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兴动:金融业新时期高水平开放更要高水平落实

2021-07-24 19:45:32 财经网 

财经网讯 “中国金融业开放水平不低,但效果不理想,还应该以现实的态度,设计和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落实高水平开放的实质。”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在“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陈兴动指出,从现实上看,中国金融业开放的效果仍不理想:尽管外国投资监管限制指数已经从1997年的0.68降低到了2020年的0.21,但外资持有的中国金融资产占比、外资金融机构占中国的金融业务比重,人民币在国际结算、在国际外汇储备总量的占比仍旧处于较低水平,或者3%以下。

陈兴动将金融市场开放度不够的原因总结为以下五点:

第一,实质性领域还没有开放,比如说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我国开放项虽已占总数92%,但关键的3项仍未开放。

第二,担心失去对金融活动的控制。

第三,担心在资源资本化的过程中,金融市场过快的开放后会被国际资本割韭菜。

第四,在金融监管严格的问责制下,执行过程中经常出现“玻璃门“和“”旋转门“情况。

“阻碍切实开放的阻力是对对外开放风险的担心,但担心不等于说中国金融风险就下降。”陈兴动表示,“真正开放不够,使得有许多债务率上升,不良资产在增加,透明度混乱的各种创新研究增加了担心。”

陈兴动认为,还是应当以现实的态度,设计和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

“中国金融业已经走过了五个开放阶段,外部环境产生了严重的变化。中国下一阶段开放的重点应该还是金融资产管理这一块。”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陈兴动:谢谢主持人苏老师,跟他认识十几二十年了,参加了4-5次财富论坛,今天题目很有意思,我跟大家分享一点观察,在金融市场做得时间比较长,改革开放一直是大家关注的。时间不多,我直接进入观点。今天谈三点,主题叫中国金融业新时期高水平开放重在高水平的实质性落实,三点观点:

第一,中国金融业开放到目前为止,开放水平不低,但是效果不理想。第二,阻力是切实开放的阻力对对外开放风险的担心,但不开放事实上增加金融风险。第三,以现实的态度设计和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

第一点,中国金融业开放水平不低,但效果不理想。从OECD角度来讲,中国的开放我们用一个指标来对它进行检验,叫做外国投资监管限制指数,这个指数1997年是0.68,它是0-1,最开放是0,完全管制是1,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监管指数降到了只有0.21,虽然还挺高,但是只有0.21。中国金融业的监管限制指数从2014年0.58降到2019年0.24,降了0.4百分点,从开放角度来讲,用这个指标来看是比较合适的。2020年,我们发现有一系列的改革开放,取消了QFII、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放宽了外资投资者外币汇出比例限制。给予外资机构非金融债务融资工具A类主承销资格,彻底取消银行、证券、期货、人身保险领域外资控股的投资比例限制;取消企业证券评级、信用评级、支付清算等领域的准入限制;给予外资金融机构国民待遇。

但是开放的效果不理想,中国开放还是蛮大的,我们用四个指标来简单评价一下。外资持有的中国金融资产不足2%,2001年中国进入WTO的时候,朱镕基提出来15年之后,外资金融机构,外资持有中国的金融资产应该是占30%以上,这个差太远了。第二指标是外资金融直购占中国金融业务比重不足3%。第三个人民币在国际结算、在国际外汇储备总量的占比均小于3%,第四个外国居民、专业从业人员在中国金融业中的就业人数极少。这里有一个数据,今年5月份的时候公布的新的人口普查数字,港澳台、外国人在中国居住超过3月以上的总人口是1430695人,在中国就业的人是444336人,深入就业的人只有77008人,如果按照在金融业里工作凤毛麟角。

第二阻碍切实开放的阻力是对对外开放风险的担心,但担心不等于说中国金融风险就下降,很多人提出来说正是因为中国不开放,所以我们避免了1997年、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也避免了2008年、2009年世界金融风暴的冲击,但是不开放不等于,美国一个经济学家,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讲就是一个喷气式飞机理论,大家知道喷气式飞机会从空中掉下来,会摔死人的,但是喷气式飞机提高了运输的效率,利益肯定是大大超过成本,所以大家经常坐飞机。我经常被问到,中国在开放过程中,已经很开放了,但是感觉上做不到。过去几十年,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走过40年了,金融开放也走过了六个阶段,开放表现出来的是在法规、制度上的开放,的确做得不错,还有很多不开放的地方。归纳了五个原因:实质性领域没有开放,比如说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中,牵扯到资本项下大概有40项,我们有3项没有开放,92%、93%已经开放了,这三项开放恰恰是关键。第二个担心失去对金融活动的控制,这是信心和方法的问题,我们需要改进的。第三个中国正在经历资源的资本化,这个过程当中有大量的利益,担心通过资本的开放,金融市场的开放,可能会被割韭菜。第四个金融监管严格的问责制度,大家都关心,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玻璃门和旋转门,表面上看是开放了,就像趴在窗户上,前途一片光明但是找不到出路。真正开放不够,使得有许多债务率上升,不良资产在增加,透明度混乱的各种金融创新严重增加了对金融风险不断积累的担心。股权融资在社会融资中的比重从2014年的2.5净增加了2.9,包括把债权包括进去,股权和债权两项加进去,由2014年的27.3稍稍涨到了2021年6月底的28.5,说明我们直接融资显然不够发展。第三个国内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信心不足,这应该是开放不足的很大原因。

第三个以现实的态度,设计和实施更高水平的开放。引用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司长的说法,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金融业已经走过了五个开放阶段,1978-1991年的金融业开放试点,1991-2001年开放起步,2001-2006年金融业落实入世承诺,2006-2017年的区域、双边自贸协定推动的金融开放,2017-2020年自主扩大的金融业开放,现在进入第六阶段,对标CPTPP的高水平开放。金融开放的外部环境产生了严重的变化。全球化和去全球化成了许多国家的政策,美国把中国定义成最严重的战略竞争对手,从与合作伙伴优势出发与中国展开激烈的竞争,甚至是对抗性的竞争。应该说是中国下一阶段开放的重点,最有机会的地方开放,上午屠光绍老师介绍的几个变化,在这之前有许多发言已经提到了,我不再展开具体谈。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