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客商剧减、成本激增、商家关店 “世界灯都”如何承压

2021-09-24 07:28:45 第一财经日报  吴绵强

  [ 赵福龙介绍,往年行情好的时候,公司年销售额达上亿元,可是从去年疫情开始,生意受到巨大影响。据他介绍,今年的销售量与2019年时相比,基本是断崖式地下滑,一方面由于房地产行业调控,内销受到较大影响;另一方面,同样因为疫情,外贸客户量在下降。 ]

  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路边硕大的招牌显示这里是“世界灯都,中国古镇”。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采访发现,过去这里全球客商汇集,如今却是客户踪影寥寥。

  消失的客商

  古镇的灯饰产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经过近40年的培育和发展,已形成以古镇为中心,覆盖周边三市11镇区、年产值超千亿元的灯饰产业集群,成为世界性灯饰专业市场之一,是国内最大的灯饰专业生产基地和批发市场,产品不仅畅销中国内地,还出口到中国港澳台地区、东南亚、日本美国及欧洲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古镇素来是全球灯饰产业贸易的中心,这里并不缺乏有竞争力的产品,可是目前内贸客户和外贸客户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第一财经1℃记者在古镇最大的灯饰广场——华艺商场看到,前来选购产品的客户并没有想象中多。每年8月是制造业下游客户采购季,华艺灯饰广场为了吸引全球客商,刺激购买力,都会举行盛大的“8·18采购节 砸金蛋”活动,今年这一活动却延迟到了9月。

  “主要是今年8月华南疫情反复,这段时间基本没有人来古镇。”某灯饰品牌董事长赵福龙说。他的公司是古镇较大的艺术灯饰企业,高端的设计师定制产品是其特色,但目前的情况是,“高端的设计师没法过来,外贸客户也没法过来”。

  赵福龙介绍,往年行情好的时候,公司年销售额达上亿元,可是从去年疫情开始,生意受到巨大影响。据他介绍,今年的销售量与2019年时相比,基本是断崖式地下滑,一方面由于房地产行业调控,内销受到较大影响;另一方面,同样因为疫情,外贸客户量在下降。

  另一家灯饰企业的副总裁卢伟林介绍,以往长期有3000多名外国人常驻古镇,他们是来自中东、南亚以及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采购商买手,“这些外商每年住在古镇的时间超过三个月甚至半年,除了购买灯饰产品之外,还在这里工作及生活,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消费还拉动了商业。”

  “现在古镇内活跃的外国客人估计不足200人”,疫情之下,许多外国客商不能来到古镇,而去年下半年开始的海运费成倍增长,导致下了订单也不能正常出货,外贸生意严重受阻。

  成本激增

  每天早晨一起床,赵福龙最发愁的还是客流量以及如何做出爆款。场地租金、工人薪资,以及物业费等各项费用累加,他已经欠了几万元债务。

  “像我们这样的一个展厅,除了每年200万元的固定租金之外,从设计、装修到产品上新交替,一个月的保守费用开支高达90万元,一年差不多有1000万元的营销开支,但实际做生意的时间最多10到11个月。”赵福龙说。

  据他介绍,如果要实现盈利,需要将年销售额做到3000万元以上,“才能基本兜底住固有开支,并好好生存下来,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到哪里去找3000万元的生意呢?”

  整个行业都在承受巨大压力,其中之一就是成本激增。

  “过去我们主要以价格等优势获得订单量。”古镇一位灯饰企业老板说,今年初以来,原材料价格持续增长,侵蚀了订单利润。

  在灯饰产品原材料中,黄铜从最低价时不到3万元/吨,涨到了8万元/吨;亚克力材料、塑料材料、泡沫材料以及生铁等材料,也出现不同程度的涨幅。赵福龙最近算了一笔账,截至目前,涨价之后的原材料支出占到经营成本的40%以上。

  “今年的涨价跟以往不一样的是,过去原材料涨价之后过一段时间会往回落,具有一定的周期性,但今年一直没有回落,只要不继续涨价,就算价格下降了。”赵福龙说,有些成熟的产品之前与客户都已定好出厂价格,原材料涨价之后,订单利润变得微薄,现在又不可能将压力传导到客户端进行涨价,实在一筹莫展。

  据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灯饰产品款式不一,原材料达几万种,因此许多灯饰产品的原材料还无法形成集约式采购,也没办法囤积库存。

  “由于每个客户有不同的喜好,大家所需要的产品都不一样。我们在采购原材料的时候没办法形成一个集约式的采购批量,因此就没有议价优势。如果能在当地形成通用原材料,比如铁、铝、铜、塑料、玻璃、包材等交易平台,将有助于降低行业整体的采购成本。” 卢伟林说。

  “现在不单单原材料涨价,人工成本也在上涨。”赵福龙介绍,灯饰行业目前仍有85%以上的产品,需采用手工制作完成,因此对熟练技术工人的要求更高。从去年开始,当地普通工人、销售人员等多种岗位薪酬一路上涨。

  关张或者转型

  古镇灯饰产业覆盖周边三市11镇区,涉及50万产业工人、10万个注册经营企业,大约有3万家企业经营成品灯饰,同时还有上下游的灯饰经营企业7万家,大部分以中小微企业为主。

  “这几万家中小微企业,它们的抗市场冲击、风险能力都较弱。”卢伟林说,除了原材料暴涨等带来的直接成本压力,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不断加码,终端的家居建材用品需求降低,灯饰照明产品普遍受到较大影响。

  第一财经1℃记者发现,多重压力之下,古镇的不少企业已经关门歇业。

  据古镇一家大型灯饰商城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商城内有几百家店铺,今年以来已有超过10%的店铺关门歇业,不再续租,“主要还是疫情影响,许多低端的经营品牌难以为继。”

  还有一批企业是在转型过程中没有找到方向的经营户。以前很好卖的产品,现在市场冷淡,倒逼它们退出。

  在赵福龙看来,过去很多拼价格、走量的制造型工厂,现在需求量急剧下降,很多顶不住压力,只能关门歇业,疫情只是加速了淘汰。

  现实是,整个市场都在变。

  “过去大家买灯饰产品,不管内贸客户还是外贸客户,基本都会来古镇,如果在镇上有一个比较好的铺面位置,就很容易做全世界的生意。现在进入新媒体时代,电商渠道正在不断地打击线下市场,这种情况也在悄然发生改变。”赵福龙说。

  以前,古镇灯饰行业只要在营销、研发和生产中能有一个强项,企业就已经活得很好,但现在环境不一样了,团队既要懂营销,生产研发也要有创意和风格,并且生产环节必须严谨、规范,否则无法在市场上竞争。

  据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目前古镇的头部灯饰企业,正在谋求产业转型,方向之一是智能化。

  卢伟林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古镇许多灯饰企业处于传统赛道,并不具备从事智能软件、智能硬件、智能系统和平台以及搭建云服务的能力。未来灯饰产品想要实现智能化应用场景,需要通过这类产品的研发,制造出更多爆款,以此吸引更多年轻人。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