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董璇:江湖要她直面,她说好的

2021-02-23 20:30:39 和讯名家 

董璇曾一度怀疑自己的泪腺出了问题,在最低谷的时期她也几乎没有哭过,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多年的舞蹈训练经历提升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谈到来参加综艺的心境,很多「姐姐」说舞台表演如何,说挑战自己如何,她也只是平和地说,要相信自己,鼓励自己,也鼓励别人。董璇好像真的把自己活成了一名江湖人,豁达又洒脱。如她一直在镜头里的样子,平静又美丽。

#书写她力量#,走出那个特定时间段,董璇留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欢迎在留言区分享。

"

作者|卢枫

巩俐的传奇停留在几代观众的记忆中,被媒体冠以「小巩俐」称号的后来者则是一批又一批。演了18年戏,「小巩俐」一直都是贴在董璇身上的标签。

00后的年轻观众可能对此不是特别熟悉。前不久刚收官的武侠剧《有翡》中,董璇扮演的段九娘,与女主角周翡的外公李徵有一段执念虐恋。九娘因心爱之人去世而疯癫半生后遭暗算下线,评论区有00后网友说,这是自己第一次认识到,在新时代下的江湖中,有一位演员叫董璇。

更多90后观众则开始追忆董璇入行早期的《雪花女神龙》等作品,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对童年女神白月光的回忆杀。

乔振宇饰演的欧阳明日一句「独拥佳人一夜」,董璇饰演的女主角上官燕为救官配司马长风卸去黑白系侠客装扮,伴着夜色走在雨中长廊……罗曼蒂克的江湖复仇,因为这些自带江湖人扮相的演员而恣意了不少人的成长。「看到段九娘的造型,一种熟悉的感觉。」有人评论,「透着那种英气,好想说一句,久违了,上官燕。」

已过不惑之年的董璇,也开始如前辈巩俐一样,有了跨代际的观众。

她自己倒是更加活在当下。大约两年前与《雪花女神龙》的制片人李鹏重聚时,李鹏打趣她,突然问她上官燕去找欧阳明日帮忙时她的内心戏台词是什么。

董璇被问蒙了,「这么多年我早就将往事留在风中」,倒是李鹏还能倒背如流。

离婚风波后的三四年里,董璇其实很少直接回避谈及「往事」,接受采访时常被问到很多关于婚姻和爱的问题,她没有迂回闪躲,说自己依旧相信爱情。

只是对于更广泛的大众来说,在董璇的身上,因为曾经的婚姻伤痛、热搜话题,和时至今日依旧排在前几位的词条关联,总是带着相对强烈的悲剧色彩。翻看了近几年的评论,骂她的人不多,怜爱她的人不少。

在《浪姐2》第二现场的那英,听完董璇在初舞台演唱完自己的代表作《梦一场》后说,她在演唱时的情绪和想要表达的感觉,令人心碎。

董璇演唱《梦一场》

董璇没有直面解释过选择这首歌的原因。《新京报》在今年1月底采访她时,曾经问过相关的问题,她当时只是说,选歌时不知道那英要去参加节目,等到知道后已经不能换了,「技术上肯定唱不过她(那英),我只能说,是用我的真感情去唱这首歌的。」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董璇一直展现地很自在。

这个曾经被总政歌舞团一眼相中挑进舞蹈系的东北姑娘,在首次公演与杨钰莹、程莉莎等其他四人换上复古又有几分可爱的装扮,相对高质量地完成了一首迪斯科舞曲的唱跳表演。最后因现场投票结果不尽如人意时,她也只是说,享受过程最重要。

曾有评论,好的电视剧,都是在写命运的无解、在写人物的纠结、在写选择的两难。《雪花女神龙》同名主题曲中有一句歌词,「无奈、无奈、无奈,江湖要我背对着你。」这道尽了上官燕内心深处在家仇恩怨与个人情愫间的纠结心境。

但也有人评价说,董璇不像上官燕,她从不做生活的逃兵。

她在采访中回忆过那段时间自己不知道背叛的真相究竟是如何时,仍尽了妻子所能做的。「你能帮到一个人,是给别人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毕竟是曾经的一家人。」

