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故宫守夜人:每晚至少巡逻两圈,除夕、元宵节穿战斗服备勤

2021-02-28 17:12:57 新京报 

从故宫东华门进入,过三座桥、三道门再左转,就能看到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在这个小院里,住着特勤站的近40名消防指战员,每个宿舍6张白色铺盖的小床上被子叠得棱角分明。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在站岗。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农历正月十三,年已接近尾声,队里事情减少了。下午阳光正好,特勤站指导员蔡瑞正在旁边的篮球场和队友们打着篮球,这是他们闲暇时间经常进行的活动。另一侧的党员活动室内,一些队员正在看影视资料进行学习。

“拉动了,赶快换衣服集合。”下午四点五十分,副站长于滕飞到各处召集队员。接警、到车库换战斗服、登车、出发,整个过程用时一分多钟。此次拉动属于临时通知,于滕飞说这种消防演练是不定时的。

除了消防演习,特勤站的队员每天还要进行体能和技能训练,每周和每月都需要考核。而每天夜里至少在故宫内巡逻两次,更是这群“故宫守夜人”全年无一日例外的必备任务,每年除夕夜和元宵节,为了确保故宫的安全,他们穿着战斗服过夜。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在进行突击演练。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除夕夜、元宵节穿战斗服随时待命

“干消防员15年,我就只有去年因为家里有特殊情况,回去过了个年。”2006年来到故宫特勤站的刘超,现在已经是一级消防士。

最近几年,每年除夕夜,刘超都会和队友们一块看春晚。但早些年,北京还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有时候年夜饭都还没吃上一口,他和队友们就急着出警,加上巡逻和站岗执勤,基本一整晚都在外边。

刘超说,过年队里任务重,比较缺人手,正常情况下大家都是不回家过年的。当千家万户吃着团圆饭、看着春晚时,消防员们正在各处处理警情。

每年除夕、元宵节当天,从中午吃过饭后,消防员就把战斗服穿在身上,还会备好一辆消防车准备随时出动。今年的除夕夜,刘超凌晨两点才从外面巡夜回来。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正在故宫开展巡检。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故宫特勤站特勤一班班长王辉来自内蒙古乌兰察布,虽然才26岁,但他已经在故宫消防救援站干了7年,这7年从来没有回家过过年。一开始他的父母看到儿子没有回家心里难受,现在也慢慢习惯了。

被队员们私底下称做“老大哥”的蔡瑞,2014年从丰台消防支队调到故宫特勤站担任指导员,虽然妻子在北京,但这7年的除夕夜,他都是和队友们一块在故宫备勤,只有一年在过完大年三十后回过一趟家。

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指导员蔡瑞。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实现了儿时到“宫里当差”的愿望

2014年9月,19岁的王辉初到北京,三个月的新兵培训后被分到了故宫中队。“小时候看古装剧,想在宫里当差,没想到真的实现了儿时的愿望。”

王辉还记得,自己曾经的排长、现在的站长张肖在走过长安街时向他们介绍,“这是长安街,再往前走就是天安门,之后就会到故宫。你们很荣幸坐着车来到故宫,游客都是不能坐车来的。”

路过天安门时,张肖曾对新兵说,你们之后一天会来很多次。第一次来到天安门的王辉当时并不相信排长的话,在他心中,天安门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特勤一班班长王辉(一排左三)。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第二阶段的训练结束后,王辉承担了天安门广场的勤务工作,几乎每天都能面对着天安门,在两会期间也一直负责天安门广场的秩序维持和安保工作。这时,他回忆起排长的话,很激动,又能感觉到身上的责任很重。

“我们身处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责任区也特殊,消防队进入故宫以来,从没发生过火灾。”

比王辉早8年到故宫特勤站的刘超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同一批来北京的战友中,被分过来的新兵只有11个,现在还留在故宫的只剩刘超和另一个队友。

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一级消防士刘超。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刘超告诉新京报记者,故宫特勤站辖区面积3.74平方公里,在故宫内完整走一圈是3公里。消防员们每天夜里7点到9点有一次巡视,凌晨12点到2点还需要巡视一回。“因为夜里故宫的工作人员不多,所以我们的任务重一点。”

每到冬天故宫周边的护城河都会结冰,为了防止出现火情后无法供水,特勤站的消防员都要在冰面上凿冰,保证备勤供水。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正在故宫检查灭火器。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在故宫这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备勤,指导员蔡瑞还会经常研究故宫地图,了解每个院落的结构及路线图,每周安排队员在院落内进行实战化演练。除此之外,特勤站还负责故宫周围的消防工作,蔡瑞还会给周边社区居民开设安全知识课。

家人的专属“故宫讲解员”

“在这待了7年,就跟在家一样。”蔡瑞说,自己在故宫待的时间比在家都长,在故宫的工作已经变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大部分。常年不能回家,一开始家人也接受不了,但慢慢也就理解和习惯了,“我妻子和孩子在北京,所以还好。”

老家陕西的刘超来到北京,很少回去和家里人团聚。刚来故宫特勤站的时候,休息时间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逛故宫。“当时对环境特别好奇,在里面转一转,现在对故宫每个角落都很熟悉。”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在进行突击演练。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偶尔家里来人了,刘超就会带他们在故宫里面转转,当他们的专属“讲解员”,他说,这也是唯一能为家人做的事了。这么多年,刘超心里始终对家人有一份愧疚,作为父亲,女儿出生时他都没赶上,“我闺女今年6岁,马上上小学了,我都没怎么陪伴她,突然一下就长大了。”

除了刘超,站里的其他消防员有家属前来看望,一般不忙的话都会带他们在故宫走一圈。王辉的妻子之前也来过一次,和爱人逛故宫也算是消防员一种独特的约会方式。

2021年2月24日,天安门地区消防救援支队故宫特勤站的消防员正在故宫开展巡检。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这个地方来了的人都不想走,这多好,环境这么好又安静。”在特勤站的小院里生活了15年的刘超十分喜欢这里,他说故宫特勤站是一个特别能留得住人的地方。

“我挺喜欢这的,就希望一直干下去。”王辉说。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谢婧雯

摄影记者 郑新洽

编辑 刘倩

校对 吴兴发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