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碚:不要轻言放弃传统产业 做到更强更有竞争力

2012-11-10 10:50:47 和讯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

  和讯网消息 2012(第十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于11月9日-10日在北京举行,和讯网全程直播。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在主旨演讲中表示,中国无疑是第一大国,但是产业的制高点目前都还没有在中国,所以不要轻言放弃传统产业,而且要有更高实业精神的投入把我们的传统产业做到更强,更有竞争力。

  以下为文字实录:

  金碚: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很高兴今天再一次在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上跟大家进行交流。我今天要跟大家交流的是叫“企业竞争力十年”。我们研究监测了企业竞争力十年,十年来我们找到它的一个变化的观察的角度,我尽可能以简短的方式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对竞争力研究观察的一个现象。

  我们中国企业竞争力的报告以及这个年会是基于我们有一个课题,1995年开始进行的一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个重大课题,就是研究产业和企业竞争力。这个竞争力的课题获得了很多国家级和全国性的一些重要的奖项。在此基础上,我们在200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工业经济研究所的专家和中国经营报社共同开发研究了一个企业竞争力的一个监测的体系,我们当时成立了叫竞争力的工作室,现在成立了一个研究院来和工业经济研究所的专家共同进行企业竞争力的监测,并且连续十年举办了中国企业竞争力的年会,今天这个年会也是第十届。

  每一次的年会我们除了监测各个行业的企业竞争力变化的一个趋势之外,我们是希望通过对企业竞争力的监测来发现中国经济发展以及企业经营过程中间的一些重要的问题。所以,每年我们有一个主题。今天我向大家报告的就是说十年来,我们从一个角度来看中国企业竞争力的一个变化。特别是企业经营,企业参与竞争的一个行为的必然的变化,也折射出刚刚李扬副院长讲的,在转型的过程中间,对于我们企业来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为了把问题简单化,我提出了两个概念,这两个概念也在若干个报刊或者文章上我也说过,今天我将基于这两个概念,大家看一看能不能大体上说明在转型的过程中间,我们企业经营过程中间它发生的一些变化。我把前面的30多年的工业的发展,也包括特别是这十年来的发展,企业的发展给它一个概念叫平推式的工业化,就是我们的企业在不在它企业推进的方式,是开阔的推进,又是那个时候在我们企业的面前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特别是本世纪初,中国加入WTO之后,一下子世界市场对中国或然顿开。我们也是从一个短缺经济走过来,在这段时间中间,给企业的发展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的空间,这个时候我们的企业技术水平比较低,但是有这样一个空间,所以各个企业都在一个扁平的技术层面上,铺摊子,就是说我们找到一个技术的空间,这个空间是很薄的,就是这么一个环节,或者某一个招商引资引进来的一个加工,但是毕竟空间比较大,我们可以大量的投资扩大生产规模,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中国从过去的一个贫穷的国家,现在已经成为应该规模世界第二大了。我们不能说前面我们走的不对,这段历史,平推式的工业化。但是,平推式的工业化越来越会出现一个问题,因为它的技术层面比较薄,可以在这个技术层面上发展,它的发展空间必然会受到限制,最后会表现为产能过剩,以及遭遇到国外的贸易壁垒。因为你大规模的投资进入那个市场,产品的差异化比较小。

