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产业链重构 中国如何应对

2022-11-21 09:29:04 第一财经  李海涛

  中美经贸摩擦、俄乌冲突、极端气候等风险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全球产业链的重新调整与配置不可避免。在全球产业链重构的进程中,中国会受到怎样的冲击?中国经济增长复苏的大局会受到怎样的改变?我们认为,中国应当以更加开放、更加市场化的方式主动适应并引导全球产业链重构的进程。

   全球产业链重构已经成为新的趋势

   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总体上看也是全球化不断深化的历史。全球化在1990年到2007年间发展最为迅速,其原因包括交通基础设施的提升、通信技术的进步,以及贸易壁垒的降低等。

   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全球化不断推动各产业链的全球化布局。这种产业链的全球化布局以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为基本逻辑。跨国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效率及成本的最优解决方案,各种零部件与半成品在全球各地穿梭往来。在这种全球化的产业链布局模式中,生产流程分布在不同国家或地区。单个企业往往专注于特定的生产环节,而不是独自完成产品的整个生产过程。由于产业链的全球分布及高效运作,所有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布局的国家如中国、泰国、越南等国家的生产率和收入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贫困人口数量也大幅度减少。

   但全球产业链的发展近些年受到了挑战,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趋势。事实上,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产业链扩张就开始出现放缓的迹象。近几年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问题对全球化的产业链布局形成了新的压力。

   1.疫情对全球产业链的冲击。

   疫情进入第三年,对全球经济不论在供给侧、需求侧还是流通环节都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以2022年上半年为例,上海及周边地区疫情以后,上海港及附近宁波舟山港等待的集装箱船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几乎是2021年同期的3倍,上海港的货物吞吐量下降了约40%。包括特斯拉、本田等各大企业的生产流通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全世界的供应链都受到震动。

   2.俄乌冲突冲击全球产业链。

   俄乌冲突对全球产业链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首先是严重冲击多种大宗商品的供应。俄乌两国是石油、天然气、粮食、多种有色金属的重要产地和出口来源地。俄乌冲突的长期化严重影响了这些大宗产品的供应。

   其次,共同遵守的贸易规则受到了极大挑战。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美国、欧盟等西方国家纷纷对俄罗斯实行制裁,将俄罗斯踢出各项贸易组织,跨国公司纷纷撤出俄罗斯市场。俄罗斯主要银行被排除在SWIFT支付体系之外,海外资产也被没收或冻结。政治因素取代贸易规则,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受到严重打击。

   由于俄乌冲突的影响以及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行广泛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经济主动或被迫开启了与西方经济脱钩的进程,对产业链全球化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从纽约联储银行发布的全球供应链压力指数(GSCPI)可以看到,从2020年开始,由于疫情、俄乌冲突等多方面的影响,全球供应链承受的压力急剧上升,而且这些压力预计将会长期持续下去。基于全球产业链面临的压力以及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世界各国以及许多企业开始重新思考自身的全球化战略,全球产业链重构成为新的课题与潮流。

   产业链重构对中国的影响

   产业链重构必然对世界各国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中国也无法例外。最近几年,中国已经开始出现部分产业外流的情况。

   电子信息行业,2019年三星关闭了所有在华手机工厂,越南成为三星在海外最大的生产基地。2022年4月,全球知名芯片制造商安森美宣布将其在亚洲的四个配送中心之一的上海配送中心迁至新加坡,并将关闭中国的全球配送中心。

   家居行业,中国家具在美欧日韩家具进口的金额占比已经从2018年的52.8%下降至2020年的43.5%;通信终端占比从62.6%下滑到2020年的57.4%。2020年起,越南取代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家具供应国。2021年越南木制品及家具出口金额145亿美元,同比增长17.2%。

   纺织行业,中国最大的棉纺织品制造商之一的天虹纺织自2014年起开始建设越南海河工业园区,打造从原料生产到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基地。中国色纺纱巨头百隆东方(601339)在越南已拥有超过100万锭纱的总产能,占百隆总产能的60%。2021年7月,百隆又在越南新建39万锭纱线项目。越南区域已经占到百隆东方总营收的六成左右。

   这样的产业外移会不会造成中国产业的空心化,降低中国的全球竞争力?

