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董事长人选落定 长江财险高层震荡期结束?

2020-10-24 08:44:02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宋文娟 北京报道

近日,总部在武汉的财险公司——长江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财险”)召开干部大会,湖北省省委组织部任命叶战平为长江财险党委书记,推荐为董事长人选。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27日,长江财险前董事长杨晓波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长江财险出现董事长空缺,湖北国资委向长江财险派驻工作指导组,叶战平作为工作组组长进驻长江财险。不过,叶战平的董事长任职,仍需经长江财险股东大会相关程序和银保监会的董事长任职资格审批。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长江财险董事长人选已定,但其总裁人选经历种种波折之后依旧空缺。此前,2018年6月底,长江财险拟任总经理宋静刚任职资格罕见遭监管否决。2019年1月,长江财险宣布孙明清为拟任总经理,不过,孙明清的总经理任职资格亦未获得批准,而伴随着股权变更,长江财险经营权由国电集团移交到湖北国资,到2020年一季度时孙明清已不再现身长江财险的高管团队之中。

9年5位“总裁”

湖北国资委的官方信息显示,叶战平系湖北房县人,1967年7月生,中央党校大学学历,1988年7月参加工作,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竹山县委常委,竹山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竹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共青团十堰市委书记、党组书记,十堰市茅箭区委副书记、区政府代区长、区长,十堰市茅箭区委书记、区长,十堰市茅箭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郧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黄石市政府副市长,黄石市委常委,黄石市委常委、副市长(协助市长负责政府日常工作)。任湖北省政府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

在湖北国资委任职期间,叶战平负责政策法规、规划发展、国企改革、党委巡察、国企党建群团统战和省直机关脱钩企业托管中心等方面的工作,分管政策法规处、规划发展处、企业改革处、党委巡察工作办公室、党建工作处和省直机关脱钩企业托管中心,完成党委会、主任办公会交办的其他工作。

巧合的是,长江财险前任董事长杨晓波,也曾担任过黄石市委副书记、黄石市市长。除此之外,叶战平和长江财险前任董事长杨晓波一样,均无金融相关从业经历。

除董事长之外,长江财险的总裁变动更加频繁、曲折。

长江财险成立于2011年,总部设在武汉,是湖北省第一家财险公司。在其成立之初,拟任总经理为邵国勇,2013年9月,郑则鹏经原保监会核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的任职资格,此后在2014年6月担任总经理一职。2016年4月,郑则鹏辞去长江财险总经理职务,前董事长杨晓波代行总经理职责。

2016年二季度,长江财险向原保监会报送了彭柱石作为临时负责人,2017年3月,原保监会正式核准彭柱石长江财险总经理任职资格,但两个月后(2017年5月)彭柱石即辞去总经理职务,其经营管理临时负责人(拟任总裁)变成了来自国电集团的宋静刚。

但由于宋静刚缺乏金融保险机构的从业经历,在2018年6月底,宋静刚任职长江财险总经理的任职资格被监管否决,此事曾在行业引起广泛关注。

2018年7月,孙明清出任长江财险临时负责人,在长江财险之前,孙明清曾任国电华中分公司副总会计师兼财务产权部主任、国电福建电力有限公司党组成员、总会计师。

2018年10月长江财险披露,因公司总经理选聘正在进行中,其延长孙明清临时负责期限,延期至拟任总经理到任为止。2019年1月,长江财险表示孙明清为拟任总经理,按公司章程和监管规定履行相关程序。

不过,2019年第四季度,孙明清的身份就变成了长江财险党委副书记、财务负责人、工会主席。2020年第一季度后,孙明清不再现身长江财险高管团队,这或意味着,今年以来长江财险的总裁职务再一次出现空缺。

记者总结发现,在长江财险成立9年间,其总共有5位拟任总裁,但经过监管核准的只有两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其都是只有临时负责人而无总经理的状态。

亏损5亿多元

作为唯一一家总部在武汉的财险公司,长江财险的筹建与发展可谓备受当地呵护。

长江财险发起股东包括国电集团和湖北当地国资。

2018年,长江财险的第二大股东武钢集团、第三大股东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分别对外转让股权并退出,而接盘者则是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以下简称“联投集团”)、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湖北交投”),股权变更后,联投集团持有长江财险的股权由之前的14%上升至32.67%。目前联投集团持有长江财险32.67%股权,国电集团持有20%,湖北交投持有16.67%,湖北能源(000883,股吧)持有16.67%,国电资本控股持有14%,虽然国电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持有长江财险的股权达到34%,但是联投集团、湖北交投、湖北能源三家合计持股比例达到了66.01%,湖北国资为其实际控制人。

不过成立以来,长江财险发展乏善可陈。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长江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只有2.04亿元,净资产只有6.94亿元,换言之,其12亿元的注册资本金,经过近9年的发展已经亏掉5亿多元。

虽然其综合偿付能力和核心偿付能力仍是235%,能满足监管要求,但是6亿多元的净资产会影响其抗风险能力和承保能力。

对此,湖北银保监局一级巡视员马全平在调研长江财险时曾明确指出,要进一步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积极与股东沟通增资扩股。

找股东“要业务”

虽然长江财险并未明确提出下一步的发展思路,不过今年7月份,还是长江财险工作指导组组长的叶战平在拜访大股东湖北交投时提出,下一步将指导长江财险做好打基础、管长远的战略规划,在互联网销售、战略客户建设、丰富产品线等方面持续发力,争取为股东单位做贡献,同时,长江财险将进一步探索挖掘与股东单位、在汉央企、省属国企等大型企业的战略业务合作,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希望股东能够给予更多的业务支持与战略协同帮助。

同样在7月份,叶战平拜访湖北能源集团、联投集团时也提到了同样的想法,“希望联投集团等股东单位进一步发挥资源优势,深化战略合作,给予更多支持”。

在长江财险召开2020年上半年经营工作总结及下半年经营工作部署会上,叶战平再次提出,公司战略资源部要尽快运作起来,把股东业务和重要的战略资源客户抓在手里。

8月份,在拜访湖北省应急管理厅时,叶战平提出,希望充分发挥长江财险总部在湖北武汉、承保与理赔“首席核保核赔”服务权限均在总部所在地的条件与优势,进一步参与湖北的安全生产责任保险项目并提供更好的服务。

不过,面对6亿多元的净资产,长江财险的承保能力和抗风险能力都有限,其所谓的承保与理赔“首席核保核赔”服务权限与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比起来作用亦相当有限。

事实上,从成立开始,长江财险的业务就高度依赖股东资源。此前,国电集团曾为其保险业务贡献良多。不过,目前国电集团虽然持有长江财险34%的股权,其在长江财险的董事会却只仅有“一席之地”,伴随着股权变更,长江财险的经营权也已由国电集团移交给湖北国资,未来长江财险与国电集团还会有多少业务层面的互动?如果独立开拓市场业务,则又会面临诸多挑战。

某保险公司高管认为,这位组织部任命的董事长,一方面将面临此前无金融从业经历,现在要思考一家地方保险企业的管理运营。另一方面,正值车险综合改革期,在马太效应明显、强者恒强的财险业,还要面临中小险企困境凸显的行业大环境,叶战平未来担子无疑将会很重。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