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消费者买单?马博士相继倒闭,预付款退款无望

2021-03-15 19:15:00 北京商报网 

“办卡吗?办卡有优惠!”预付式消费让消费者又爱又恨。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消费者投诉,太阳宫凯德茂的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已经永久停业,门店给出的解决方案并不妥帖:可转店消费的门店太远,退款又没有明确期限。分析人士指出,“预付卡的商业模式本身就具有欺诈性,应当被大力监管和限制”。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马博士总部早在2019年前后就将直营店转为加盟店。如今大量加盟店倒闭后,总部并不能强制加盟店赔偿消费者损失,总部自身还想向后者所要赔偿。可见,品牌的直营店与加盟店的纠纷扯皮不断,一旦碰到影响品牌形象的闭店事情,双方责任将难以划清。而所有的纠纷和财产损失,均要消费者承担。

退款难:门店永久倒闭

家门口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或许不能正常开门营业了。近日,消费者李女士(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凯德茂的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已经永久性闭店停业,现在除微信客服可以联系外,其他联系方式全无,“花了5000多元办会员卡,还剩43次未使用”。

太阳宫凯德茂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的微信客服表示,可以将卡内余额转到东坝金隅马博士等店进行消费,或者等3个月后退款。然而李女士表示:“东坝这家店离我10公里以外,太远了。我跟他们(太阳宫马博士游泳馆)商量能不能安排附近的店,但他们说不行。退款周期又太长,怕收不到退款不了了之。”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该店负责人,他表示:“太阳宫凯德茂马博士游泳馆并不是要跑路,可以将会员卡转至东坝的一家马博士游泳馆。”该负责人承认可以退款,但也强调无法全额退款,“消费者需要退款可在微信客服处登记,因涉及的会员太多,要在全面登记完才能开始退款,但无法保证全额退款。”他解释称,一是因为凯德茂商场要求赔付租金加违约金共计100万元左右,门店资金困难;二是消费者办卡会有一个档案,档案规定退款是需扣掉一定费用的。”

对于退款还有扣费,李女士很不解,“我们并没有和太阳宫凯德茂马博士签任何合同,连卡都没有,档案也不在我们手里,所以无法核实内容,也不知道档案里还有关于退款的条例”,李女士以及另一位在马博士太阳宫店办卡的消费者称。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表示:“办卡不签订正式合同是不规范行为。关于档案内的条例商家有义务告知消费者,如有‘霸王条款’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而且因商家自身原因导致的倒闭,从法律角度讲应当全额退还卡内未消费金额。”

李女士出示的与马博士太阳宫店微信客服的聊天记录显示,客服至今仍表示不确定将如何退款以及是否会全额退款。

据太阳宫凯德茂商场知情人士透露,此前马博士是因楼上租户喷淋漏水损坏其天花及地面,于2020年11月27日暂停营业。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后,马博士于2021年1月7日完成维修恢复营业。1月23日起,应北京市疫情防控要求,马博士暂停营业至今。该人士还表示,“因马博士太阳宫凯德店欠缴租金超过3个月,且表示已经破产,2021年2月1日太阳宫项目已通过律师与马博士品牌单方解除租赁合同”。

有纠葛:总部VS加盟店

同样在马博士太阳宫店办卡的王女士(化名)称:“我打了马博士总部电话,总部称太阳宫店是加盟店,不归总部管。再次拨打就直接挂电话了,随后就没有打通过。”

实际上,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倒闭问题层出不穷。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马博士望京梦秀店于2020年12月4日宣布倒闭。消费者小杨(化名)表示,她在马博士顺义华联店办卡后,商家跑路后至今没有退款,也无法联系。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在12345官网上看到“银泰百货马博士跑路”“马博士孙河店不退款不回复”等多个相关投诉。在大众点评App上,北京地区标注歇业关闭的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有13家。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陆续关掉的马博士多数都是加盟店,和总部脱离关系数年。据马博士太阳宫店负责人称,该店一开始是直营模式,后于2019年改为加盟,“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一开始基本都是直营模式,在2019年左右陆续都转为了加盟”。马博士总部相关负责人也证实了直营店陆续转为加盟店的事实,现在除了上海和北京顺义还各有一家直营店外,其他店都是加盟性质。

