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闻   个人门户  search2

国企改革路在何方

十八大专题最新消息 精彩视频图文报道特别策划:楼市篇 收入篇财税篇金改篇户籍篇
国企改革已不能再拖
国企改革

吴敬琏:国有企业拖累整个国家的财政金融体系
    改革开放的最初十几年,而占有经济资源主要部分的国有部门不但增长缓慢,而且效率有下降的趋势。亏损企业的数量逐年增加。以致到1990年代中期整个国有企业部门陷入了盈不抵亏的困境。这种情况必然要拖累整个国家的财政金融体系。[详细]

国企违规及腐败案件频发 体制性问题已经很严重
    谈起国企改革,中国近两年的舆论环境在不断弱化、淡化。据安邦研究人员了解,在国内的决策部门,对国企是否应该深化改革都存在争议。然而,从频繁曝光的国企违规及腐败案件来看,国企改革已经没有多少退路。[详细]

应对行政垄断国企进行改革
    吴敬琏一直强调要坚持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相互配合的改革,使市场发挥对资源配置和价格形成的基础性作用,消除行政部门的微观干预,他认为现代市场经济需要法治来保障,特别是对产权的保护。应对行政垄断国企进行改革,国企应该继续“退”,而不是“进”。[详细]

国企改革关键点
高收入对高收入行业工资总额及工资水平进行调控

某些垄断国企高管既享受着体制内公务员的好处,又享受着企业市场化待遇的好处,而国有垄断企业的收益,往往又因为其垄断性及对诸多资源的不公平分配而获得——这就更增加了垄断行业管理层过高收入水平的不合理性。[详细]

利润至上国企应该放弃单纯利润至上的改革思维

国有企业应该放弃利润至上的改革思维,树立“国有经济分类布局,国有企业分类改革”的基本思路。不同类型的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这要求对国企进行分类改革。[详细]

自我定位政府的自我定位是国企改革最关键因素

国有企业的经济拉动效应受到地方热烈追捧,一定程度上让某些国企滋生了“特权”意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李怡宗教授表示:“政府的自我定位是国有企业改革中最关键的因素。”[详细]

企业状况分产业、分阶段、按企业状况而进行

国有企业的改革应该是分产业、分阶段、按企业状况而进行的。某些产业如果现阶段还有一些政策任务需要承担,或是产业结构尚未进行适当的调整,恐怕还不适合贸然推行民营化。[详细]

资产流失必须严防国企改革过程中的资产流失

为了避免改革过程中可能会发生的国有资产流失,国家并非没有相应的制度设计。从2003年到2005年,国资委曾两次出台意见规范国有企业转制工作,其中对于国有企业转制的程序不乏明确规范。[详细]

一刀切国企改革不能“一刀切”

国有企业在工业中应占有多大的比重,不是“一刀切”的问题。应该针对产业分类,逐一依据未来目标、现有状况进行分析,可以类似商务部所发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一样,对不同产业做不同的规划。[详细]

国企改革的难点
国企改革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任重道远
    近年来,部分地方国企和50家央企进行了规范董事会试点。“这从根本上解决了企业"一把手"说了算的问题。”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说,现在企业要进行重大投资,必须拿出充分理由说服董事会,这无疑更有利于企业的科学决策和风险防范。[详细]

发展方式仍然粗放 监管体制有待完善
    国有企业目前大多仍分布在传统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比重比较低。一些行业产业集中度较低,资源配置效率不高,核心竞争能力不强。经营性国有资产还没有实现集中统一监管,资源配置分散,经营效率低下;出资人职责和政府公共管理职能的分离还不到位。[详细]

各种社会负担依然沉重
    中央企业还有医院、学校和管理的社区等办社会职能机构8000多个,对这些机构的费用补贴每年多达几百亿元;厂办大集体改革难度加大,解决国有企业厂办大集体问题需要付出很大改革成本。[详细]

未来国企改革将走向何方
吴敬琏吴敬琏:国企改革重点在制度创新

我国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就把增强企业的活力作为整个改革的中心环节。目前经济工作重中之重,就是推进国有经济布局调整和国有企业的改革,首先要在实现股权多元化的基础上进行资本重组和管理重组,建立现代公司制度。[详细]

厉以宁厉以宁:国企股份制改革很稳妥

从市场的角度分析,商品市场的背后是生产要素市场。生产要素中包括资本要素,所以一定要有资本市场,光有劳动力市场不够。资本市场的建立一定要与股份制改造结合在一起。有了经验再推广,有教训可以吸取,是很稳妥的[详细]

邵宁邵宁:国企改革目标是上市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邵宁表示,目前中国国有大型企业的改革方向是公众化、市场化,就是通过资本市场把现在的国有企业改造成为上市公司,让它成为市场竞争主体,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这就是公众化的方向。 [详细]

霍德明霍德明:国企改革需要铁腕人物推动

国企改革的路子必须走下去,但有政策负担,国企本身对此无能为力。因为政策负担是人为加在它们身上的。是政治人物把政策负担加到国企身上去的所以,要解决国企改革政策负担的问题,一定要靠政治手段,而非市场手段。[详细]

微博热议

CopyRight @ 和讯网 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