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IBM分拆:这次会管用吗?

2020-10-11 08:19:46 和讯名家 

“IBM并不善做'减法'。”

作者:宁泊为

编辑:tuya

出品: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

10月8日,IBM的一则分拆公告震动了华尔街,自消息发布后,股价已经实现12%的涨幅。

计划中IBM将被拆分出去的管理服务部门被称为Newco,价值大约190亿美元左右;核心的IBM主体则专注于拥有1万亿美元市场机会的混合云,包括红帽部分营收基数大约590亿美元。

事实上,以我们的观点来看,将公司拆分为两个实体并不一定能创造价值。新的混合云业务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可能会有更多的价值,但传统的管理服务部门正处于长期衰退中。不过我仍然看好IBM的商业价值,与拆分无关。

分拆细节中的不确定性

IBM在6月底的净债务为285亿美元,因此分拆过后的两家公司未来的短期表现可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分配债务。如今IBM将这两家公司的目标至少定为投资级,但考虑到总债务实际为428亿美元,分拆后财报的细节中说不定会出现许多耐人寻味的处理。

同时,一个很令人担忧的问题是,管理团队在未来一年的时间里专注于拆分,而不是专注于增长计划。我们认为正确的做法是将那些不在生产组的员工慢慢过渡、加入混合云计划,而不是进行大规模的重组,后者只会让IBM一直处于人事洗牌的困境中。

目前而言,初步的好消息是,第三季度公司的业绩符合预期。IBM营收176亿美元,EPS为2.58美元。虽然与预期相比,这个数字很不错,但这是以增加了快速增长的红帽云计算收入所带来的,事实上总体收入仍处于下降的趋势当中。

IBM并不善做「减法」

IBM首席执行官Arvind Krishna在战略更新电话会议上承认,公司有一段企业拆分和资产剥离的历史,但对业务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90年代就已经剥离的网络业务,2000年剥离的个人电脑业务,五年前剥离的半导体业务,它们的剥离逻辑都是对于整合主体并无法起到推动作用,即便如此,增长也并没有得到扭转。长远来看,这些举动过更大的意义是减轻潜在风险,以轻装上阵。战略意义多过于增长驱动。

这一次的分拆似乎又是一个同样的例子,因为真正能让一只股票更有价值的是增长整个业务,而不仅仅是“专注”云业务。

这里我引入一个企业拆分不一定成功的典型例子,便是2014年的惠普拆分。这家打印机公司拆分为惠普企业(HPE)和惠普(HPQ),这与IBM专注于一个部门更好的增长机会的举措有些类似。多样化的业务不一定适合在一起,但拆分后的公司也不一定更好。

惠普这两只股票最初都跑赢了标普500指数,但在过去5年里,指数的回报率更好。持有HPE的投资者现在的表现大大低于标普500指数。

作为一家老牌的科技公司,IBM目前的增长驱动来源于去年收购的红帽软件,后者推动着IBM的云服务收入持续提高,同时产生高利润的咨询服务,上个季度达到了18%的增速。

除此之外,我们对于IBM的期待更多的落在了ArvindKrishna这位担任掌舵者职责的技术大师身上。前面说过,IBM在过去所做的分拆都“效果一般”,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公司并未如预期那样“专注”地做好业务。但Arvind这一次的选择或许会和Lisa Su为AMD所做的一样——将整个公司的精力集中在最擅长的事情上。云计算、红帽、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都是高利润高增长的产品与服务,专注于此的IBM理论上未来应有更好的营收增速表现。

公司犹如一艘巨大的邮轮,每一次转向都会是一件极其费力的事情。IBM想要获得“突破”而非年复一年重复过去的成熟业务,对于新船长Arvind Krishna的能力是一次考验。

同时,这或许也是一次老牌巨头开始“活动筋骨”的信号,因为同一时代的Cisco、Dell、Oracle等公司近期也纷纷传来计划分拆的信息——这是有趣的现象,每一次新的变革中,我们不应该仅仅关注那些年轻、充满斗志的挑战者。

而关于“大象能不能跳舞”的问题,答案一直在被刷新。

本文由公众号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原创撰写,如需转载请联系涂鸦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涂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