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悲观主义者”的开门红

2022-01-08 20:00:00 老斯基财经 微信号 

  咱普通人,最重要的是守住资产不缩水。

  2022年刚开年,马斯克就说了句吓人一跳的话。

  有网友问他,下一次经济衰退会在啥时候。

  他说,就在2022年的春夏之交。

  嗐,马斯克还是太年轻,瞎说什么大(实)话。

  在斯基看来,经济衰退啥的,命题太宏大,离咱普通老百姓(603883)太遥远。

  但吓人确实还是吓人,毕竟春江水暖鸭先知,咱一不小心,就是那只鸭。

  年末,斯基刚盘点了一下资产,看见股票账户上的新能源股,一阵阵腰疼。

  原来全球看好,现在半死不活,甚至随时可能超生。

  反映到账面上,就是腰再疼,也不敢买肾宝。

  经济衰退是遥远,咱普通人,最重要的是守住资产不缩水。

  可是说说简单一句话,实际上翻车是常态。

  斯基刚买新能源股票的时候,说给谁听都被夸。等到了年尾,根本不敢跟人提这茬。

  咱这样的投资失手,很常见,但也很要命。

  投资的时候以为是价值投资,结果是长线套牢。

  2022年连马斯克都说他不大看好,那像斯基这样的普通人该怎么办?

  2022年的A股市场,投资者预期从赚钱,一路滑坡至不亏钱。

  大部分的投资群里面都是比惨大会,但斯基表妹周五晚上发给我一张截图,她买的一款非热门基金,开年倒是四连红。

  来源“天天基金”

  斯基自己没买过这个,就问表妹,你咋选出的这个基金。

  表妹给我转发了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姜诚的一篇投资感悟,说自己看了这段话,觉得这经理有意思。

  我的建议是不要考虑赚钱效率的问题,不要想着如何尽快把钱赚到,因为价值投资永远解决不了赚钱效率的问题。但它并不表示做价值投资赚钱一定慢,只是它保证不了赚钱一定快。

  我们要辩证地看这个问题,就是价值投资的目标出发点不是赚快钱,有可能赚到快钱,也有可能赚不到快钱,但是一定不要把赚快钱当做目的,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之后,心态也就不成问题。

  哪有基金经理说自己不考虑赚钱效率的?

  再仔细看了下,他的代表产品中泰星元灵活配置混合A在过去三年分别获得了32.00%和41.78%、26.66%的年度收益,在同类基金排名中均处于中上水平,但在同类型风格的选手中却是佼佼者。

  2022年开年这一周,市场大跌的背景下,姜诚管理的几只基金红得让人嫉妒,跻身同类基金排名头部。

  好吧,人家有底气说自己不考虑效率。

  再后来,我发现姜诚在自家公司的公众号上,写了不少投资感悟。

  有人问姜诚,说自己买的低估值基金赚得不多,想换到别的板块去。

  姜诚很直接地说,类似这样的想法,是多数人亏钱的主要原因。绝大多数人都希望准确预测到上涨的板块,拉长线来看,这样选择的结果是大家整体加起来似乎赚不到钱,是高度内卷的博弈。

  姜诚还说了,他的出发点,是赚企业价值创造的钱。买股票前,他会问自己,如果这只股票不能卖,自己还愿不愿意买。

  在提到怎么选重仓股时,他说,要根据悲观的情况出价,他喜欢用很厚的安全边际去面对不确定性。面对一只股票,姜诚会去想最差的状态是什么,然后根据这个情况估价,再去买。

  姜诚还是个爱读书的人,特别爱读历史书。在他的推荐书单里,不少都是历史类的好书。但他说:

  选择书的时候需要注意,读起来轻松且有趣的书,成色往往不足。

  另外他还有个比方,说投资是结婚,不是谈恋爱。

  这么一说,斯基大概就明白了,你要是冲着能分别人多少家产,而去交往的对象,只怕还没摸到结婚的门槛就会被“out”。

  你认认真真挑个人品好、性格好的姑娘,真心实意地交往,成家后日子大概率差不了。

  除非你非要学斯基这样,太热衷投资还老看走眼。

  姜诚说自己是“愿意慢,未必慢”,说到这个,斯基想到了郭靖。

  当年江南七怪和丘处机打赌,各自教郭靖和杨康武艺,长大后比一比。

  回到这俩娃娃五岁时,任谁看到郭靖这孩子的表现,都要为江南七怪掬一把泪。

  这孩子,不机灵。

  这个赌约,九成九怕要输。

  偏偏就是这个武侠世界中最有名的“慢孩子”,最后长成了一代大侠,说出了“侠之大者,为国为家”的话。

  郭靖这样的“潜力股”,被江南七怪抽中,多少有点运气成分。

  但在姜诚这里,运气变成了更为严谨的科学。

  在姜诚的眼里,投资更像是考古学,用最基本的工具还原最基本的事实。对基金经理来说,真正需要的是挖掘事实的能力。

  他还说:

  我们以长期的、历史的和周期的视角平等地看待所有行业和所有股票。

  他说他第一次深入了解一家上市公司时,会强迫自己在案头工作的过程中提出100个以上的问题,比如产品的基本原理、技术要点,比如公司的成长经历、行业变迁等。

  这些问题,会帮他勾勒出更加完整细致的企业轮廓。

  他看企业的角度,和他选择历史书的原则有所类似。

  优秀的史书多是枯燥的,故事性不强。同样的,一个优秀史学家的主要任务,也只是还原历史事实,而不是演绎出一个个精彩故事。

  姜诚说自己喜欢满足“长坡、厚雪、慢变”这三个条件的股票。长坡指行业空间大,厚雪指利润率高,慢变指创新要是渐进式的而非颠覆式的。

  斯基研究了一下,姜诚对颠覆式的创新很警惕,更喜欢渐进式的创新。很大一个原因在于,颠覆式的创新往往是对行业新进入者是友好的,对原来的领先者不友好。

  姜诚说他要找的是领先者强者恒强的格局,所以慢变、渐进式的创新,对领先者是有利的。

  投资是与人性对抗的过程,贪憎爱恨痴,大部分人都免不了。

  说到价值投资,就有点像龟兔赛跑。

  谁都觉得,只要像乌龟一样坚持,看准方向,一定能成功。

  但是,龟兔赛跑的故事,现在已经有了变化。

  很少会有跑得快的兔子,停下来休息,结果让跑得慢的乌龟超车。

  只有跑错坡的兔子,不小心摔倒了甚至摔死了,才有可能留下空间让乌龟超车。

  另外,乌龟本身也有可能爬错坡,它一旦出错,失败会比兔子更惨。

  但哪些兔子不会跑错坡,哪些乌龟能够持续前进,要说到分辨这个,斯基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且非常有耐心的人。

  姜诚仔细地解释过他眼里的价值投资:低价格,高质量;高分子,低分母。

  高质量和低价格,两个都得要。看起来矛盾,其实未必。

  在雪球的访谈中,姜诚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低价格”和“高质量”的关系貌似是相悖的,其实不然。我们不能和市场先生赛跑,但是可以耐心地等待它出价。

  不和市场较劲,耐心等待市场给机会;不为乐观情绪和激情买单,却用悲观情境筑起安全边际。

  2022年的开门红是运气,却不完全只是运气。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天窗斯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