谈到来参加综艺的心境,很多「姐姐」说舞台表演如何,说挑战自己如何,她也只是平和地说,要相信自己,鼓励自己,也鼓励别人。

董璇好像真的把自己活成了一名江湖人,豁达又洒脱。如她一直在镜头里的样子,平静又美丽。

她第一部电影就提名了金鸡奖

李鹏在2002年拿着一张没有修图的胶卷照片找到董璇出演《雪花女神龙》女一号时,她还在北京电影学院读大二,之前没有任何荧幕作品。

当年「跟现在的市场完全不一样,新人想要演1000多场戏大女主的电视剧,简直是天方夜谭,」,「于是像做梦一样稀里糊涂地就出道了。」

2007年,顾长卫筹备电影《立春》,片中原定一位演员档期出现了问题,顾长卫找到了董璇,问她愿不愿意顶上,扮演一位世故、八卦的小张老师。她是所有角色中唯一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为了与一心追求艺术的王彩玲相对应。

那时拍了几年古装武侠剧的董璇已经积累了《大宋奇案》、《八大豪侠》等作品,但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大荧幕,更没有全片用包头东河的地方方言来表演。虽然是配角,但顾长卫对演员的要求是,需要在未来四五个月的时间里全程跟组。

董璇后来回忆,自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在内蒙的四五个月时间里,她大口吃着焖面让自己变胖,看起来更像当地人;她经常「骚扰」片场周边小卖部的老板,拽着他陪她练习说当地话。

2009年,董璇因为《立春》被提名第27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她当时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夕阳西下,自己蹦起来的照片。「我非常值得,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幸运,我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物,赶上了胶片电影的最后一班车。」

那时候幸运是眷顾她的,她是好运的代名词。董璇后来说,在婚姻出现变故之前,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命挺好的。

1995年,沈阳音乐学院在黑龙江省只招一个学生,董璇成功考上舞蹈系。

1999年,临毕业时,总政歌舞团时隔十年再次对外招演员,严师王嵩妹力荐董璇,最后沈阳音乐学院只有她一人入选。

当时舞蹈演员的职业环境比较恶劣,30岁之后要么转业,要么转型做编导。自认没有能力做编导的董璇,看到很多优秀的前辈在「规定」面前的茫然纠结,甚至躲在后台偷偷地哭。刚到总政两年的她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但却暗暗立下决心,在自己还有选择的年龄,转型成为一名演员。

她同时拿到了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在千禧之年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一名学生。再后来,她在合适的年龄结婚生女。

每一次拿到新世界的入场券,世界都向她敞开大门。

直到今天,董璇依旧不觉得自己做错过选择。身处舆论风暴眼中重建过去轰然倒塌的一切,她曾经想到过年轻时的自己。但她认为,如果重来,自己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2019年5月,大学同学兼多年密友关悦去探董璇的班。那是董璇第一次尝试话剧表演,在《大话西游》舞台剧的联排和巡演中扮演紫霞仙子。

关悦当时描述,「看到台上那个美丽、灵动、可爱、敢爱敢恨、为爱牺牲的你,仿佛又看到了大学时代的那个饰演白素贞的小女孩,为你骄傲!为你自豪!为你鼓掌!」

两个月后,董璇出现在法院完成了离婚诉讼。

闯关东式的家庭教育

董璇的「敞亮」有家庭教育可循。

董璇成长于黑龙江东北边陲,偶尔私下说话,还能听得出她的东北口音。东北人骨子里乐观和自信的基因,塑造了董璇阳光、坦率甚至有时候有些尖锐和直接的处事原则。

在一次采访中,董璇提到了自己在新人时代,面对「制片人和导演们脚踩着茶几,眼神里一副轻蔑与傲慢」、「没撂下一句话,转头便离开房间,只留下面色发青的经纪人手足无措」的经历。她后来回忆成长经历的顺风顺水给了她一种盲目的自信。

多年邻居程莉莎在节目中说,特别喜欢她坚定的样子。

董璇30岁那一年,由她主演的《闯关东中篇》播出,更多人知道她也是通过这部戏中小妹宋天月一角认识到她。拍摄过程中,董璇跟随剧组闯荡了牡丹江和海林农场等半个东北地区,寒冷的天气下,她形容那是一段磨练意志和忍耐力的经历。

董璇的姥姥亲历过「闯关东」,这为她在江湖里骄傲地成长埋下最初的伏笔。

姥姥从小告诫孙辈,做人要享得了福,也必须吃得了苦,要谦虚低调与人为善,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挣自己的前途。

父亲是一名军人,母亲也对她采取严格的「军事化教育」,反复叮嘱面容姣好的女儿容貌不重要,品德和口碑更重要。

董璇后来在参加《星空演讲》时说,在老董家的标准里,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对人仗义、谦虚克己,永远不要和别人攀比,这才是一个人应该做的本分,「至今我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成为这样一个人」。

