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为什么不能与中国“脱钩”,德工商界这么说

2023-01-05 20:26:06 环球网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德国交通报》(DVZ)1月3日透露,该报从德国联邦议院了解的信息显示,德国政府的总体“中国战略”应在今年3月出台。目前,两份带有绿党色彩的“中国战略”草案正在柏林流传。一份来自贝尔伯克领导的外交部,该草案要求在对华关系上突出“人权问题”。另一份来自哈贝克领导的德国联邦经济和气候保护部(简称经济部),该草案要求限制德企对华投资,同时在亚太、拉美和非洲开拓有前景的替代市场,并阻碍中企投资德国关键领域。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德国企业颇有点纠结——既要持续“加码”在中国的投入和业务,又要避免被对华强硬派“盯梢”。自德国总理朔尔茨去年11月访华以来,《环球时报》记者就一直关注德国企业的动态,并在采访与接触中感受到,诸多德国企业家内心深处非常不赞同对华“脱钩”的做法。他们不能与中国“脱钩”的理性分析需要让更多的人看到。

“这符合‘在客户所在的地方生产’的战略”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外长贝尔伯克还是经济部长哈贝克,都来自德国绿党。在联合执政的社民党、绿党、自民党三党中,绿党主导的经济部和外交部意识形态化色彩较浓,受美国影响也最大。不难看出,德国绿党两部争相制定的“中国战略”草案,把减少对华“依赖”和对华“脱钩”当成政治资本,这样的做法不仅引发德国经济界的不满,也被汉堡市长辰切尔公开批评称,“现在德国有关对华依赖的讨论正朝着完全错误的方向发展”。

德国外长贝尔伯克 资料图

近日,多家德国企业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能与中国“脱钩”,并谈到继续投资中国的计划。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巴斯夫是过去一年发声最多,也是回应记者最全面的一家德企。去年10月,巴斯夫首席执行官薄睦乐(马丁·布鲁德米勒)在谈论德国对华政策时呼吁,“我们需要停止抨击中国”,并进行一定程度的“自我批评”。11月,布鲁德米勒与其他11位德国品牌企业负责人组成豪华“总裁团”,陪同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同月,他还与其他7位德国跨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在《法兰克福汇报》发表署名文章,呼吁德方务实促进对华关系,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寻求新合作。

收到《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要求的邮件后,巴斯夫企业媒体关系主管安洁·沙贝克尔多次致电记者,并代表巴斯夫新闻部解答了问题。据沙贝克尔介绍,巴斯夫与中国市场的渊源自1885年就开始了,而那时这家企业才成立20年。目前,活跃于大中华区的巴斯夫,业务范围涵盖集团所有部门,并在上海、南京和重庆设有生产基地。2021年,巴斯夫在大中华区的客户销售额约为120亿欧元,年底员工总数为11070人。

据沙贝克尔介绍,集团在大中华区经营着26家全资子公司、10家主要合资企业和25个销售办事处。去年9月,巴斯夫集团在广东湛江投资100亿欧元的巴斯夫(广东)一体化基地项目举行全面建设暨首套装置投产仪式。这是德国企业在华投资规模最大的单体项目。她表示,“已经看到媒体报道的有关联邦政府的‘中国战略’草案,但不知道相关草案处于什么阶段”。

谈及德企能否与中国市场“脱钩”的问题,沙贝克尔回答说:“我们在中国的活动已融入到巴斯夫的全球构架中。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化工市场的投资符合巴斯夫‘在客户所在的地方生产’的战略。通过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我们正为不断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客户提供服务。”

数据最有说服力。大中华区2021年贡献了巴斯夫约15%的销售额,成为集团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沙贝克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巴斯夫这样的企业,从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和中国化工生产的预期增长来看,我们今天在这方面的投资仍相当不足。”

记者观察到,由于多次发表加强与中国经济关系的言论,布鲁德米勒遭到一些德国媒体和绿党人士的指责。一名绿党籍欧洲议会议员妄称,巴斯夫在中国的业务是彻头彻尾的“高风险”。对此,巴斯夫总部所在地——路德维希港的当地媒体“路德维希港24”新闻网去年12月15日刊文进行了回应。文章援引巴斯夫首席财务官恩格尔的话说:“中国占全球化学品市场的40%左右,并将在10年内继续成为化学工业中最大的增长市场。”据专家预测,到2030年,化工行业2/3的增长将来自中国。而前文所述的湛江一体化生产基地计划投入全面运营的时间就是2030年。

持续加码中国是看好未来巨大市场

“德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发展非常强劲。”德国Makronom新闻网近日刊文盘点说,约5200家德国公司活跃在中国,德企对华投资额约占其海外直接投资额的6.8%,而美国企业对华投资仅占海外直接投资总量的2%。显然,德企希望并愿意留在“世界最大市场”,而不是落后于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

德国汽车行业尤其看重中国市场。大众汽车中国区负责人布拉夫·布兰德斯塔特曾表示,如果现在不加大对华投资,那么3年内都将无法在这个重要的市场发挥作用。梅赛德斯-奔驰也在加大中国市场的投资,并成为发展的受益者。去年10月,梅赛德斯-奔驰董事会主席康林松(奥拉·卡莱纽斯)在巴黎车展期间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一个公平竞争、规则明确的全球贸易体系才能创造共赢,而贸易保护主义会扼杀经济增长,对每一个参与其中的经济体都将产生负面影响,这是我们所不希望看到的。”他同样表达了继续在中国扩大投资的意愿,并看好印度、印尼、越南、泰国等国的市场,特别是希望能“立足中国、为全球市场创新”。