  所以,在这种平推式的工业化过程,它很难形成工业的根基和高低,它是平推的,根也不深,高低也不在我们这儿,潮涌之后很可能会越来越难做。在平推式工业化的过程中间,我们企业和企业家在追求什么呢?除了他要看到一个巨大的市场之外,他最重要的是追求廉价的资源,我占领市场要资源,而且要快速的模仿,而且要追求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所有这些东西,它的结果就是使得我们以最低的成本最大的扩大占领市场,这个平推。这个过程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的时候,所有搞企业的都应该知道,做实体经济越来越难。我们可以说中国的企业现在必须要摆脱这样一种传统的路径依赖,要逐渐的改变平推工业化的三个基本的特征。这个平推式工业化有三个重要特征,第一个特征是平铺扩张,求大求快,技术是扁平的,然后迅速的扩大,做大规模,这是它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它这样一个产品是弱差异性,强模仿性,产品总体上差异性比较小,模仿性比较强,几乎可以说那个时候的创新也是有的,说我们企业不创新,这个不公道,企业不创新,不可能发展,但是那个时候的创新主要是模仿式创新,就是你把国外的在这个基础层面上以更低的成本做出来,这本身也是创新。但是,它的创新的方向是平推的。第三个特点是我们的产品文化含量比较低,我把它叫做低文化含量,高独立倾向。我们主要追求那个产品的性价比,但是工业化发展到发达阶段的时候,工业产品里面会越来越多的蕴含着文化的含量,就像做一个包,做一件衣服,做一个最传统的产品,做一个家具,顶尖级的产品里面包含着文化含量,但是我们国家在平推式的过程中间含量比较低,但是性价比可能比较好。利用了我们性价比占领了巨大的市场,但是结果就是大多数产业的高地都不在中国。

  所以,从现在开始,中国的转型对于企业来讲要从过去那样一种习惯于平推式扩张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和经营方式逐渐要学会爬坡登山,也就是在每一个产业中间,我们都必须向上走,向各个产业的高端攀登,占领产业高地和占领制高点,这个我们叫做立体工业化。在立体工业化的过程中间,在现在我们特别的需要有实业精神,很多人问我什么叫实业精神,我说我概括的不全面,大体上有这么三个特征,第一个特征就是脚踏实地,不是说永远追求产品的此消彼涨,而是在一个产业上我扎扎实实的做到最好,最精,像瑞士人做手表一样,做到最精,无论受到什么样的冲击,这是实业精神的一个方面。第二个特征是科技领先,我们平推式工业化的过程中间主要不靠科技创新,它主要靠获得资源和市场,获得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来获得它的高度和性价比。但是,作为一个实业发展,它一定是科技的领先,我们的工业、制造业,以及工业化的服务业在本质上它是科学和技术的实现。就是科学家用他想象的一种方法他要在产业中间实现,大多数的产业科技实现的领域都是实体经济,制造业和工业化的服务业。第三个精神叫登峰造极,我们可以看看世界上发达的国家,发达的工业国它的工业的产品,我们看德国人的产品,每一个产品要做到最好,最精致,就像一个工匠,做到最好,以我做最好的产品来贡献给市场和社会,这是实业精神。

  所以,我们就讲实业精神是工业强国的社会心理基础,我们可以看到工业化是一个客观规律,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比较大的地区几乎很少有例外,他们会通过工业化实现它的经济发展。但是,很遗憾,只有少数的国家和地区能够成为工业强国。工业化200多年的历史到现在大约至少有60多个国家成了工业化的国家,但是工业强国很少。平推式的工业化很难实现工业强国,比如希腊也可以完全工业化,但是它不是工业强国。德国是,为什么?实业精神是他很强有力的一个社会心理基础。

