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联储官员集体预期提前加息,鲍威尔坚不松口忙“灭火”

2021-06-17 15:44:41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 货币政策会议按时举行,商讨各项事宜。两天后,按照惯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面对一成不变的深蓝背景板,公布最新决议。

  但与往常的一个不同点是,本次会议明显有了新变化,预测、讨论及辩论早在一周前便铺天盖地,而在此前情况下,市场至多提前两三天才会给予升温的瞩目。

  在种种向好数据下,一直坚持量化不退缩的美联储与鲍威尔也稍有松口,声称尽管基准利率与购债规模将维持不变,官员们却将开始讨论缩减债券购买的问题。根据点阵图,美联储大概率将于2023年首次加息,至2023年底会有两次加息。

  鹰派意外,鲍威尔的字斟句酌

  鲍威尔及美联储官员多次的坚定表态,以及各类资产类目表现得相对稳定,都使得市场预测本次美联储的基调不会有多大的改变。本次会议中,一边是美联储的稍微松口,一边是鲍威尔面对市场情绪时的字斟句酌。

  可部分出乎鹰派阵营的意料,因就业市场乐观的前景和通胀数据,美联储加快了预期政策收紧步伐,内部共识已转向更早的加息时间。18位官员绘制的点阵图显示,加息预计将在2023年开始,到2023年底预计至少会有两次加息。而在今年3月,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目前的利率将维持到至少2024年。

  在18位参与点阵图季度预测的美联储官员中,13位赞成于2023年底前至少加息一次,7位同意于3月加息,有11名官员认为在2023年底前至少两次加息。与之对比,在今年3月份的预测中,18名官员中仅有7人预计2023年将首次加息。

  但鲍威尔在谈及利率预测时,仍持怀疑态度。“我们应该对点阵图持怀疑态度,因为它反映的是个体预测,而不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整体的预测,关于加息的讨论目前还为时过早。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指引并非基于特定日期表,而是基于经济结果,只有经济处于充分就业状态、通胀率为2%,且有望在一段时间内超过这一水平的情况下,美联储才会加息。”

  不过,他随后在发布会中补充称:“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本次会议视为一场关于缩减购债规模的讨论。”

  与此同时,为支持短期融资市场的平稳运行,美联储宣布将调整两种技术性利率,即超额准备金利率与逆回购利率,前者预计将由0.1%提升至0.15%,后者预计将调高至0.05%。

  通胀预期的上调伴随着加息的松口,鲍威尔表示,经济预测显示,个人核心通胀指数(PCE)2021年、2022与2023年预测值分别为3.4%、2.1%、2.2%。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期也由6.5%大幅上调至7%。

  除上述更新之外,会议的其他大基调未变。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规模依旧稳定,而主要利率联邦基金利率也继续维持在疫情期间0-0.25%的最低区间。美联储曾数度表示,必须要看到美国经济在去年12月的基础上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后,才会考虑或开始缩减刺激。“逐步退出资产购买计划的过程将是有序、有条理和透明的,任何调整都要提前很长时间来传达。”鲍威尔说。

  上述决议公开后,10年期基准美债的殖利率飚升逾10个基点,至1.58%; 5年期美债收益率跃升逾12个基点,至0.895%;而对政策更为敏感的2年期美债上涨4个基点,至0.21%,而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上涨逾0.08个百分点,至1.577%,均低于3月份高点。

  “其实过去几次联邦公开委员会(FOMC)会议都出现这样一种状态,即点阵图显得更为鹰派,而鲍威尔的发言则试图淡化这种鹰派的意味,并认为仍应持保留或观望态度,这次他也解释了需要继续观望的原因(例如供给短缺等造成短期通胀压力攀升的因素何时消退、就业市场的复苏程度等)”。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Matt Weller说,“但这次会议上鲍威尔的鸽派程度相较以前更弱了一些,这可能也让市场认为,此次会议的论调比此前交易员预料的要稍微鹰派一些。”

  对于鲍威尔对点阵图与经济预测的保留,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联储利率点阵图容易因经济基本面的变化而变化,对未来利率走势的指示意义有限。“从历史规律来看,美联储是美国经济基本面趋势的追随者。伴随疫苗大规模推广、疫情大幅改善,美国餐饮消费、工业生产等修复持续加快、基本回至疫情前水平,最新公布的5月服务业PMI飙升至64%,创有记录以来新高。这一背景下,美联储对未来的经济前景感到更加乐观,预期2022年加息的官员数量也明显增多。”

  暂时性通胀?Jackson Hole或是缩表的恰当时机

  各项数据的转好促使美联储不得不调整其观望状态,转而更为公开乐观的态度。

  美联储对其国内经济前景更加乐观。“疫苗接种的进展减缓了美国国内疫情的压力,”声明称,“在这一进展强与有力的政策支持下,国内经济活动与就业指标均有所加强。而尽管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部门仍然脆弱,但已显示出改善迹象。”

  鲍威尔也对就业的步伐更加乐观了一点。“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我们将处于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劳动力市场,失业率降低,参与率提升,并且各个阶层的工资都在上涨。”

