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冠确诊超300万例、2亿美元会费未缴 美国退出WHO究竟为何?

2020-07-09 02:33:19 21世纪经济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7月7日说,美国已于7月6日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

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罗伯特·梅嫩德斯7月7日发文证实,国会已经收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启动将美国从WHO中撤出有关程序的通知。

联合国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库森斯发文表示:“美国政府此举目光短浅、毫无必要且非常危险。WHO是唯一有能力领导和协调全球应对新冠病毒的机构。”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月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这是美国奉行单边主义、退群毁约的又一例证。“我们敦促美方履行应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展现一个大国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退出WHO肯定会给全球治理体系造成严重的冲击。首先,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一直是WHO的最大资金来源国,它的退出可能会让WHO面临资金不足的窘境。其次,美国的退出会从制度上破坏国际合作机制化建设,让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治理体系遭受冲击。

在决定退出WHO之前,特朗普政府已经撤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TPP)、伊朗核协议等多边协议或国际组织,不仅让国际社会的心血付诸东流,也伤害了美国“二战”以来的国际地位。

在王义桅看来,美国不断“退群”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一方面,美国觉得由它一手建立的全球治理体系越来越“不听话”,想要把这个体系推倒重来;另一方面,美国债务率不断创下新高,已经没有能力提供那么多的全球公共产品。

2亿美元会费未缴

美国政府向联合国发出“分手信”,为特朗普数月以来持续威胁“退群”的闹剧画上了句号。5月29日,他首次宣布正在结束美国与WHO的关系。

但要真想一年后跟WHO说再见,整个过程还依赖于几个特朗普无法控制的因素,包括美国国会的支持以及特朗普本人是否能在11月实现连任。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机构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曾指,总统是否有权力根据美国法律单方面退出作为联合国卫生机构的WHO,在美国法律学者中是个具有争议的话题。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表示,如果他获胜,他将在入主白宫后的第一天立即恢复美国在WHO的会员国地位。

另外,美国在退出之前还得交齐会费。今年4月,特朗普宣布暂停美国向WHO拨款,直至对该组织在疫情初期应对是否得当的评估完成为止。截至6月30日,美国欠该组织1.98亿美元未缴会费。

“退群”意欲何为?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北京时间7月9日零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300万例,达到3009611例。此外,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累计达131594例。

特朗普究竟为何要一意孤行,在抗疫的关键时期退出WHO?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特朗普在这个时间点决定退出WHO,既有国际因素,也有国内因素。

在国际层面,WHO对美国抗疫工作的评价让特朗普不满。与此同时,WHO对中国抗疫工作的评价却相对公正,没有跟美国站在一起指责中国,这让特朗普耿耿于怀。

在国内层面,面对民主党对他抗疫不力的攻击,特朗普亟需寻找一个替罪羊,于是就把“锅”甩给了WHO和中国。“总而言之,特朗普毅然决然地从WHO中退出实际上就是为了他的竞选背书。”

在王义桅看来,特朗普的退群之举也可能暗藏玄机。“美国经常有先宣布退出之后又恢复的例子,实际上就是要让这些机构听话,这是美国惯用的一种谈判策略,也是它对待国际组织的常用伎俩。”

削弱全球共同抗疫努力

王鹏指出,当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之际,美国退出WHO将对全球抗疫努力造成严重的破坏性影响。“面对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只有各国在WHO的引导和协调下加强合作才能取得胜利。像美国这样的大国能否尊重WHO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将直接决定国际合作的效果,因为WHO的工作离不开大国在财力、物力、人力上的支持和配合。”

6月30日,750名全球卫生和国际法专家在致国会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国退出WHO将导致WHO缺乏足够的资金以进行试剂检测、接触者追踪和疫苗研发方面的项目,“将可能造成美国人和外国人丧命”,并延长大流行时间。

WHO网站显示,美国长年以来都是该组织的第一大捐款方,在2016-2017年间共出资9亿4560万美元,占该组织自愿捐款的76%。

王义桅指出,在美国退出WHO之后,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肯定会更高。除了根据自身能力提高在WHO的认捐比例之外,中国可以在加强多边合作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比如,中国已经表示要建立30个中非对口医院合作机制,加快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此外,中国还提出同欧盟在非洲开展新冠疫情防控合作,以后可能会建立中非欧三方公共卫生合作机制。

美国国际领导力或受挫

在全球抗疫的攻坚期“退群”,也会让美国的全球领导力遭受重创。“特朗普不仅放弃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理应承担的国际责任,也伤害了美国与WHO在过去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伤害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王鹏说。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首席卫生外交官的吉米·科尔克说:“世界卫生组织不会消失。相反,将发生的事情是,美国角色将被削弱。当大家在讨论问题时,我们将无法让最优秀的专家进入会议室。”

王鹏指出,“对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而言,它的国际领导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它的全球治理能力上。现在,美国退出了全球最重要的公共卫生治理平台,不仅拒绝接受他国的好意援助,更是拒绝帮助别国。所以,它的全球领导力将会下降。”

在王鹏看来,有关WHO的话题可能会成为此次美国大选的一个小焦点。近期,拜登可能会抓住这个热点来攻击特朗普,但在整个竞选期间,这个话题可能被纳入两个更大的题目:一个是美国的防疫工作,也就是指责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另一个是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拜登会攻击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提出重振美国的全球领导力。

(作者:郑青亭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