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问镜:从阿里yunOS失败看鸿蒙,“拆解”安卓从哪来入手?

2021-06-12 12:46:39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讯(采访/周昊 编辑/周远方)

自6月2日华为正式对外发布了HarmonyOS 2之后,鸿蒙已经成为了科技圈里十足的热点,这其中既有华为在重压下的自救,也有对未来互联生活的展望,还夹杂着群众对国产操作系统的希冀。随着华为将Open Harmony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并由其运营,HarmonyOS正式成为了操作系统市场上的一支新军。

2013年,阿里也曾尝试构建自主操作系统YunOS,并向谷歌的安卓系统发起挑战,但由于专利储备不足、缺少硬件支撑等因素最终在竞争中落败。

近日,前YunOS员工“问镜”向观察者网回顾了当初研发自主操作系统的往事,从YunOS的失败再看HarmonyOS对谷歌发起的挑战,也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全新的观察视角。

以下内容为观察者网与“问镜”沟通后整理。

观察者网:YunOS是在一个怎样的背景下开始的?

问镜:YunOS立项于2013年,是阿里前CTO王坚博士主推的两个核心之一,一个后端的云系统,叫做阿里云;另一个面向前端用户的就是YunOS,最早的蓝图是通过云端无限的运算能力,使用户手上的云OS实现无限可能。两个计划同时开启,由于阿里云与阿里的技术背景更契合,云计算突飞猛进;而YunOS则决定采用轻资产的策略,甩开硬件专注于软件技术相关。

当时YunOS的很多核心骨干是从微软研究院以及WindowsPhone系统中而来,很多人之前没能一展抱负,从技术上讲YunOS并不是从零开始。

安卓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其代码可简单分为三部分,分别为开源代码(AOSP),产权代码和谷歌GMS。开源的AOSP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再加上包括各类硬件厂商在内的互联网厂商为AOSP贡献了数不清的代码,谷歌并不能声索产权;而产权代码部分安卓也是一个后起之秀,很多更早的互联网巨头如微软和甲骨文等,利用先发优势在其中也布局了很多专利,同时通讯相关的企业如芯片、蓝牙等也在其中拥有份额,各厂商专利犬牙交错,很难明晰归属;谷歌明确拥有的只有第三部分GMS生态。

谷歌能够在开源基础上搭建起来一个安卓,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开源的基础上,建立一套属于拥有自主产权的操作系统呢?YunOS便因此而来。

观察者网:当时与谷歌的交锋是怎样的?

问镜:被外界称为安卓套壳的操作系统都有一个类似的开发逻辑:用开源代码打地基,写自己自主的产权代码,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只要做完这三点就可以称之为自主操作系统。

YunOS开始发力的2014年前后,国内市场正处于3G向4G过渡的关键时期,当时全球市场上更是有超过5000余家涉足操作系统的企业,全球产业资本投资不低于100亿美元。那时候没人敢拍胸脯说安卓一定胜出,因为当时全世界日均下载超过10万的正规软件商店有5万多个(其中有很多换皮马甲),除了谷歌最亲密的伙伴,几乎没有人用GMS。

当时的安卓系统并不完整,很多市场上的ROM团队需要手机硬件厂商为其开后门,才能进行系统的定制化操作。这让不满足于自身在安卓体系内话语权的手机巨头有了自己的野心。

在这种行业大背景下,YunOS重写了自主产权代码,以国内知名的应用市场为后盾,联合一批手机硬件厂商对谷歌发起了第一次正面挑战。其实当时YunOS仅仅与手机巨头进行了一些接触,但谷歌的反应却是直接开启了“江湖追杀令”。

由于自主代码不等于自主专利,即便是散装的安卓,对于后来者也有足够的先发优势,谷歌在产权代码层面翻出一大批专利,而YunOS及其联合的数家厂商所拥有的专利难以抵挡,最终导致YunOS与谷歌的第一次交锋失败。

观察者网:这次交锋之后产生了哪些影响?

问镜:谷歌此次发难的时间非常致命,选择在手机下生产线与正式发售之前的时间节点,让各厂商天量的投入打了水漂。几大有硬件的手机厂商可以通过其他操作系统回血,但YunOS是真正的血本无归。

操盘的王坚博士也没有得到阿里内部的理解,有次年会王坚博士上台讲话时一言不发,坐在台阶上痛哭流涕,YunOS几个核心团队的人也是如此,内网上甚至有帖子指名道姓骂王坚是“骗子”。

但这次交锋也让原本就控制力薄弱的谷歌安卓体系更加不安,而裂痕很深的三星甚至一度与谷歌分道扬镳。

云计算创始人王坚被质疑,成功后年会上泪奔

观察者网:第二阶段的交锋是怎样的?

