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而立之年③ | 90后们决定开始攒钱

2020-11-13 20:47:39 和讯名家 

  “我,90后,银行卡余额为0。”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负二代”成为很多人对90后的印象。事实真是如此吗?如果和一些现象联系起来看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是如此。

  比如,近期上市被叫停的蚂蚁集团,上市前被猜测估值超过3万亿。蚂蚁只用10余年的时间,估值就超过了伴随共和国成长起来的工(1.8万亿)、农(1.1万亿)、中(9500亿)、建(1.6万亿)四大行市值,怎一个“牛”字了得!那么,蚂蚁金服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有多大呢?有报告分析,2017年时,全中国每4个90后就有1人使用花呗。

  不可否认,在新消费主义时代,让90后花钱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

  与花钱同步的是,90后的另一面:强烈的攒钱意识。根据和讯网、90度地产联合看房狗公众号发起的面向90后的调查问卷《90后请回答:三十而立,你想怎样生活?》显示:有近20%的90后拥有10万元以上存款,15%的90后有10万左右存款,两者相加占到35%的比例。月光族无存款的占比最低。

  账面上有200万,却连碎杯子都不舍得换

  这是小J连用了好几个月的水杯,杯口已碎成一片片。但对此,小J一直泰然处之,并没有要再买一个的意思。

  不过,小J的同事普遍比较紧张,尖凸不平的水杯立在办公桌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最近迷雾剧场里,一些被割喉致死的恐怖场景。

  解救同事们的是小J的老板,看到后马上给他买了两个不同风格、容量的水杯。不过小J表示,他并不是等待谁送给他一个新水杯,决意不买的理由是,“老股民了,能省则省,买新杯子是没必要的消费。”

  94年的小J刚踏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家银行的信贷部,随着银行从业者的“内卷”越来越凸显,小J的工作几乎是流水线、程序化,工资上涨也看不到希望。不到2年,小J就成了逃离“金饭碗”大军中的一员,选择北漂。

  严格奉行“能省则省”,并不是因为投资失利被割了韭菜。第一份工作经历给小J留下炒股的习惯,经人推荐、加上眼光敏锐,小J在疫情期间投资的“口罩股”翻了三番。如今小J的股票账户数字,已经接近200万。

  谈起这笔钱,小J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波澜。虽然跟同龄人相比,他已算是财务自由,但小J不打算就此拿钱去买车买房。

  对于炒股赚钱,小J野心十足,小J唯一崇拜的人是乔治·索罗斯,一位一生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做空亚洲,导致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币投机家、股票投资大鳄。

  “我的目标是将账户的钱炒到四千万,给自己的时限是4-5年,如果赚到,我就撤回老家,过上每天看书的安静日子,岂不美哉。”

  现如今,小J在北京除了吃饭、租房,并没有其他的花销。能让小J“大出血”的唯有旅游、住酒店的开销。小J钟爱各国际品牌的五星酒店,这明显与小J平时的消费习惯不同,但他认为这样的消费值得,且“开弓没有回头箭”。

  这也印证了本次的调查结果。近乎100%的90后会把钱花在“休闲娱乐”上。小J的下一次旅游目的地是日本冲绳,打卡岛上的酒店、大海、潜水、邪马台与长寿岛的神话,都是小J向往的。

  但偶像、神话与现实往往不同,索罗斯也有做空香港大失利的时候;因为疫情,吸引着小J的冲绳岛,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登陆上。所以最近小J开始考虑,要不要降低账户风险,拿出一些钱买房还贷。

  余额20万,决定攒钱始于一次“户口歧视”

  和小J一样,范范也是攒钱90后群体中的一人。不同的是,范范攒钱的目的只是在天津买一套房子。

  调查结果显示,近70%的90后开始决定攒钱是因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因素”;排在第二、第三的原因分别是养老、还债。

  攒钱养老、买房也是大多数90后开始攒钱的原因,范范说,“未来如果在北京一直买不起房子,年纪大了到天津去买房也是个退路。”

  范范开始思考这件事,源于一次疫苗预约。

  “有一次约HPV九价疫苗的时候,问的家附近的社区医院,然后接电话的医生说,这个疫苗得有北京的户口才能打。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户口这么重要,但是我又落不了北京户口,辗转几宿后,想到非要退一步,就到天津吧,离家近、相对更好落户一些,所以要攒钱买房子。”

  攒钱的第一天,范范就下载了拼多多,拼多多的“真香定律”,让范范再没进过家附近的水果超市。

  陆陆续续攒了一年的钱,给范范本人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糙了”。“我从一个下楼扔垃圾都要打扮的精致猪猪女孩,变成了上班都不化妆了人。消费降级主要还在买衣服上,这一年,没有添置过一件新衣服。”

  范范自称攒钱前后的变化

  范范调侃称,“但最近我也参加了一个4982亿的全球年度大项目(双11淘宝销售额),是花20元买了一袋口罩。毕竟消费面前,保命要紧。”去年的双11,范范“买买买”,花掉将近一万元。

  范范晒出在11月的消费账单

  克制花钱并没有让范范感觉痛苦,“虽然买房不着急,但是会想着我多省一点,未来房子就会大一平米。”

  不过攒钱的结果却还是让范范苦恼,虽然付出了实际行动,但是在“每月攒钱金额与月收入的比例”这道题上,范范只能选择33%受访90后的选项,“佛系,20%以下”。

  范范把这样的结果归结于一线城市的居住不易、高生活成本。回想起自己账户上的20万,有一部分也是从小到大父母给的零花钱攒下来的。

  但这让范范越挫越勇,“我要加大攒钱的力度,减少出门消费的次数,从今晚吃沙县料理开始。”

  账户上最少有1万元,是给自己的安全线

  小桃就是个从来不会吃沙县料理的90后。精致主义、消费主义、小资品味,都能在她每天的穿搭、使用的化妆品、选择去的餐厅、旅行的目的地中看出。她肆意挥洒、活在当下。

  对于攒钱,小桃觉得“没必要”。只要不停努力的工作,肯定会有收入超预期式增长的一天。所以每月发工资之时,基本就是小桃还贷、变成月光族的一天。

  然而生活的打击和转折点总是猝不及防。

  来北京一年后,小桃换了工作,需要搬家到新公司附近。“一个次卧、3300元的租金,季付要10000元,找父母要钱补齐房租后,只剩几百块的那一刻,我慌了。”

  小桃没有继续找父母支援,开始每天买菜做饭的日子。小桃说,没买过肉类,最便宜的几样蔬菜,黄瓜、西红柿、土豆换着做,与合租的一家四口共用一个厨房,但从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当一家四口每天开始热闹吃饭时,我也一个人在房间里开始吃我炒的蔬菜,那个样子可能才是北漂起步的真实生活吧。有一天吃完没多久,可能是蘑菇没有做熟,我开始狂吐。”在这之后,小桃决定攒钱。

  “当你没有存款的时候,连跟生活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那段日子给小桃留下的后遗症是,不管怎么花,余额宝里最少要有10000元,是在这个城市生存的底线。

  在底线之外,小桃还是尽量保持着享受生活与及时行乐。不过,调查结果显示,65%的90后,不认同这样的消费观;剩下35%才和小桃一样,觉得“钱是身外之物”,开心最重要。

  少年转眼来到了而立之年。3个北漂青年和钱的故事,都或多或少掺杂了对未来的迷茫;开始转变“钱观”之时,往往是来自生活、环境的变化。

  数据只是结果,背后的故事有千千万。90后们或是越来越重视银行卡上的余额、或是加强了攒钱意识。

  看起来是不约而同,实际上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