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李剑阁:消费率低投资率高和人口结构有密切关系

2013-04-07 18:10:29 和讯网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李剑阁(资料图)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李剑阁(资料图)

  和讯网消息 4月6日到4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在海南举行,和讯网全程报道。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提振消费:任重而道远”分论坛上表示,对一个正常的私人消费来讲,不需要政府操心怎么提升的问题,他自己已经做精密计算,该存多少、花多少,不用你操心。今天这个话题我从人口角度讲中国目前消费率比较低、投资率比较高是和中国这个时代人口结构有密切关系。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李剑阁:今天话题是提振消费,消费一般来说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可以用私人消费或者公费消费,刚才你提的奢侈性消费,从某种意义上讲和公费消费以及腐败性消费有关。所以最近中央出台了很多廉政措施,明显的公费消费已经下来了。所以刚才你提出的问题可能是一个阶段发生的问题,不是一个常态。如果说公费消费、腐败消费下来,恰恰是一个健康的现象,可能不需要我们考虑怎么提振它的问题今天还是回到个人消费的讨论,我很认同刚才几位提到的中国这些年投资率、储蓄率比较高,消费率比较低的问题,我们在很多国内国外的场合都听到很多学者说这是不合理的。我恰恰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它可能是必然的。这可以从几个方面证明。提振消费这个词提出,可能是从1998年中国出现通货紧缩开始提的,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18年了,消费率并没有提高,虽然GDP在增长、消费水平增长,但是消费率没有提高。

  没有提高的原因,几位已经讲了,我不重复了。我从人口角度谈这个问题,中国人口结构。中国计划生育已经持续30多年了,对于中国多数家庭来讲,只有一个孩子,整个全社会人口替代率已经下降到大概1.56左右,大大增长正常的2.1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一个家庭它的理性消费是什么呢?存钱防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对下一代人力资源的投资,可是只有一个孩子,这种投资总是有限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把钱存下来准备养老是一个理性选择。所以我一直认为提振消费,想改变老百姓消费意愿是很难做到的。我们经济学当中经常讲,我为我花我的钱是最理性的一种消费,公费是我为我花别人的钱,贿赂经济是我为他花我的钱,也是会容易产生很大浪费的。对一个正常的私人消费来讲,不需要政府操心怎么提升的问题,他自己已经做精密计算,该存多少、花多少,不用你操心。今天这个话题我从人口角度讲中国目前消费率比较低、投资率比较高是和中国这个时代人口结构有密切关系。

  

(责任编辑:刘超 HN00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