多位其他行业的德国企业界人士近期和《环球时报》记者联系或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汽车技术和服务供应商博世企业传播主管伊琳娜·阿南耶娃告诉记者,该集团自1909年以来一直活跃在中国,“未来中国市场将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发挥重要的经济作用”。采埃孚亚太区企业及市场传讯部在给记者发来的新闻稿中称,这家全球500强企业正“持续加码中国”,去年11月采埃孚张家港基地底盘零部件系统及后轮转向系统(AKC)项目正式破土动工。这意味着这家德企正将全球领先的技术在中国本地化。集团高层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富有活力与韧性,我们对中国的市场前景充满信心。”

制药集团默克全球关系主管蒂莫·布雷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无论是在市场规模还是在增长潜力方面,中国都是默克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市场。我们希望,根据自己的客户群变得更加多样化。对于中国,我们称之为‘中国为中国’。”在陪同朔尔茨访华的德国企业代表中,也包括默克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葛丽鹤(贝伦·加里霍)。谈到集团在中国的投资,布雷纳表示,默克的生命科学业务部门去年在无锡推出6年内投资约1亿欧元扩建制造基地的计划,该投资项目将于2024年前投入运营,不仅能加强企业一次性组件的制造能力,还可以创造近千个工作岗位。据介绍,集团其他一些部门也在中国有上亿欧元的新投资。对于德国企业能否与中国市场“脱钩”的问题,布雷纳这样回复记者:“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挑战,需要所有全球参与者共同努力面对。这也反映在德国总理朔尔茨的中国之行上,默克集团就参与其中。作为全球参与者,我们坚信自由贸易,也相信双边和多边合作。”

2012年被中国三一重工(600031)收购的全球混凝土设备知名企业——普茨迈斯特公司的负责人最近也和《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公司被收购后的发展情况。据普茨迈斯特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卡姆介绍,企业过去10年发展得很好,通过谨慎、分步的整合战略,一方面可以保留普茨迈斯特集团的优势,另一方面可以实现整合的积极协同效应。随着业务量的增加,普茨迈斯特集团在德国以及全球的员工数量也随之增加。他认为,中国企业的长远战略眼光和卓越的国际定位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要前提。

“不应盲目追随美国的短视政策”

德国经济研究所(IW)的估算显示,德国约有110万个就业岗位依赖对华贸易。去年年底,德国三大经济协会——工商大会、工业联合会以及批发和外贸协会的负责人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都强调了中国的重要性,并呼吁德国政府采取务实的做法,切勿因对华政策的根本性转变而给德国就业带来负面影响。德国批发和外贸协会主席迪尔克·扬杜拉还打比喻说,可以批判性地质疑欧洲与中国的关系,但希望联邦政府“不要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掉”,那样的话就是反应过度。

“在磕头与战争怒吼之间——德国人关于中国的辩论只会走极端。妖魔化中国很有趣,但适得其反且愚蠢。”这是《南德意志报》前驻华记者亨德里克·博克前不久在德国《资本》杂志上发出的呼声。主张以务实态度与中国打交道的博克为跨国公司在华发展业务提供战略咨询,他认为如果在评价德中经济关系时突然间只剩下“对华依赖”一个观点就显得太过狭隘,“为中国提供德国的环保科技比突然全面质疑两国经济关系要有意义得多”。博克在华有30年的工作经验,他的观察是“中国早就不是模仿大国”,在电动汽车、风能和太阳能(000591)等领域,中国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甚至德国汽车制造商现在扮演的也是“追赶者”的角色。

不过,《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一些德企时也遇到阻力。西门子企业媒体关系主管弗洛里安·马尔蒂尼在邮件回复采访要求时说,“遗憾的是,我们目前无法就此话题发表评论。请原谅这种情况”。另一家公司的公关主管则私下表示,现在德国政府部门在对华关系上存在巨大分歧。“减少依赖”成了绿党主导的经济部和外交部的口头禅。一些政客和媒体还以“人权问题”或“减少依赖”为由向投资中国的德企施压。为了避免麻烦,有的企业也只能婉拒采访要求。

据记者观察,对许多德国媒体记者、企业代表来说,目前说中国的好话一定要很谨慎。在了解中国的德国人士看来,德国企业界应有自己的思考,“不应盲目追随美国对华‘脱钩’的短视政策或‘鹰派’打压中国的强硬方式”。

尽管面对压力,但在德国始终都有理性客观的声音发出。《中国世纪》一书的作者、德国不来梅大学经济学教授沃尔弗拉姆·埃尔斯纳近日在接受德国《新德国报》采访时建议,朔尔茨应让德国在美国和亚洲国家之间保持最低限度的独立性和经济生存机会,特别是要与中国进一步发展务实和建设性的贸易、交流、合作和学习关系。他呼吁德企负责人要保持清醒,学会为自己辩护,以免德国出现“经济自杀”,并警告说,“美国乐于让自己的竞争对手德国去搞(对华)‘脱钩’,如果我们继续按照华盛顿的指示去做,将出现混乱的顶峰”。

(责任编辑:董萍萍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