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腾讯为什么挖任汇川丨深度

2020-06-08 22:36:45 和讯名家 

  ——6月3日,晚上,任汇川在朋友圈发布了深圳机场(000089,股吧)的一组照片。在游历过云南、陕西等地后,他最终回到了出发地——深圳。

  后据《财新》报道,任汇川已经正式入职腾讯,职位为腾讯金融科技(FiT条线)战略发展部特别顾问,正式入职时间为6月5日。

  那周一,恰是原中国平安(601318)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及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李源祥正式掌舵友邦集团的日子。6月1日。

  今年51岁的任汇川,刚过知非之年。回首其职业生涯,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最为显著的,也是唯一的标签。

  从1992年大学毕业,任汇川即加入平安集团。此后的日子里,他做过平安所有的层级,从集团发改中心主任助理、产险副总经理、集团财务总监,到集团副总经理、平安财险公司董事长兼CEO,再到平安集团总经理、平安集团副董事长。

  从入职到离开,任汇川共在平安集团服务了28年。

  江湖甚至一度传闻,任汇川是平安内部着力培养的接班人。以致“马”行千里,“任”重道远,流传坊间。

  意料之外,今年3月16日,平安集团发布公告,任汇川先生因为个人身体原因,于当日正式辞去本公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职务。公司接受其辞任请求。

  情理之中,平安掌门人总结所谓的“平安经验”,其中一条为“不同时期用不同的人”。

  从离职公告发布开始,市场对于任汇川职业的下一站,一直颇多传言,从腾讯集团到大家保险,固然本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尘埃落定,这位“平安30多年成就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带着“老东家”的烙印和积累的经验,此次入职腾讯,负责金融科技,给市场带来无限、无限、无限的遐想空间。

  因为2020年,也是平安集团“金融+科技”转型深化的关键之年。

  1

  -Insurance Today-

  4月初 云南 香格里拉的心愿

  颂赞塔城酒店,位于维西县塔城镇启别村,这里有层层叠叠的稻田、错落有致的民居、层峦叠嶂的远山,如同一首流淌在“三江并流”腹地的田园诗,在稻香中吟诵着自然之美。

  这里有舒适的气候和海拔,秀美的风光和乡间的野趣,真的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或许长时间的工作压力,任汇川太需要休息了。所以离职公告发布后的第一站,他选择了这里。

  而在近2000公里外的深圳,平安集团的改革依旧是雷厉风行,深度推进。

  刚刚上任的平安集团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陆敏在线主持了一场特殊的创业说明会,让平安寿险的三大改革浮出水面:

  一是渠道改革,即代理人渠道、线上渠道、银保渠道,通过这三个渠道的改革,强化未来发展势头;

  二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进行产品改革,不仅是寿险产品,还会从“寿险+”“金融+”“服务+”三个方面做系统化产品体系的改造,根据不同代理人的销售能力、不同消费者需求展开,进一步推动综合金融;

  三是科技推动改革,运用科技打造全新的数字化经营平台,实现经营管理的“先知、先觉、先行”。

  一季报同样发布于4月,平安集团表现可谓喜忧参半。

  公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平安集团实现归母营运利润359.14亿元,同比增长5.3%,归母净利润260.63亿元,同比下降42.7%。其中,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实现营运利润245.56亿元,同比增长23%,新业务价值164.53亿元,同比下降24%。

  连续三年拿下“规模第一”的平安集团自然备受市场期待。但目前来看,内有改革阵痛,发展不及预期,外有强敌环伺,步步紧追,此轮改革效果如何,未来格局如何,犹未可知。

  “公司(平安集团)带我一路奔跑。”任汇川曾经说过,

  在平安的工作就像是在练习弹奏音符,从黑键到白键,从低音到高音,我没有错过任何一个音符。

  如今,平安依旧在高速行驶,而曾经“获得过平安所有奖励和勋章”的任汇川却已离开。

  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在那里,山林间挂满了经幡和彩线,表达了当地村庄居民对神的虔诚,渴望赐予安宁幸福的心愿。

  不知道任汇川在这里许下了什么心愿?又将如何启程?