  基于这点,当前有几个问题特别的跟大家交流。第一、我们要有前瞻和冷静的看待第三次工业革命,舆论上有一种把第三次工业革命看作也是一个工业发展一个平推的过程,甚至以非常急于求成的方式是说,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后,各种各样的制造环节都不要了,打印出来就可以了。但是,整个的工业,整个的经济实体不可能以那个东西,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不可能大规模的就是采用,以后我们不要各种工艺了,只需要打印就行了,没有这样,我们要冷静的看待第三次工业革命,而且这第三次工业革命要基于现在的现实。这是我讲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必须科学的认识世界的能源前景,因为我们讲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最重要的因素是能源会变化,能源会由新能源代替传统的化石能源,这个前景是这样的。但是,作为我们搞企业的人来讲你要非常的冷静,什么时候可以替代?未来前进的技术路线究竟是什么?不要一忽悠就觉得那个东西就是,不要那样,我们可以观察全世界,我们观察美国,美国当然在开发新能源,但是它现在最大的技术的突破方向是开采页岩气和页岩油。所以说,它仍然是在化石能源这个现实基础上进行能源结构的变革。当然,我们讲太阳能、风能、生物能未来也会,但是短时期内,它会成为主流吗?所以,我们现在实际上就是我们要创新,要进入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仍然是在一个化石能源为主导的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大量的发展那些,那些是要补贴的,补贴的含义就是你用传统能源生产出来的东西去补贴新能源。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刚刚李扬副院长也讲到了,我们在讲转型的时候,往往没有一种平推式的思路,有些东西过时了,有些东西成为新兴产业了。对于企业家来讲不是这样,中国没有夕阳产业,传统产业在中国是不会消失的,而且在传统产业中间,中国的大多数传统产业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站到世界产业的制高点上,包括我们最强大的纺织服装业,我们的家具,我们的箱包等等,中国无疑是第一大国,但是这也产业的制高点目前都还没有在中国,所以这个时候你不要轻言放弃传统产业,而且要有更高实业精神的投入把我们的传统产业做到更强,更有竞争力。

  第三也是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的教训,不能以平推式的方式思考战略性新兴产业,最大的教训就是光伏产业,光伏产业无疑是一个新兴产业,未来有前途,但是现在它的核心技术还没有突破,我们也没有掌握,国外其实也没有解决,它还需要补贴,你要靠政府财政补贴来平推,欧洲是这样,是因为欧洲的财政状况比较好,一旦欧洲财政出现了问题,对这个产业的补贴减少了,立刻这个产业的市场就会缩小,它必然要对中国进入它的产品进行贸易保护,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们也不能用平推式的方式盲目的扩大所谓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投资。

  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要提醒大家,我们要认识到我们的差距,对于我们来说,平推做大容易,登峰造极很难。我们现在大多数领域中国离制造业的制高点仍有显著的差距,我们的一些产业的高端设备中国尚无生产能力,我们的制造业,我们的实业目前还不能够解决和维护中国所遇到的经济、社会、国家安全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比如说我们的海域,我们要维护海洋的权益,我们现在中国的实业基础还不足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有些产业的产品在整机上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但是其中的关键零部件仍然依靠国外,这也是一个现实。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产业为什么要有实业精神,就是平推做大容易,但是登峰造极很难,做到世界最强很难。当然,我们也有少数具有国情特色的产业,中国是领先于世界的,是因为这些产业和中国的具体国情相关,就是这些产业对于其他的国家不太重要,而对中国特别重要,这些产业中国是领先的。比如说高铁,中国两个特点地大,人多,所以高铁有用武之地,其他的国家用武之地比较小,美国尽管地大,但是人少,搞高铁亏损。所以,这个产业解决中国的国情很好。再比如说超高压变电,把北方的电运到南方,长距离的调度能源,这个是中国按照现在输电的成本比运煤还要贵,只有用超高压的变电方式才可以把北方的能源运到南方,会比运煤更加精确。第三我们的采油也是世界领先的。

