城乡人均收入翻一番,大家知道因为它的分子是一个人口,而人口在这段时间也还会再增长。所以,实现这个翻一番对GDP的要求要稍微高一点,大于7.1年均就可以实现,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这两个翻一番目标是切实可行的。为了实现这两个翻一番,并最终实现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目标,我们需要有一系列体制、机制的保障。胡总书记也说到了,我们的体制、机制需要改革,需要进行创新。

  所以,今天我想就转型中的一些问题和大家进行讨论,因为我们认为转型并不那么容易,因为正式的提出转型在上个世纪末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但是,数据和一系列的情况告诉我们,转型并不顺利。所以,我们要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转型是一个大题目,有非常多的内容,今天我只就转型中的一方面的问题,就是结构升级的问题同大家讨论一下,希望得到大家的指正。

  我们所要说的转型,转型是一个世界性的题目,现在我们看各国政要的演讲和他们的施政纲领,转型肯定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词。所以如此是因为有一个世界性的事件正在发生,就是危机。现在都在探讨危机,上一次年会上我集中的谈了一下我对危机的看法,我认为还有十年危机才能真正的恢复,走向正常发展的道路,所以前景并不是非常的乐观的。

  如此大的一个危机,07年算起到今天已经五年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尽管政治家一会儿说复苏了,但是马上又有另外一个数据告诉他,没有那么乐观。而且今后还会要延续这么长时间,这样的一个事件如此之大,就和大的历史的发展的过程相关。我们往前追溯,目前如此之大的一次危机是因为过去我们有过一个前所未有的增长,而现在各种数据显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到这次危机之前,全世界经历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好时光。那么,这个好时光的表现就是发达经济体继续发展,所有的发展中经济体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经济表现,当然中国是保险的尤为突出。而且对于这一段时间的发展,现在理论界给予极高的评价,认为它是可以和经济市场的文艺复兴以及工业各个相提并论的大事件。当促成这样一个全球性发展的因素,肯定是一个全球性因素,这个因素就是全球化,而且是基于现代科学技术,特别是IT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之上的全球化。因为正是基于这两个基础之上的全球化,使得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村庄,过去不可交往的现在也可以交往了。也正因为如此,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互相关联,也正因为如此,现在在欧美表现的非常突出的危机对中国有非常强烈的影响。

  那么,现在这个减速其实已经开始发生,这次危机可以说是标志着上一轮的资本主义历史上二三百年中没有过的增长奇迹的结束,这个结束首先是发生在发达经济体,就是到危机,美国、欧洲、日本,日本已经有长达20年,持续的20年没有像样的经济增长了。继之是像我们这样新兴市场的国家也开始减速,去年开始金砖五国纷纷减速,就是一个民政。这个减速是结构性的,是趋势性的。所以,如此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不可逆转的大事件,我们这里列举四个重要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未就业的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基本结束,在中国表现的非常明显,这样一个转移过程的基本结束配置人口的老化使得劳动力成本不可避免的上升了。第二、就是经济结构问题,制造业的就业已经基本上很充分了,所以下一步的就业就必须转到服务业,这是今天我们重点讨论的这样一个转换的问题。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特别是就新型经济体而言,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普遍的低于制造业。因此,这个转移,经济结构的升级就隐含着一个非常沮丧的结论,就是有可能我们整体的劳动生产率一直在下降。劳动生产率下降,当然就离中等收入陷井不远了。第三、我们过去增长靠出口,靠投资,中国的投资率现在接近50%,非常高,年复一年的投资就留下了大量的资本存量,资本品。这些资本存量到了一定的时候,从物理意义上说需要维修,需要维护,否则它不能够发挥资本的作用,而对于资本存量的维护也需要新增的投资,需要储蓄。而现在恰好在这个对于储蓄,对于投资更为需要的时候,我们的储蓄率下降了。第四、随着我们新兴经济体开始接近世界前沿,像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我们过去的长达30几年的发展过程已经结束,现在我们需要自我创造,而自我创新的能力是不足的。今年中国开的最重要的会之一是创新大会,本届政府把它的最后一次重要的会议定在创新这样一个事件上,是有慎重考虑的,认为不创新,我们未来的路就走的不那么顺畅,但是创新谈何容易?以上的四个因素使得减速变得不可避免,而且这个减速,我们所谓结构性的指的就是它不是政策造成的,也不是周期因素造成的,是实体面,是真实的因素造成的,我们必须面对它,而且政策调整只会有微小的作用。中国并没有置身局外,曾经说中国一枝独秀,我刚刚说中国不可能一枝独秀,因为我们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而且客观的说,30几年来,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的赢家。既然是在一个村子里,各种因素都会影响到,而且客观的说,发生在发达经济体中的各种事情其实都有一个在相应的一个映照。也就是说,比如说美国有一个过高的负债的问题,就有一个中国的外汇储备过多的积累的问题,这个是必须对应的,协商的,友好的,长期的才能够解决的,中国没有置身局外。所以,我们的结构性减速其实已经发生,2012年9月底的数据显示10月份的数据进一步能巩固,我们基于这样一个数据和这些趋势,我们坚决的不同意说中国经济会下滑,硬着陆,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也基本上不太认同,它是会一个“V”字型反弹,就是触底之后再回到9,10上,我们知道那种情况一般不会发生,也就是我们可能会在一个比过去30几年平均增长9.8%这样一个平台要低一些的平台上进入下面一个十年。现在国际的机构我们认为有两个预测机构都做了一个预测,我们认为7.5-8可能是一个可能性最大的一个增长速度,就是未来的十年。我们开始说两个翻一番,最高就要7.1,所以我们还是非常有希望能够在2020年如期建成小康社会。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