  然而,目前对通胀压力不断上升的辩论与各主要国央行的反应占据了上周各大媒体的头条,尤其是在美联储与欧央行此前持续坚持不退缩下。

  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数据显示,过去两个月的消费者价格压力较预期偏高,美国4月份物价上涨0.8%,5月份上涨0.6%,为2009年以来的两次最大月度涨幅,CPI 5月同比上涨5.0%,自2008年8月以来最大年度涨幅。核心CPI(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同时达到了199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在另一方面,自4月底会议以来,相对于预期,就业数据也令人失望,美国5月份的失业率仍高达5.8%,与疫情大规模爆发前2020年2月相比,美国就业人数减少了约760万,而5月美国国内工资的上涨也意味着劳动力市场吃紧,劳动力出现萎缩。

  即便如此, 美联储对2021年第四季度失业率的预测中值仍为4.5%,2022年同一季度失业率的预测中值则从3.9%下调至3.8%,2023年的预测维持在3.5%。“我相信,我们正在迈进一个非常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历史告诉我们,长期扩张中的劳动力供应足以超出预期,拖累就业增长的因素将减弱,有望在夏季和秋季创造出强劲的就业机会。”鲍威尔补充称。

  “美国近期就业表现不及预期,主要缘于财政发钱、疫情仍未收尾以及部分州尚未完全解封等。不过,导致非农就业不及预期的逻辑已经在开始发生变化。”赵伟说,“为了提高居民就业意愿,美国已经有超过20个州宣布将自6月起不再发放联邦失业金,同时伴随着疫情趋势向好,美国有超过40个州开始完全解封。上述因素共同推动下,美国就业市场的修复或将逐步加快。”

  德意志银行研究(下称“研究”)指出,鲍威尔没有花太多时间强调与新冠肺炎疫情前相比的就业缺口,而且在一些场合似乎暗示,可能无法期待由于退休和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前长期复苏的特殊因素而导致的失业岗位全面复苏。在这一点上,鲍威尔似乎想强调的是,美联储具有同等权重的双重使命,而不是严重偏向劳动力市场的结果。

  对于通胀,鲍威尔继续维持一贯论调,声称通胀或在未来数月继续处于高位,但从长远看推动通胀飙升的因素只是暂时的,如有需要,美联储有能力解决通胀问题。“随着经济活动的持续开放,需求的变化可能是巨大而迅速的,供应链瓶颈、招聘困难及其他制约因素或将会继续限制供应调整的速度,由此促使通胀较预期值更高、更持久的可能性。”

  “很明显,FOMC比上次会议更关注通胀,这无疑是受近期通胀意外上升和某些通胀预期指标大幅上升的推动。鲍威尔特别强调了供需失衡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解决的更大不确定性,以及它可能渗透到通胀预期中的风险,以及预测者在这个前所未有的经济环境中需要保持谨慎。”研究称。

  在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Matt Weller 看来,通胀飙升仍是暂时现象。“通胀数据大超预期,这种高通胀成为持续性现象的风险似乎在增加。但通胀除了是一种货币、财政现象,它更是一种心理预期。如果人们认为通胀会更快地上升,人们就会更快进行消费,这会导致预言的自我实现,即导致价格更快地攀升,美联储因此目前也身处一个危险的游戏之中。”

  “但我认为至少就目前而言,通胀攀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暂时性的因素造成的(供给短缺、经济重启下的需求飙升等)。只要美联储意识到这种风险,即美国消费者可能认为通胀是更具持续性的现象,并做好准备防范这种风险,那么我们就仍然还认为通胀飙升是暂时的现象。”他补充称。

  赵伟认为,鲍威尔论调略有改变,其实是对美国通胀数据连续超预期的正常反应。“结合实际情况推演,高通胀持续时长存在超预期可能。一方面,作为通胀领先指标的劳动力成本增速,已升至历史高位的4.1%、远超疫情前的1.5%。同时,无论是工业品或农业品,供需关系失衡的问题依旧存在,将放大经济修复过程中的涨价压力。再从长期视角来看,拜登治下‘公平’主义回归,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有望大幅提振,容易推升美国长期通胀。”

  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集团(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研究报告称,鉴于通胀数据受到一些暂时性因素的影响,投资者乐于接受美联储的说法,即通胀压力是暂时的。“我们看到这种观点反映在各个资产类别中,美国股市保持在历史高点附近,美国债券收益率上周收紧,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49%,达三个月来的最低水平。信贷市场通常是‘煤矿里的金丝雀’(极为敏感之物),也没有显示出压力的迹象,高收益债券息差仍很窄。”

  现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所长的波森表示,美联储如今面临的通胀风险比1979年要小,但比英国2009年面临的风险要大。“美联储应该按期观望,赌一把,当前的形势更接近2009年,而不是1979年的情况。”

  本次决议后,全球目光顺而转至8月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那时,来自美联储缩表的任何征兆或被认为正合适。

  “我认为在这次会议后,可能存在美联储在7月的FOMC会议就宣布缩表时间表的风险,鲍威尔也可能用7月的会议来对未来的缩表进行暗示”,Matt Weller说,“我预测大致的时间线可能是,美联储或在7月、8月或9月的FOMC会议上宣布缩表时间表,四季度开始正式缩表,缩表至少持续到明年年中,而随着缩表推进到一定程度,美联储就会开始加息。”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