身边演艺圈的朋友形容董璇像「宣传总监」。在董璇的微博中,替朋友做自来水宣传占了很大一部分。

董璇提到,婚姻发生变故后,她一直都在孩子和家人面前保持着积极和乐观,只有一个片刻,自己有些许动容。事件发生后,她第一时间回到公司召集所有同事开会,和所有人说,现实就是这样,告诉如果大家有更好的工作机会,千万不要有「老板出事我却跑了」的思想包袱。但到最后,却没有一个人离开。

在得知董璇首轮公演被淘汰后,同组队友程莉莎在镜头面前抱着她痛哭。董璇则始终面带微笑,反过头来安慰她说自己即使离开也依旧是她的「支柱」。

杨钰莹说,董璇是去迎接更大的舞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在演《大话西游》舞台剧时,董璇曾经遇到一些不好的评价,她并不十分在意,甚至有忽略负面声音的能力,「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自己经历了就好了」。

那场变故发生时,她产后复出不久,刚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但原本已经谈好的戏约、广告,合作方考虑到舆情把她换了下来。「在我的感觉里,我对成功没有太大的欲望,有戏拍就好,有工作就很满足。没工作的时候,在家带带孩子也挺好。」

董璇说,毕竟演了16年的戏,知道镁光灯下的座次高低并不应该是全部的人生。

2018年,她的复出首作《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播出,董璇在剧中扮演身处乱世却洞明世事的传奇美女貂蝉。

再之后的两年,董璇的戏路慢慢变了,她开始转向现实主义题材,也开始像《有翡》里一样塑造中生代角色。

董璇一直认为,什么样的年龄完成什么事是幸运的,什么样的年龄挑什么样的剧本也是顺理成章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她欣然接受人生不同阶段赋予演员的独特魅力。

她很喜欢林俊杰,常去抢票听演唱会,还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叫「小酒窝」,更乐于在社交媒体上记录女儿的成长。

现在,董璇带着孩子和父母一起生活。她没有因为婚姻变故而把女儿藏起来,她还是经常公开分享女儿鬼灵精怪的日常,带着女儿进组拍戏,去秀场走秀。

女儿小酒窝今年四岁半,喜爱戏剧演出,某天路过天桥剧场,突然指着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的《天鹅湖》,要求妈妈一定要带她去看。

董璇说,自己不会在女儿面前说别人不好,她会维护所有人在女儿心目中的形象。「好和不好,她自己会有一个判断。」她知道,小酒窝有她的人生,董璇也将有自己的下半生。

她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独立女性的代表,接受女性杂志采访,为女性作家背书,出演《北京女子图鉴》,包括当初决定来参加《浪姐2》。

在节目中一次对伴侣、自己、家庭、孩子的重要性进行排名中,董璇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排在最前面。在她看来,女性只有依靠自己才是最安全的一条路。她作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唯一能扛事」的那个人,她只有做好自己才能去保护家人。

在女儿面前,她希望自己是个有事业、努力工作,积极向上、阳光正能量的人。她害怕别人在问到女儿「妈妈是干什么时」会不知道怎么回答。为了满足女儿的「虚荣心」,董璇每次去幼儿园接送她时都会打扮一番,穿得好看一些。

有人说,关于董璇的人生命题,有了新的注脚。但其实,她觉得自己的好心态从来都没变过。「事情发生了,肯定要去面对、去解决。你哭,你难过,你抑郁,这些都解决不了问题。」

董璇记得,曾经有一次在机场,有位不相识的大姐问她是否可以合影。她欣然接受了后,大姐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盯着她的眼睛,满怀诚恳地跟她说,「你是最棒的,你要挺住,一切都会过去的」。

还有一次在深圳拍广告,一位司机小哥前后完整跟了她两天的行程,直到最后工作结束的时候,小哥鼓励她,希望她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一生幸福。

她曾一度怀疑自己的泪腺出了问题,在最低谷的时期她也几乎没有哭过,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多年的舞蹈训练经历提升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直到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向她投来善意和关怀。董璇在2018年《星光演讲》的最后说,「我才知道,只有人间的美好才值得你的眼泪。」

时隔两年,在这段演讲的评论区,依旧能看到有网友为她打气,祝她幸福。「你又何尝不是人间的美好?」一位网友留言道。

参考资料:

董璇:余下的人生,都是我自己的丨人物

https://www.bjnews.com.cn/detail/161174008615652.html

【董璇星空演讲】生活让我哭的时候,我选择笑

https://b23.tv/Wfkluj

202101 专访 | 瑞卡斯的对话时间 X 董璇

https://b23.tv/rmIkdl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传媒1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