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撰文:我接待过的三位日本前首相

2022-07-09 10:56:50 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媒8日报道,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进行街头演讲时胸部中枪,当日,安倍晋三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此事引起大家关注,一是事件发生的突然,二是在中国人民持续关注“中日关系”的前提下,这位日本前首相的突发性遭遇更加引以关注。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日本首相已经换了十来位,安倍晋三是其中的一位。而我今天要提及的这三位日本前首相,是我在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期间,接待并为其讲解近距离服务的村山富市、海部俊树和鸠山由纪夫,他们都是对华友好的日本政治家。

记得那还是在1998年5月24日下午,村山富市日本前首相访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作为时任馆长的我,曾经为他作了近一个小时的讲解服务,向他具体介绍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他当时听得非常认真,嘴里不停地“哈伊!哈伊!”回应道。他参观的过程中说:“日军的残酷暴行令人惨不忍睹,必须严肃认识到,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他还在参观结束后在纪念馆的留言簿上写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村山先生是访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第一位日本前首相,也是日本历任首相中第一位承认日本侵略战争并进行反省的日本政治家。

无独有偶,两年后的2010年9月18日,我与村山前首相在位于卢沟桥畔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第二次握手。那次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受日本友人石川好先生的委托,将翻译制作好的《日本漫画家笔下的“八一五”》展览引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村山先生是应邀专程从日本来京参加这个展览开幕式的。十分荣幸的是,那一天我与村山前首相和时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沈强等人,共同为这个展览开幕剪彩。那一次,我在三天时间内,前后在北京饭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宛平城内一座小四合院酒家、北京励骏酒店、日本驻中国大使馆等处,有过与村山前首相五次零距离接触的机会。满头银丝的村山先生眉毛很长,样貌很是和蔼可亲。他曾经问我:“朱先生,您猜猜看,我的长眉毛有多少年了?”我想了想说:“大概50—60年了。”他说:“我的长眉毛生下来就有了,80多年了。” 双方交谈甚欢,就像一家人一样。

我接待过的第二位日本前首相是海部俊树先生。那是在2000年8月19日上午,我为日本海部前首相作全程讲解服务。在展厅内,面对我介绍的一张张历史照片,他不停地点头,态度很严肃认真。面对“万人坑”里遇难者累累白骨,他问这里当年是大屠杀遗址吗?我回答说:“这里叫江东门,是当年南京大屠杀集体屠杀遗址和遇难者遗体丛葬地之一。” 在参观完之后,他说:“我现在很心痛。历史决不能再重演,日中两国人们应携起手来,共同为21世纪亚洲的和平而努力。”在展厅尾厅,他在纪念馆的留言簿上挥笔写下了:“二十一世纪是和平的世纪”11个大字,以表达他当时的心情和参观纪念馆后的感受。

2013年1月17日,我接待了第三位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接待室里,我向鸠山前首相简要介绍了纪念馆建馆目的和建馆史。鸠山先生接过话题对我说:“尊敬的朱成山先生,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待我们。吴汝俊先生(南京市对外文化交流使者、第二届南京文化名人)是我的朋友,他告诉我,南京有一个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您应该去那里看一看。今天,我陪同我的夫人、白西绅一郎先生(时任日中协会理事长)等一起,亲眼看一看,这是我第七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刚才,我坐在车子上,远远地看到了纪念馆内有一尊高大的汉白玉雕像,雕像上那个手托和平鸽的妇女形象很优美,让我感动。我姓鸠山,在日语中,‘鸠’这个字就是鸽子的意思。所以我对鸽子的形象特别有感觉。”

在史料陈列厅中,有按一比一复制的高大但倒塌破损的南京中山门城墙,我指着说明牌上的一张历史照片对鸠山先生说,“这里复原的场景,正是根据这张历史照片复制的。”鸠山先生问:“当年进攻中山门的是日军哪个部队?”我回答说:“日军第十六师团,又叫中岛师团,因为第十六师团师团长名叫中岛今朝吾。”鸠山先生又问:“他们来自日本什么地方?”我回答说:“日本京都”。我指着展板上一些日军当年的报纸,对鸠山前首相说:“当年日本有多家报纸,曾经明确报道日军在南京杀害58000人”“36000人”“30000人”“17000人”等数字。鸠山先生问:“是哪些报纸?”我回答说:“东京日日新闻”“大阪每日新闻”等报纸。在南京国际安全区展板前,鸠山先生问:“当时留在南京有多少外国人?南京市有多少人口?”我明确地告诉他几个数字: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人一共有39位,他们来自美国、德国、英国、丹麦、俄国等不同的国家,有教授、医生、商人、传教士、外交官等不同的职业,但他们共同的行为是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1937年初,南京市的人口是101.6万人。随着日军侵占上海,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和一部分有条件逃难的南京市民,纷纷逃离南京,但到了南京沦陷前夕,仍然有50多万市民滞留南京,加上从上海、四川等地调来保卫南京的10多万人的中国守军,还有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镇江等地逃难至南京的难民,当时南京的人口有60多万人。

在和平公园一角,高大的和平女神雕塑之下,有一棵树龄约为20年的银杏树,我们请鸠山夫妇一行为其培土浇水,作为此次参观访问纪念馆的纪念树。这也是鸠山夫妇的心愿,用鸠山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希望能培植一棵和平的树。

访问结束之前,我邀请鸠山前首相为纪念馆题词,他拿起毛笔,在事前准备好的宣纸上,写下了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友爱和平”。在落款时,我发现他将自己的名字鸠山由纪夫的“由”,改写成“友”字。当我问他是否有意而为时,他点点头表示认可。原来,他要表示的是要做中国人民的朋友。

据报道,在那次来南京之前,也就是2013年11月13日那天,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先生,还应邀在香港城市大学以“日本东亚共同体研究所理事长”的身份,发表了“东亚共同体之我见”的主题演讲。

(本文作者:常州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