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放言18个月重回巅峰,苏宁深陷巨亏泥潭,英雄已迟暮,壮志恐难酬

关注

(作者:张三嗡,独立财经分析师、产业观察家,如果你喜欢上市公司深度分析文章和财经锐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张三嗡。)

2月18日,牛年第一个工作日,已经出狱的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发表内部讲话,国美集团公开发布了发言稿。

这篇发言稿以《拼搏奋进 再攀高峰》为标题,字里行间写满了“官样文章”四个大字,亮点本不多,但一句“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点燃了外界的热情。

堪称国美“死对头”的苏宁最近也不平静。就在黄光裕发表完内部讲话的后一天,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同样发表了内部讲话,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这样一句话: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与此同时,苏宁易购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员工持股计划相关议案顺利通过,但在股吧等平台上小股东的反对意见随处可见。


不久前,苏宁发布了一份史上最大亏损的业绩预告,小股东的愤怒大多来源于此。

黄光裕出狱后,在港上市的国美零售股价涨势凌厉。苏宁和国美这一对“冤家”动作频频,中国家电零售江湖再起波澜。

被带走调查的2008年,黄光裕和苏宁的张近东正为中国家电零售霸主的位子争得“面红耳赤”;12年后,他们有心再战,战事却已经结束。


01

美苏争霸

2008年10月7日,胡润发布的中国富豪榜上,39岁的黄光裕以43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一。

在此之前的几年间,国内家电零售市场快速整合,国美、苏宁的竞争越发激烈。彼时,国美被视为行业一哥,苏宁紧随其后,行业第三、第四、第五分别为永乐、大中、三联商社。

2004年,国美和苏宁相隔一个月双双登陆资本市场,资金实力雄厚的两大家电零售巨头开始加速扩张,除了进行开店竞赛之外,另一个策略是并购。

兼并从2005年拉开大幕,几年间国美先后收购哈尔滨黑天鹅、深圳易好家、武汉中商、江苏金太阳、陕西蜂星等区域品牌。

几笔重要的并购包括:2006年7月,国美以52.68亿港元收购中国永乐;2007年底,国美收购大中电器;2008年2月,国美入主三联商社。至此,国美连续拿下行业第三、第四和第五,取得了绝对的领先优势。

在成功收购永乐之后,黄光裕甚至对媒体称,“国美收购苏宁并不会有多大麻烦,合并只是时间问题。国美和永乐将保持双品牌运作,不关店、不裁员,继续在规模上领先对手,最终打到对手求和为止。”

张近东则回复称:“苏宁你买不起,我要是做不过你,我送给你”。

而在一系列并购中,争夺最激烈、最具戏剧性的是大中电器。苏宁于2007年初就启动了收购谈判,并和大中拟定了一份协议,甚至在国美完成收购之前苏宁已经派人进驻大中电器,苏宁准备为大中安装ERP系统,并邀请厂家和媒体参加收购典礼。

然而在最后一刻,黄光裕提高了价码,以38亿元的代价“吞”下了大中电器。在完成收购后,国美的店面大幅超越苏宁。

关于谁是“中国家电零售一哥”的问题暂时失去悬念。




02

攻守易势

然而,如日中天的国美很快将进入刺骨寒冬。

2008年11月,在第三次登顶胡润百富榜一个月后,黄光裕突然被警方带走调查。2010年,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黄光裕入狱后,又与以陈晓为代表的管理层爆发了公司管理权之争,最终黄的妻子杜鹃稳住局面,杜鹃称,“等老公出狱时,我会还他一个更好的国美。”

但失去了灵魂人物的国美迅速被老对手苏宁甩开身位,“美苏争霸”的天平开始倾斜。2006-2008年,国美连续三年蝉联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第一名。黄光裕被带走调查的当年,国美就滑下冠军宝座,苏宁成功夺魁。

苏宁的市值在2015年6月11日这天创下1683.33亿元的历史新高,当天收盘国美的市值为313.79亿港元,只能看到苏宁的背影了。

时至今日,在香港上市的国美零售市值仍然不足苏宁易购的60%。




03

时代变了

苏宁赢了吗?当然没有。

在结束与国美的缠斗之后,苏宁很快又陷入了和京东的战争之中。尽管苏宁从未承认输掉这场战争,但数据不会说谎。

从营收上看,2019年京东、阿里巴巴、苏宁易购、国美零售的数据分别为5768.89亿、4888.98亿元、2692.29亿、594.83亿元;净利润方面,四家公司2019年的数据分别是1722.09亿、121.84亿、98.43亿、-25.9亿元。

京东当前的市值是1500多亿美元,苏宁易购是650亿人民币,国美零售则不足450亿港元,苏宁和国美真的只剩京东的零头了。

易观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份额中,苏宁易购以5.4%排在第三位,国美以0.3%排在第七位。


2月18日,苏宁易购发布数据称,苏宁易购线下门店销售迎来高速增长,家电、3C类产品同比增长超40%。7天假期,苏宁易购5G手机线上销量同比增长121%,线下销量同比翻倍;智能厨房小电器销量同比增长170%。

很快就有网友指出,去年同期国内正处于新冠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同比增长数据意义不大。


同时有股民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提问,质疑苏宁不敢公布活跃用户数。


事实是,国美零售已经连续3年未实现盈利,苏宁依靠变卖资产的方式维持着表面的盈利,但扣非净利润从2014年开始连续7年为负数,有文章评论称,若不是“财技”了得,苏宁早就被ST好几回了。

到了2020年,苏宁再也无法掩盖亏损的事实。1月30日,苏宁易购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53亿元至亏损34.5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40.16%至135.08%。


04

英雄迟暮

十年过去了,市场上几乎听不到“家电连锁”“家电零售”的概念了,取而代之的是B2B、B2C、O2O、社交电商、内容电商等一系列新名词。

1月21日,国美召开零售战略发布会,其官方商城正式更名为“真快乐”,国美零售控股公司副总裁王巍将“真快乐”特色表述为:真选特色、产品特色、权益特色、玩法特色。

这不是国美和苏宁第一次改名。2017年6月,国美从“国美电器”改成“国美零售”,并沿用至今。苏宁更加纠结,2013年2月苏宁将“苏宁电器”更名为“苏宁云商”,2018年又将公司名称从“苏宁云商”改为“苏宁易购”。

名字是一家企业最明显的标签,改名字往往能够彰显战略变革的决心,但改名字和改变命运之间并不能画等号。从外界观察的视角,主动更名或多或少反映出企业重建自我认同的意图,继而渴望以自我改变影响外界的认同。

当黄光裕喊出“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的目标,有文章提出这样的问题:黄光裕如何再次战胜张近东?

可是,黄光裕和张近东还会把对方当做是对手吗?而如果他们不把对方当做对手,他们心中的对手又是谁?他们还有勇气挑战谁?

黄老板马失前蹄的12年后,中国家电零售行业没有战事。

【重要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