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央行传递重要信号:短期社会总负债率或上升!

2020-05-13 21:50:44 和讯名家 

  5月12日,央行调查统计司有关负责人就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情况答《金融时报》记者问,其中,在谈及一季度宏观杠杆率提到:

  1、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冲击影响,我国宏观杠杆率有显著的上升。

  2、当前应当允许宏观杠杆率有阶段性的上升,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这主要是为了有效推进复工复产,这实际上为未来更好地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了条件。

  宏观杠杆率可以视为社会的总负债率,宏观杠杆率计算公式是:

  (政府部门负债+非金融企业部门负债+居民部门负债)÷GDP

  宏观杠杆率越高,意味着社会的债务负担率越大。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我国宏观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245.4%升至259.3%。

  其中,居民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55.8%上升至57.7%,提高了1.9个百分点。上升幅度仅次于 2010年1季度2.2个百分点的增幅。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151.3%升至161.1%,上升了9.8个百分点。政府部门杠杆率从2019年末的38.3%上升至今年1季度的40.5%,上升了2.2个百分点。

  259.3%的宏观杠杆率意味着当前欠下的债务需要2.59年不吃不喝才能偿还完。根据央行2018年末提供的数据,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与美国、欧元区相当,2017年末,美国是251.2%,欧元区是258.3%,但显著高于巴西(151.7%)、印度(124.3%)等发展中国家。

  可见,我国的宏观杠杆率相对是比较高的。最近几年,我国一直在提倡去杠杆,而去杠杆最主要的是降低宏观杠杆率。在宏观杠杆率当中,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是最高的,在主要经济体当中排在第一位,所以降杠杆,主要表现为控制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

  与此同时,最近几年,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的速度很快,所以降低宏观杠杆率还表现为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

  央行数据显示:2008年末-2017年末,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 31.1%,而同期美国杠杆率从2008年末的95.4%显著降至2017年末的78.7%,同期日本住户部门杠杆率 从59.5%降至57.4%,欧盟从60.4%降至58.0%。

  考虑到住户部门负债主要是房贷,所以抑制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主要是控制房价上涨以及控制房贷。而降低企业杠杆率主要是兼并重组、债转股、股权融资等。

  此外,控制宏观杠杆率最关键的一招还表现为控制印钞增速,2017年4月,中国的广义货币M2降为个数位,直至2020年2月都还保持在个位数。印钞增速的下降,既可以降低金融杠杆率,还可以降低宏观经济杠杆率。2018年,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实现净下降就是降杠杆的结果。

  但是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再次回升,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GDP增速下降,一季度中国的GDP下降6.8%,分母减少了。二是企业、居民、政府三大部门的债务在上升。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7万亿元,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669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9563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速连续两个月重返两位数,2020年4月份,中国的广义货币M2是209.35万亿,同比增长11.10%,而一季度GDP增速则表现为下降。M2/GDP再次拉大,未来宏观杠杆率再次回升是大概率。

  影响是什么?这意味着居民、企业贷款量继续增加,考虑到居民贷款主要是买房,企业贷款有一部分资金则是进入楼市,预示未来楼市还将有一定的温度。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白读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