  2

  -Insurance Today-

  5月初 陕西 延安之旅

  任汇川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对三秦大地有着特殊的感情。

  儿时最喜欢骑着自行车溜达在西安的大街小巷,骑到小雁塔,骑到乐游原。

  任汇川曾经说。无论是此后去深圳加入中国平安,还是生活定居上海,他对西安一直非常有感情。

  但是,此次陕西之行,任汇川去了革命圣地延安。

  这里是全国革命根据地城市中旧址保存规模最大、数量最多、布局最为完整的城市。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生活战斗了十几个春秋,领导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培育了著名的延安精神,成为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还是理论联系实际、不断开拓创新的精神,对于企业家来说,都极具现实意义。

  始于改革,成于开拓,延安精神对于平安集团来说,又有着特殊的意义。

  2019年,平安集团更新了品牌标识,把企业logo里的“保险·银行·投资”改成了“金融·科技”。标志着这家传统金融公司向科技转型的决心。

  在此之前,平安做科技底层的研发,大举投入已经近十年。2019年,平安更是提出将每年营业收入的1%投入科技研发。

  截至2019年底,平安拥有11万名科技业务从业人员,3.5万名研发人员,2600名科学家。平安对科技的投入亦深入到底层技术研发的层面,在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领域的成就已经非常突出。

  虽然,目前科技板块对平安集团利润贡献有限。但是,科技是市场对平安集团未来最大的期待之处。

  2020年,也是平安集团“金融+科技”、“金融+生态”转型深化的关键之年,“金融+生态”转型深化的关键之年,将抓住科技创新难得的战略机遇期。

  在长期的研发投入和业务布局支持下,平安集团科技“先行者”的优势有所体现。一方面,底层技术研发初现成效。另一方面,消费场景布局日渐清晰完善。

  据了解,平安集团打造了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汽车服务、房产服务及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以实现保险、银行、投资等领域各类金融消费场景的无缝衔接和闭环交易。

  2019年,在参加企业家夜读的时候,任汇川曾经表示:

  我们经常讲,现在不去做创新,两年三年之内没问题,但五年之后你可能就输掉了,像这轮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冲击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看到这些互联网的巨头公司,对金融已经产生了冲击,老百姓(603883,股吧)觉得人家的服务就是简单,这些如果你看不到就可能会被淘汰。

  然而,变化来的太快。任汇川职业的下一站,已经明晰。

  3

  -Insurance Today-

  6月初 深圳 入职腾讯

  飞机在万里高空翱翔着,透过舷窗看出去,一碧如洗。洁白的绵羊般的云挤挤挨挨的铺在飞机前方,美得不可方物。

  落地,任汇川又回到了深圳。此次他入职的单位不再是平安集团,而是另一家科技巨头——腾讯集团。职位为腾讯金融科技(FiT条线)战略发展部特别顾问。

  随后各色消息爆出,任汇川的具体工作内容仍在安排中,初步判断将负责保险业务条线、仅是过渡性安排,将是副总裁人选……

  熟知中国话语体系者,当知“特别顾问、高级顾问”多是过渡性的title。作为曾经中国最大的民营金融集团的总经理,有着丰富综合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经验的任汇川,正值当打之年,在腾讯的未来不会局限于顾问、单一保险领域的角色。

  为什么?这一切的原点,还要回到腾讯的现实、竞争对手与金融业务日渐显露的“王霸之气”上。

  4

  -Insurance Today-

  金融,已成腾讯最大的增量引擎

  或许QQ+微信组合下的强大社交平台、十亿级计量的用户数、王者荣耀等游戏的靓丽营收,遮蔽了金融的色彩,实质上金融已经成为这个庞大互联网帝国的最大增长引擎,2019年成为腾讯仅次于游戏业务的第二大板块。

  2019年,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板块营收1014亿元,同比增长39%;网络游戏业务收入1147亿元,同比增长10%。

  同是超千亿级的营收,两者相距仅为百亿元,双轮驱动格局明朗,几乎各占腾讯总营收的30%。一年前,金融科技板块在之财报中尚为“其他收入”。

  对比增幅数据,纵然网游尚有体量优势,但10个百分点的增速明显落后于金融科技板块近四十个百分点的增速。

  这一点在腾讯2019四季报中体现得更为明显:2019年四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303亿元,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299亿元,不足四亿元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再看微信支付的强势地位,国信证券(002736,股吧)分析认为:与另一支付巨头支付宝相比,微信支付在下沉市场的渗透率和用户粘性表现更强。加之移动支付市场的广阔未来,以支付流量为入口的金融科技,粘合中产阶级的崛起下的理财、信贷、证券、保险等互联网金融等逐渐成熟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极大助力其营收、盈利的高增长。

  这一点,其主要竞争对手蚂蚁金服已经领先一步,且证明路径的可行性。2019年蚂蚁金服税前利润高达176亿元。

  据此推论,在微信及WeChat合并12亿的月活账户、7亿的QQ月活跃账户、超4亿的小程序日活跃账户、单日10亿笔和月活跃商户超过5000万的支付版图下,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终将成为腾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这或许也将是远比游戏更具有想象空间的盈利领域。

