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国生育率跌破1不算啥,中国的问题更为严峻!

2021-04-16 14:53:54 和讯名家 

  人之大事,唯生与死。二月底,韩国生育率暴跌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近期【某部门工作论文: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又登上热搜。从普遍规律来看,经济越是发达地区,社会的生育意愿越低。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高等收入国家的平均生育率是1.60,人均GDP是4.4万美元;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生育率是2.34,人均GDP是0.55万美元;低收入国家平均生育率是4.6;人均GDP是0.08万美元。

  

  

  2018年在世界前20经济体中我国生育率1.69,位列第十。与其他经济体相比看起来似乎不是太落后,但要考虑到当时我国人均GDP还不到一万美元,说明社会已经出现很明显未富先老的特征了。

  去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为0.84,创下人类各国历史最低值。一时间,网上都在讨论韩国还有多少年会自然消亡。其实我国的生育情况比韩国更为严峻。从数据来看,1984年韩国生育率跌破2,当时韩国的人均GDP是5055美元(剔除通胀影响后)。1992年我国生育率跌破2,当时我国人均GDP仅为887美元。

  

  上世纪我国生育率下降快有计划生育的原因,开放二胎后生育率依然没有起色就不是计划生育能解释的了。关于生育两千年前的网红名人孔融有个比较有名的论述:“父之于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情欲发耳。子之于母,亦复奚为?譬如寄物瓶中,出则离矣。”我们暂且不考虑他那样冷血的叙述正确与否,但其言论隐含的逻辑:“父母生孩子是出于自身需求的考量”是有说服力的。

  

  一对夫妻是否会选择生养孩子必然会进行一番权衡。首先是感情上的需要,比如希望参与到生命的成长当中,享受天伦之乐;另一方面是利益上的需要,比如希望有人能继承自己的事业,或是害怕自己老了受欺负,生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此外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孩子一生出来就给别人当牛做马。可能有的人会说:“我生孩子既不是为了自己的情感需要,也不是利益需求,就是想让孩子出生后为人民服务”。这种是特例,不能用来解释社会现象,所以不做考虑。当生养孩子的成本较高,而收益小时,整个社会的生育率就会下降。

  

  法制健全,社保体系完善的国家,一对夫妻从孩子那里得到的安全感少;同时法制健全,社保体系完善的国家其经济必然不错,因为只有经济基础好才能支撑的起法制和社保成本,而经济基础好又会导致生养孩子的成本增加。所以法制健全,社保体系完善的国家生育率都不会高。

  

  

  我国人均GDP远远低于美国,但生育率竟然也低于美国,说明在中国养孩子对家庭的负担要远远超过美国。举个例子,现在我国养老金是现收现付,劳动力缴纳的养老金直接转移支付给退休人员当做退休金。也就是说养老成本由年轻人承担,而养育年轻人的成本全部由家庭承担。换句话说,同一阶层的家庭,生的孩子越少,占的便宜就越多。发达国家为了阻止生育率降低,都会对生孩子的家庭进行各种优惠补贴。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做的太少,所以我国生育率下降到速度比韩国还快,整个社会未富先老。

  

  再聊聊人口老龄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必然会让GDP增长放缓甚至停滞,看看日本就知道了。但经济体量大,人口多就一定好吗?清末的时候人口倒是多,经济体量也大,有什么用呢?当人口数量超过一定界限后,素质增长要比数量增大重要的多。最完美,最均衡的状态是生育率2.1,同时人均GDP不低于3万美金。

  

  当然人口也不是越少越好。二战前期苏联节节败退,中后期却能绝地翻盘。除了组织、军事能力,以及美国物资援助之外,苏联广袤的国土和战略纵深是获胜的关键。中日战争日本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却深陷于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当今世界,互联网新能源、5G这些高新科技只有中美两国能玩的转。关键在于中美两国人多地广,市场大,消费能覆盖的住研发成本,所以不能任由生育率下降。这里请读者分清楚,笔者主张提高生育率和某些“专家学者”的原因不一样,他们主张提高生育率的目的是因为房子卖不出去了,没人给他们当牛做马了。

  

  有的学者见我国放开二胎生育率仍没起色后,就建议放开三胎,进而全面放开,这种人不是蠢就是坏。如果放开生育限制就能提高生育率,问题像饿了就要去吃饭那么简单,生育率还会成为全社会都关注的问题吗?生育率降低原因在于养孩子成本太高,而收益极少,人们当然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给别人做贡献。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贫富差距太大,官方为什么迟迟不公布基尼系数,那些学者心里没数吗?

  不同阶层的人养育孩子的相对成本是不一样的。上层富豪养育孩子的相对边际成本低;而穷人和中产阶级养育孩子边际成本高。所以一旦放开生育率,穷人和中产阶级不会多生,富人一定多生。富人掌握生产资料,这个群体数量变多,一定会进一步加大贫富差距。那些鼓吹放开生育限制,而不去谈改善收入分配的学者,就是为这些想多生孩的富豪们做代言。从世界经验来看,生育率降低的趋势很难逆转,如果不想让人口减少的太快,给国家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请尽早行动,调节税收,改变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以及各地区发展不平衡的现状。税收调整方面:对金融业和互联网应该加重税收;制造业是容纳就业,国际竞争的关键,所以应该减税。

  声明:本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跑赢大盘的王者。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