   必须看到,产业链转移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现代经济社会已经发生了许多次较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其中规模比较大的几次转移包括:

   其一,19世纪中叶以后,伴随着美国的工业化进程,欧洲工业向美国大规模转移;

   其二,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伴随战后重建进程,部分美国产业向欧洲、日本等地转移;

   其三,上世纪70年代以后,部分日本产业如家电、化工向韩国、中国台湾、东南亚等地区转移,亚洲“四小龙”开始崛起;

   其四,中国改革开放尤其是加入WTO后,全球产业尤其是制造业向中国大规模转移。

   随着经济发展以及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一些原本的生产要素优势例如廉价而充沛的劳动力供给已经逐步减弱。在这种情况下,部分产业必然会选择新的更具比较优势的落脚点。

   这一类的产业转移是符合客观经济规律的,而且产业转出方和转入方都会从中获益。以中国产业外移最大的目的地东盟为例,2020年起东盟取代欧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2021年,中国与东盟货物贸易额达8782亿美元,同比增长28.1%。其中,中国对东盟出口4836.9亿美元,同比增长26.1%;自东盟进口3945.1亿美元,同比增长30.8%。在这一轮的产业转移中,中国和东盟实现了双赢。

   必须反对违反市场规律的产业限制政策

   需要高度警惕的是扭曲市场规律的产业限制政策。近几年来,美国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目的,不断推出违反经济规律的产业政策,试图推动全球产业链的去中国化。

   首先,美国以美中贸易逆差为借口,挑起与中国的贸易摩擦,大幅提高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中国产品出口美国的平均关税税率已从2018年6月的3.8%提升至2022年中的19.3%。范围覆盖了中国出口美国产品的66%,涉及金额约3350亿美元。非市场化的关税加征伤害了中美两国之间的正常贸易,对世界经济也造成了十分不利的影响。

   其次,美国又联合其盟友,试图打造一个对抗的经济联盟,进一步降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影响力。2022年5月,美国公布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计划,是一个“独立于中国的安排”。

   以美国推出的芯片与科学法案为例。该法案明确要求新能源电池所用矿物材料的40%要由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开采加工,到2024年这一比例将提升至50%、2027年提升至80%,到2029年电池部件必须100%在北美制造。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唯一既具备新能源产业竞争力同时又和美国没有自贸协定的国家。

   这一系列的法规与协定针对中国的意味十分明显,不但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利益,对美欧等国也同样不利,必须坚决反对。

   面对全球产业链重构,中国应当如何应对

   面对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大环境,中国靠什么来实现产业升级、拉动经济增长?

   首先,必须增强自身的科技创新能力。中国未来的发展必将越来越依靠科技进步的贡献。增强自身的科技实力是应对产业链重构、实现产业提升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我国在最近几年对科研方面的投入力度不断增强,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在不断提升。

   其次,在加强自身科研投入的同时,也不能关起门来搞建设。应当看到,在许多科学及技术领域,西方发达国家相对中国仍然处于领先地位,向包括美、欧在内的其他国家学习,仍然是中国经济重要的提升途径。

   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实践过程中,中国的光伏行业就是通过对外学习,成功实现产业升级的典型成功案例。

   光伏的研究和产业化都始于西方发达国家,20世纪90年代以前,中国的光伏技术及产业化水平都十分薄弱,几乎所有的光伏产品都依赖进口。

   20世纪末,中国向美欧日等发达国学习,大规模引进光伏产业相关技术及设备,从头开始打造光伏产业链。依托中国完整的制造业及综合成本优势,中国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建立起了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光伏产业。目前,中国光伏行业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光伏产品不仅可以满足中国国内需求,而且出口到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光伏制造可大致分为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四个环节,2021年中国这四个制造环节的全球产量占比均在75%以上。

   通过对产业链转移的分析可以看到,对待全球产业链重构,消极抵制或听天由命不是办法,主动适应变化的环境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

   对于一部分确实失去竞争优势的国内产业,主动迁移到更具竞争力的国家或地区不失为明智之举。但更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增加自身的科技及创新能力。中国具有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同时还享有丰厚的工程师红利,在全球产业链重构的新形势下仍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李海涛系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企业家学者项目副院长,祝运海系长江商学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海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