  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影响下的腾讯这一板块营收达到265亿元,增长25%。

  这就是腾讯挖角任汇川的自身业务发展背景。

  5

  -Insurance Today-

  重金布局金融科技的另一面

  加码金融科技业务的另一面,是防御、是新版图的扩充,是腾讯广告、游戏等依靠流量孵化的传统优势领域正在面临强劲对手蚕食的现实——即超过千亿美元市值、千亿营收的字节跳动系的迅速成长。

  大家都知道,腾讯屹立二十余载的底蕴就是携巨大流量打下打好游戏、广告山河,期间的关键是占据远比其他竞争对手高的用户时长。今日头条、抖音等字节跳动系内容平台的出现,腾讯固然依旧占据社交霸主的地位,但在流量方面或许将难言优势,或者说不在具有绝对优势。

  往昔,腾讯在流量绝对优势的基础下进可攻退可守,电商支付团购等皆是进攻敌方大本营无关其大局的局部战争,这一次不一样了。

  字节跳动招招指向其社交、文娱、游戏、网文等流量的护城河。是故,有舆论称之为,这是一场流量的卫国战。

  从广义的巨大流量基础,到游戏之外的更具有盈利能力的有效流量转换、存量基础上如何巩固护城河,已经成为巨头腾讯必须考虑的问题。金融领域,显然非新生代互联网新贵们短期内可染指的领域,其对流量质量、用户圈层的消费能力等有着更高的要求。培育了20多年的用户基础,无疑是老一代互联网巨头的优势。

  新领域,必须要找到最适宜的专业性人才。这当是腾讯挖角任汇川的现实需要。

  6

  -Insurance Today-

  为什么,选择任汇川?

  今年51岁的任汇川,是一个深度马拉松爱好者,已不知拿了多少块奖牌。曾经的上海马拉松,任以2小时6分8秒完成了半程。据说,对此成绩,本人并不满意。

  1992年加入平安时,任汇川不过23岁。学习计算机的他,从分公司电脑技术基层岗位起步,可以说一开始就与科技结下不解之缘。

  此后任汇川在多个传统金融业务单元中历练,深耕细作。

  1996年,他又被任命为车险部总经理助理,成为平安有史以来第一个大B类干部。

  1997年底,任汇川被抽调到集团发展改革中心,在即将离开时被任命为中心主任助理;2002年12月,任汇川晋升为平安产险公司副总经理;2004年,晋升为平安集团总经理助理兼财务总监。

  2007年1月,任汇川升任集团副总经理;2007年5月,被任命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10年6月,重回集团,担任副总经理兼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

  2010年11月,因为中国平安原总经理张子欣辞职,任汇川接替张子欣,从2011年3月19日起担任中国平安集团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任汇川还曾于2015年2月——2015年12月兼任深圳万里通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16年4月——2019年6月兼任平安信托董事长。

  平安集团是罕见的金融全牌照集团,内部几乎囊括了所有的金融业态,行业跨度之大,国内罕见。同样,在综合金融的大背景下,各个业务板块的有效协同至关重要。

  过去的日子里,或许每次调岗,对于任汇川来说,都是一次挑战。而如此丰富的金融科技从业经历,及大型金融集团的实操高管履历,放之全球亦不常见,或可称之为罕见。

  作为曾经的重点培养对象,任汇川深度参与了平安集团在科技领域的布局、投入,甚至新技术在金融业务中的具体应用。无论是“平安金融壹账通”“科技助力车险理赔变革”及“平安智慧城市”这些他都如数家珍,侃侃道来。

  他认为,“科技引领未来”是金融行业发展的大趋势,金融机构要勇于拥抱科技、拥抱变革。

  但凡见过任汇川的人,差不多会留下一个共同印象:消瘦、挺拔,还有消耗不完的精力。

  此次入职腾讯,任汇川或许创下了大型金融机构高管奔赴互联网金融的最高职位者。

  不仅仅是金融经验。

  腾讯金融板块与任之间或许还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早年平安的麦肯锡改革,闻名中国金融圈,任汇川正是那批平安麦肯锡改革的受益者,曾经担任过集团发展改革中心主任助理,也是平安当年“小麦改革”的深度参与者。

  如今,腾讯金融板块也与多位麦肯锡出身人士息息相关,典型者,分管金融板块的腾讯总裁刘炽平早年出身麦肯锡;甚至平安前任总经理张子欣也担任过腾讯金融的顾问,与之有微保项目。

  另外,微众银行的掌舵者,顾敏曾是平安引以为傲的大后援中心缔造者、执行者,这位出自麦肯锡的原平安人,曾为平安执行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一度被媒体称为“少帅”。

  有市场人士表示,任汇川选择腾讯并不意外,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故交旧友,磨合成本会降低。近年,腾讯金融相关板块,并不少见平安人士。

  任汇川加入腾讯,据悉也是腾讯总裁刘炽平的力邀。

  7

  -Insurance Today-

  腾讯金融,会独立吗?