  所以,在这里我们正在开展一个关于竞争力的研究的项目,就是我们要寻找在实体中间的代表性的产品进行国际比较,到底中国在各类产品里面我们跟国外到底差在哪里?我们希望找一些比较普通的产品,最近我们研究所和中国经营报社的研究院尝试着做了几个产品,第一个产品叫平板印刷机,这是一个传统的产业,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如果讲印刷技术,已经有千年历史。我们要把中国最好的印刷机和德国的最好印刷机比较,最好的是德国的海德堡,这么一个传统的产业,监测下来差距还是明显的,而且什么时候能够改善这个差距,现在谁都不敢说。再有一个,我们还做了一个5吨的装载机,这个东西中国是有一定的优势的,这个雷达图就是说看谁的面积占的大。还有一个机器也是跟中国有关的,就是25-50吨的汽车起重机,我们初步的测算了这三个产品,这三个产品的结论,第一个就是平板的印刷机,我们最好的产品也是相当于海德堡的63%的技术水平,这是专家们打分的结果,北人集团相当于海德堡的58%。第二个就是5吨的装载机,专家们认为徐工的产品可能是中国最好的,尽管它是最好的,它和卡特彼勒比仍然只有它的83%,据他们业内的人说,5吨以上更大重量的装载机,中国差距就更打了,我们5吨还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产品,我们就比了一个5吨,尽管这样,我们还有将近20%的技术差距。第三我们也找了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是25-50吨的汽车起重机,这个产品中国的产品评分是高于世界上最好的国家的最好的企业,我们的三一重工(600031,股吧)、徐工这些产品,还有中联重科(000157,股吧)这些产品生产的这款产品专家评分已经高于利勃海尔,但是我们继续往下做,中国最好的产品里面有多少核心的零部件是进口的,或者是国外的,还要依赖于国外,这个我们在深入的做这个事儿。

  总之,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中国的各个产业,比如纺织服装业,是不是站在这个领域的制高点,很遗憾,也不是,他们说占领制高点的应该是印染,然后是织机的制造,那个是产业的最高点,这个不在中国。总而言之我回答一个问题,做实业的企业家们应该有一个立体工业化的思维方式,向各个产业的高端去攀登,只有以这样的方式和这样的思维才有可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工业强国,才能够真正的使得中国的实体经济具有国际竞争力。

  所以,我们就讲,尽管从产业发展的状况来讲,中国现在平推的因素和机会仍然存在,我们用那种平推工业化的方式发展工业,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因素仍然存在,不能说我们不能招商引资了,我们不能搞工业园区扩张了,这个时代还没有过。但是,转向立体工业化已经是大势所趋。平推工业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其中包括资源代价,环境代价,其实更值得重视的是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社会心理代价,我们这一代人对发展实业和技术创新缺乏耐心。特别是推动企业发展的地方政府由于他们在竞争中间所处的位置,他们也缺乏耐心,急于求成,而且大家都是追求优惠,重于创新。现在你获得一个优惠的待遇,获得一个项目的批准所获得的好处远远的高于扎扎实实做技术创新说将来可能得到的好处,这是我们这个工业化过程中间的一个代价,这个代价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很大的心理代价,大家觉得实在太难了,我就不做了。政府的干预本来应该是追肥促长,往往变成了拔苗助长,以平推式的方式来急切的发展某一类你认为是要鼓励的产业,但是我们现在大多数产能过剩需要淘汰生产能力的这些产业大多数是过去政府鼓励的产业。现在政府鼓励光伏,钢铁、煤炭,像纺织服装曾经也是我们政府大力鼓动要支持的产业,如果只是追肥摧长还不错,如果是拔苗助长很可能毁掉这个产业。所以,不仅是企业界,特别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要有这种扎扎实实做实业的精神,真正的把中国产业的竞争力做强,使中国将来真正的能够成为工业的强国,应该说中国能不能成为工业强国是对一个中华民族的考验。中国的企业家在国外做生意是很成功的,我们有大量很成功的做贸易的企业家,做金融的企业家,做地产的企业家,但是在华人中间做的非常好的实业企业家是比较少的,而中国现在特别需要有一批坚守实业的这样一些企业家,真正的把中国的实体经济做强。

  所以,我们监测企业竞争力十年,见证了辉煌,这十年非常的辉煌,我给人民日报写过一个关于十年来的工业发展的一个小短文,我当时用了一个概念叫“蓬勃发展”,中国的工业蓬勃发展。但是,到了现在我们更加见证了转型的必要,不仅是我们企业需要转型,我们的产业需要转型升级,我们的国家也期待着我们的企业能够做的更强,我们的实业做的更强,从而能够更好的解决中国所面临的所有重大的经济社会问题,特别是我们的国家安全问题,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俊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