问镜:第二阶段其实是谷歌在全球范围内对YunOS的追杀。当时任何一个在海外厂商想要和YunOS合作,一定会收到来自谷歌法务部的关注。利用专利大棒对全球硬件厂商进行震慑,谷歌有了一定的时间来调整安卓的全球战略。

由于第一次交手的失败让YunOS和阿里云的彻底分拆,因此这期间YunOS在寻找自己的技术路径。

当时YunOS与安卓的交锋在谷歌预先设好的软件生态战场之内,因此可供选择的技术路径很少,操作系统先发优势太重要,YunOS必须兼容安卓,不然就是和整个供应链说再见。

那时候各种硬件及可穿戴设备还是概念,很适合在淘宝上销售,因此YunOS又选择了一批硬件创业者一起拓展。可问题很明显,当时还是硬件性能快速爬升的年代,由于缺少大厂的加持,YunOS只能选择低端厂商进行适配,手机均价只有600元,可低端产品从设计时就开始落后,出厂时间又在半年之后,上市后更是无法跟上市场潮流。

整个YunOS生态的进步速度永远追不上安卓生态的膨胀速度,而低端机的用户质量又不高,无法形成有效的正向积累,同时被专利大棒堵在了国门之内,YunOS进退维谷。

所以整个第二阶段,YunOS事实上是在被谷歌单方面追杀,无数的商业合作都被掐死在了襁褓之中,同时,我们由于无法与安卓切割,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是真正的自己,因此这样的情况下亏损是一个天文数字。

观察者网:第二阶段的交锋你们有收获到什么吗?

问镜:我们在追赶整个硬件市场的过程中,看到了谷歌与硬件市场的脱节。2016年内部讨论时形成了一个概念,对谷歌GMS生态的拆解,必须从硬件方面着手。

由于这一时段缺少了三星的支撑,谷歌无法在操作系统中拓展硬件专利池,因此选择加强GMS为发展方向。其操作是将原本属于安卓产权代码的部分大量集成进GMS,从而强化谷歌的软件商店,利用烧钱推起了移动端的游戏大战,并在全世界范围内与各种应用商店进行交锋,硬生生打出了安卓的软件生态。在软件生态这样一个谷歌设立好的战场,YunOS事实上已经没有了胜算。

这个与GMS深度绑定的软件生态,成为了安卓最大也最坚固的护城河,可任何策略做都是有代价的。

一方面大量的产权代码被整合进了GMS,代价就是安卓产权代码池的长期停滞;另一方面是谷歌主导的硬件创新长期停滞。

很多人认为安卓在这一时期百花齐放,但需要注意的是,开发出新功能、新设备的创新产权并不属于谷歌,而是属于各大手机厂商。散装的安卓手机厂商对安卓系统进行反哺并不上心,但利用安卓技术做手机却可以积累属于自身的技术资产,所以安卓体系在谷歌应用商店达成事实上的垄断时,还能极速扩张。

反观此时,谷歌的各种发布会都是与应用市场、营收分成之类的运营相关,安卓的创新来源事实上已经聚集在华强北。

观察者网:这之后的YunOS还有哪些动作?

问镜:第二次交锋的失败几乎彻底打垮了YunOS的心气,两次失败之后,YunOS也先后在H5小程序、AI芯片以及万物互联领域尝试过自救。

H5小程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摆脱谷歌的GMS规则,甚至连三星都再次与我们接触,但这一思路遭到了国内所有超级APP的抵制,因为此时大数据随着阿里云的进展开始流行,超级APP开始珍惜自己的地盘,所以YunOS在阿里内部都很难获得支持。

在AI芯片的摸索让YunOS看到了万物互联的方向,这是因为万物互联瞄准了谷歌没有硬件制造的缺点,通过整合产业链去争夺安卓体系的主导权,操作系统只是一个旗帜,这个旗帜叫YunOS还是HarmonyOS并不重要。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万物互联的口号可以进一步打击安卓的产权占有率,增大全行业硬件厂商的话语权,从而进一步让安卓远离制造端。这对于安卓而言是一个赤裸裸的阳谋,因为长期将精力集中在GMS,谷歌并没有足够的筹码在万物互联的时代用GMS去造一个全新的护城河。

但操作系统是一个比钱多、比血厚、比命长的战争,可YunOS无论是团队心气还是在公司的话语权,都已经力不从心,最终只得退场。

观察者网:从YunOS老兵的角度,你是怎么看HarmonyOS的?