  关于腾讯金融业务,其前身为成立于2005年的腾讯财付通。2009年,腾讯正式推出了手机支付服务;2013年,财付通与微信团队联合推出微信支付;2015年,腾讯将QQ支付、微信支付、互联网理财等业务合并,升级为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nancial Technology,简称FiT),后升级为腾讯金融科技业务。

  如上所述,从2019年一季报开始,腾讯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板块的收入从原先的“其他收入”中拆出来,进行单独披露。

  与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类型接近的蚂蚁金服估值2000亿美元,国信证券认为腾讯金融科技板块估值在1.3万亿元。

  如斯体量,不禁留下一个疑问,腾讯金融板块会独立吗?

  当下主流互联网公司几乎都在金融领域持续布局、加大布局。多家头部互联网公司更是先后成立独立运营的金控或金融集团。如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百度旗下的度小满、京东旗下的京东金融(后更名为京东数科)、小米集团旗下的小米金融等,但腾讯未有独立的金融集团。

  对此,腾讯当家人马化腾曾在2015年公开表示,“未来不排除整合集团的互联网和金融业务”。但在后来的2016年互金整顿潮中又称,没有必要为了分拆而分拆,金融的核心是稳定和稳健,拼的是谁的命长,而不是短期内跑得多快。

  与此同时,马化腾还介绍了腾讯金融业务的布局:一部分在体外,如微众银行、微民保险;核心的都在腾讯体内,如支付、理财平台等,但不是把金融业务全部包在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来做。

  伴随监管当局针对金融业务和非金融的控股公司之间建立风险防火墙的方向,势必影响互联网巨头加速分拆旗下金融相关业务。

  值得关注的还有腾讯金融的人事布局,2019年中,腾讯副总裁、金融科技板块负责人赖智明调任腾讯香港虚拟银行董事长,投资并购部联合负责人林海峰晋升副总裁,全面负责金融科技业务。

  分管这一板块的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这将是新业务拓展基础上面向未来的一次重要任命。

  今年疫情期间,中国平安前副首席风险执行官兼陆金所CRO杨峻加盟腾讯金融,任风控负责人。一个独立金融集团最基础的底层架构当是一个完整的风控架构和风控体系,这一点是互联网公司不具备的。

  几乎与此同步,任汇川加盟腾讯的消息不胫而走。

  不足一年间,连续重要岗位调动、高级别人才加盟,是在布一盘怎样的局?

  后记

  下一个十年,三个巨头间的争鸣

  众所周知,打败腾讯的,绝不是另一个社交平台。观之支付、游戏、广告领域的成功,往往是携巨大流量优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式胜利。

  这样的路径或许是企业风格,也是创始人性格决定的,风险偏好低,但也更为谨慎。在严管制、高壁垒,且无数民营企业折戟的金融领域,腾讯更是如此,竞争策略则是对手先行,然后跟随。对其而言,先吃螃蟹者,纵然有着一定的先发优势,但拥有足够底蕴优势往往可以选择在局势明朗的情况下势大力沉的进攻竞争对手。

  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就是微信支付在2014年通过春节红包大战实现对支付宝的“弯道超车”。2019年,腾讯三级入口位置的零钱通和理财通资产管理规模近万亿,用户数突破2亿。同期,余额宝资产规模1.1万亿

  重点是,互联网金融经过粗放时代的发展、大整顿,也伴随中国经济进入下半场而进入下半场的收割期。

  伴随腾讯加速对金融板块的重整,和高级别人才的引入,一群最懂传统金融与互联网结合的麦肯锡人,和一家流量、产品、用户体验底蕴深厚的互联网巨头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联想平安本身疾风骤雨式的改革、陆金所的重整换帅、平安消费金融公司的成立,蚂蚁金服一路疾行终成全球最大未上市互联网金融独角兽,还有传统了数百年之久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到了加速融合、迭代的时刻,到底是以新技术为根基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快速抢夺市场份额,颠覆现有格局,还是拥有强劲革新意识的传统保险公司更胜一筹,捍卫版图之余亦可开疆拓土?

  两个独立万亿级互联网金融巨头和一家传统巨头间的争鸣,将是下半场收割期的一大看点。

  这一切的起点就是2020。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