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疫情下地方一季报出炉:西部受影响较小,沿海下行压力大

2020-04-29 07:25:24 第一财经日报  林小昭 马晨晨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省份一季度经济表现如何?

  目前除西藏外,其余30个省份的一季度经济数据均已揭晓。从公布的数据来看,新疆、贵州和湖南的GDP增速位居前三,西部省份总体受影响较小;东北、天津等能源重化省份以及广东等外向型大省受冲击较大。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在此次疫情中,经济越发达、人口密度越高,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就越大。而不少西部省份是欠发达、地广人稀的地方,这些地方还有资源性的产业,比如能矿资源的开采和农业生产,疫情期间还是能够正常运行的,所以受到的影响较小。

  新疆、贵州和湖南名列前茅

  从已公布的各省份一季度GDP数据来看,30省份均出现同比下滑,即负增长,不过下滑的幅度各有不同。增速前十的分别是新疆、湖南、贵州、青海、宁夏、四川、广西、甘肃、江西、云南,全部来自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地区占了8个之多。

  这其中,新疆一季度经济增速位居第一。数据显示,新疆一季度地区生产总值为3055.5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仅0.2%,增速高于全国GDP增速6.6个百分点。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许斌表示,一季度,新疆GDP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主要经济指标增长好于全国平均水平,实现平稳开局,主要体现在农业生产基本稳定、工业生产逆势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提高、居民基本生活用品增长较好、高技术服务业和仓储业增长较快、能源生产形势持续向好、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低于全国等方面。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西部一些地方受疫情影响,外出农民工就近就业、创业的比例增加。同时,它们的产业结构中,农业以及相关的产业如食品加工、烟酒等占比较高,这些产业受疫情的冲击也比较小。

  新疆之后,贵州和湖南均以下滑1.9%,并列第二。自2011年以来,贵州经济增速已经连续37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其3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9%,比1~2月提高23.4个百分点,比全国高14个百分点。

  贵州省统计局数据显示,传统支柱行业中,烟酒作为贵州轻工业名片,是全省工业最具优势、最为稳定的增长引擎。其中烟草行业各月均保持稳定增长,一季度增加值同比增长22.3%,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2.9个百分点;酒制造业3月增加值同比大幅增长35.5%,一季度增长5.8%,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1.9个百分点。

  总体上看,中西部省份尤其是西部省份经济外向度比较低,一季度外贸出口受阻对这些地方经济的影响较小。另一方面,这些地方的外来人口较少,企业用工以本地或者就近就业人员为主,在复工复产过程中,也比沿海地区要更快一些。

  尽管外向度不高,但一季度中西部不少省份外贸出口增速不降反增。尤其是江西和四川两省,一季度贸易呈现两位数的增长。其中,江西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额861.8亿元,同比增长15.7%,其中出口592.7亿元,增长11.6%,两个增速都高居全国第一。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一财经分析,江西等地外贸增速快有几个因素,一个是江西等中西部省份原来的外贸进出口基数比较低,仍处于外贸产能扩增长期,近年来广东、长三角等地不少产能转移到这里,因此量稍微增加的话,增速就会显得比较快。

  另一方面,由于珠三角、长三角的很多务工人员来自中西部地区,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这些地方的工人返岗和复工复产比较慢。相比之下,江西、四川等地的工厂员工主要来自当地,工人返岗更快。尤其是疫情期间,沿海发达地区复工相对较慢的情况下,一些产能、订单可以转移到江西等中西部地区来生产。

  沿海、东北等地下行压力大

  相比之下,除了疫情中心湖北外,其他受冲击较大的地区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北上广等沿海发达地区,一部分是黑龙江、辽宁、天津等能源重化省份。

  作为外向度最高的省份,广东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风向标。数据显示,一季度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为22518.67亿元,同比下降6.7%。

  进出口方面,一季度广东货物进出口总额为1.37万亿元,同比下降11.8%,比全国水平低5.4个百分点。其中,出口0.79万亿元,下降14.4%;进口0.58万亿元,下降7.8%。

  肖鹞飞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一季度前两月,广东外贸进出口受国内疫情影响,供给方影响比较大。

  尤其是珠三角的东莞、深圳、珠海、佛山、广州等地,来自省外的就业人口占比都很高,在节后复工复产过程中,受疫情、交通因素影响,返岗的速度就要慢一些。

  而到3月中下旬,受欧美疫情扩散影响,不少外贸出口企业的订单或取消或延迟,对广东的影响也比较大。

  陈耀说,外向型经济最突出的就是广东,尽管这些年外贸依存度下降了一些,但仍是我国外向度最高的地方。预计二季度对出口导向型的企业影响可能更大一些,因为从3月份开始,国际疫情开始大规模蔓延,之后就会触及出口终端、产业链终端、供应链终端,所以国际贸易的中断对这些出口导向的地区冲击是非常明显的。

  “订单减少,订单没有,订单取消,这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面临的问题。” 陈耀说。

  当然,随着沿海发达地区加快转型升级,一季度也呈现不少亮点。例如,在数字经济十分发达的浙江,一季度该省营利性服务业表现很突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逆势增长9.7%,云上经济、宅经济红火,在线公办、健康码等迅速铺开,起到连锁效应,有效帮助到服务业复工复产。

  相比沿海发达地区,东北、天津等能源重化地区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数据显示,天津、黑龙江和辽宁的下降幅度都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吉林也下降了6.6%。

  天津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16.0%。分三大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下降0.7%,制造业下降23.2%,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下降4.1%。

  陈耀说,这些年重化工业一直处于产能过剩阶段,调整力度比较大,对经济影响也比较大。疫情开始之前,一些能源重化地区正处在经济恢复的爬坡时期。“比如天津,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觉得它能恢复到一个正常的发展水平。”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