问镜:HarmonyOS的处境其实比YunOS更加艰难,但HarmonyOS却具备着其他人无法想象的优势。

首先是华为在通信领域的积累。华为通信技术的家底之厚是难以想象的。万物互联对包括谷歌、阿里等软件厂商在内的玩家都只是一个口号,对华为这样的通信巨头却是他们的必经之路。5g已然在手,如果现在无法实现互联,未来的6g甚至是789g总有达到的时候,因为通讯功能是万物互联的核心技术之一。而且主动权和主导权还在华为自己的掌握之中,只要资金链不断,华为积累的技术专利护城河可以让所有玩家感到绝望。

其次就是中国需要自主的操作系统。从国家、产业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一款给整个民用制造领域做引擎的操作系统。假如万物互联时代遇到安卓对整个中国制造说不的极端场景,第三方硬件可以从鸿蒙的角度把产品销售出去,这是一次对整个国内制造业的兜底。

当华为选择把Open Harmony进行开源,从国家及产业的角度来看,HarmonyOS就已经取得了成功。这也是YunOS当年并不具有的勇气。

第三是华为拥有良好的设备基础和用户根基,即便遭到了制裁,华为还有足够多的高端设备去展现自己系统的优越性,而且华为本身的存量用户足够高端,也能够为华为争取到数年的窗口期。如果华为将自身存量的手机进行升级,其市场占有率就会超过8%。

对于合作厂商而言,即便是已经搭载了安卓的设备,华为也需要去争取为升级鸿蒙留一个接口,把各种硬件铺设出去才是生存之道。主动与安卓切割并不可取。

观察者网:那你认为HarmonyOS未来能做到一统江湖吗?

问镜:目前来看并不会。从市场角度来看,HarmonyOS是操作系统的后来者,应该用新东西去争取认可,仅仅走别人的路只能满足最低层次的需求。

华为可以选择的方式是,通过操作系统把自己的新技术推销出去,拉拢属于自己的体系。比如一定要让合作方感到有利可图,而HarmonyOS也必须要让各方看到足够的卖点。在万物互联层面,目前的华为有快速扩散自己专利的需求,所以应该会更乐意用核心专利来进行操作系统的深度整合。

但现在除了电视机、扫地机器人、手表、耳机等各类产品之外,万物互联充满绝对代表性的核心杀手锏还在培育之中。HarmonyOS需要在5g的关键节点,打出一场具有震撼效应的硬仗。

目前国内各一线手机厂商在事实上已经成为安卓领域割据一方的诸侯,比如国内的两家手机厂商OPPO与vivo,在外界看起来是非常佛系的。这是因为硬件厂商的市场周期与互联网思维并不一致,硬件铺货也是一个巨长的周期,即便强如苹果,OV的市占率也已经追到了苹果的屁股,只是在高端市场上略有所欠缺而已。

从传统硬件厂商的角度来看,OV这种属于正常企业,而华为其实才是“异类”。

OV只有稳住自身的节奏,在各方竞争中不对外表态,才是最符合商业逻辑及自身利益的做法。如果真到了HarmonyOS拥有核心亮点的时候,再出面表态同时支持安卓和鸿蒙,而不是将自己绑死在某一个操作系统上。低调与佛系让OV拥有了更灵活的操作空间,但短期内宣布接入HarmonyOS不具备操作的可行性。

观察者网:我们该如何理解操作系统间竞争的本质?

问镜:操作系统的本质是构建一个生态系的产权,以产权撬动行业,引领乃至驾驭行业,才是让操作系统伟大的原因,成败的关键一直都是产权的分量,分量足够才能催生商业模式,从而让生态循环,自我进化。

技术线路的选择只是产权的外衣,并不是产权本身。

初生的操作系统是脆弱的,YunOS面对谷歌压力时的窘迫,说明如果不是一条赛道的创建者,技术线路并不能成为产权的核心,YunOS一直没能及时找到匹配的核心产权,导致了落地时的艰难。能让技术线路成为产权本身,只是知识产权法律框架下先发优势带来的特权。鸿蒙应该引以为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