值得注意的是,转为加盟店后,总部似乎当起了甩手掌柜。据马博士太阳宫店负责人称,已有数店倒闭,但马博士总部均不予承担任何责任。

北京商报记者从李女士出具的微信消费凭证中看到,收款账户名为北京宝贝智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商报记者从天眼查App了解到,马博士太阳宫店隶属于北京宝贝智造科技有限公司,而马博士品牌公司名称为北京贝特宝科技有限公司,二者非同一公司运营。且经查询,两家公司间并不存在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

对于加盟店和总部之间的责任划分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马博士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马博士品牌除上海和北京顺义各有一家直营店外,其他门店现在均是加盟店模式。对于加盟商家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强制要求,只能协调。”

不仅如此,总部与加盟店之间在赔偿金上并未达成共识。马博士总部的上述负责人强调,虽然加盟店会给总部缴纳一定押金,但对于太阳宫店的情况,这些钱还不够支付该店应支付给总部的赔偿金额,“太阳宫倒闭的问题给马博士品牌方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需要对总部进行赔付”。

“加盟模式之下,一旦加盟店出现问题,从法律层面来讲通常是由加盟店自己承担。因为加盟店是独立的责任主体,与总部之间只是契约关系。”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直言,如果是对消费者、品牌负责任的总部,其实不能做“甩手掌柜”,应主动承担相应责任,以此维护品牌形象。

他进一步指出:“加盟商跑路、倒闭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品牌方的商业和管控模式存在一定问题。而且很多消费者购卡也是基于对某个品牌的信任。同时,很多消费者可能并不清楚是直营还是加盟,更不了解直营和加盟之间的区别。未来随着法律更加健全,品牌总部也应该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存漏洞:预付费商业模式当禁止

据悉,马博士婴幼儿游泳馆采取预付费模式,单次游泳费用超百元。为了吸引顾客充值缴费,商家推出了优惠活动,一次性缴费越多,折扣越大。10次卡单次价格194.8元,而购买100次卡单次仅需116元。不少消费者为了单次更划算,就会选择一次性预付更多的课程。

“预付款的模式分布行业广泛,尤其在服务行业,俨然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但普遍现象正说明了预付费问题的严重性,这种商业模式本身就具有欺诈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消费者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苏号朋表示。

苏号朋直言,首先,有关部门的监管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预付费模式应得到有力的监管,监管机构甚至要对一些曾出现倒闭、跑路的商家和负责人,禁止其再使用预付费的商业模式。消费者还未消费就已将未来的消费金额预支,这样消费者就处于被动地位,办卡后服务质量下降、是否能持续提供服务都是隐患。因此相关部门应从根本上严格限制预付费的模式。

“此外,对于预付费模式主要的规定仅有商务部于2012年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在此规定中,对于商家发售预付卡的门槛需要提高,监管还要更为严格,具体条款需要根据新的消费形式进一步细化,不能让不良商家钻空子。”苏号朋认为。

他进一步指出,商家通过销售预付卡收到的资金,监管和法律层面的要求还应该更为严格。《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的第25、26条对资金管理有一定规定,实际上监管还要进一步到位,需要对因为预付卡资金处理不当的企业进行有效的处罚。“如果允许收预付款,但没有严格监管资金流向,就会出现商家滥用资金的现象。否则当商家出现破产情况,自然拿不出钱来赔偿消费者。”

苏号朋建议,“但归根结底,预付卡商业模式的隐患还是源于商家的不诚信经营。对于商家要求办卡的行为,建议消费者能够抵制”。

此前,中国消费者协会也曾发文指出,疫情以来涉及家政、健身、教育培训等预付费类消费纠纷显著增加。面对相关机构主动关门停业或不得不停止经营的结果,消费者无可奈何却也无力回天。更为恶劣的是有些无良企业跑路前还在搞促销圈钱,不了解内情的消费者不仅无法按约定接受相关的服务,缴纳的钱款大多也打了水漂。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