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涛:推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全面提升金融机构效率、效益

2021-10-24 16:43:19 财经网 

“随着我们从早期的提法到数字化的提法,这种改造的范围、深度、广度越来越突出,乃至于追求一个全面的重构。”10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在由《财经》(博客,微博)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本届论坛聚焦“打造开放创新的财富管理新高地”。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

全球对于金融业拥抱数字化的进程都在不断的加快,其中既有来自于美国依托于市场自发的数字化改造过程,也有类似于欧洲监管部门重点在推的。而我们国家的金融行业也逐渐体现出它的一些特色。进一步聚焦到银行业,既有整个金融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一些共性问题,也有一些具有特殊性的问题,杨涛提出,特殊性的问题可以从银行数字化转型当中几个典型的路径剖析一下。首先是非常突出的技术应用导向,其次是客户需求驱动的路径,最后就是金融机构监管与政策的把握。

杨涛认为整个不同金融子行业之间,银行业的步伐肯定快一点,其无论从底层研究方面、人才方面、软硬基础设施配套方面体现出了自己的优势,但并不代表在证券业、保险业方面不会出现国际上那样一流的数字化开放证券。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杨涛:作为一个研究者,我这些年一直在观察新技术在浸种领域的应用,无论是基于宏观研究货币,还是基于微观研究市场,从理论到实践我们都深刻感受到了这个改变,无论过去讨论金融信息化、电子化,还是再往后讨论数字金融等一系列概念,归根到底都是利用信息技术进一步改变金融机构的业务流程、管理流程以及全面的重构带来效率、效益的全面提升。只是说随着我们从早期的提法到数字化的提法,这种改造的范围、深度、广度越来越突出,乃至于追求一个全面的重构。

如果把这个图景放在整个金融领域,确实看到一方面全球对于金融业拥抱数字化的进程都在不断的加快,其中既有来自于美国依托于市场自发的数字化改造过程,也有类似于欧洲监管部门重点在推的。其中我们国家持牌的金融行业来说也逐渐体现出它的一些特色,因为早期我们更多像杨会长提到的来自于市场化机构进行的类金融的探索,讨论的数字金融主要是银行业、资本市场相关行业、保险业以及其他持牌机构如何更好的用数字化进行改造。直观来看这样一个大潮已经兴起了,但是在很多领域还是处于起步阶段,就银行业来看,全行业金融科技的投入接近2500亿元,全行业的金融科技的从业人员大约是14.88万人。当然,这个口径还需要进一步斟酌。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热潮,这样一个热情已经兴起来,再简单的看,比如说在证券行业,早期讨论证券业拥抱数字化和经营科技的时候,往往大家谈的更多的是渠道的问题,获客的问题,现在随着证券业从过去所谓简单的依靠经济业务到越来越强调投行业务的全面转型与国际对标,与之相应数字的改造也带来对于证券业从服务流程到业务类型全方面的挑战。

再比如说保险业来说也经历了几个不同的发展过程,早期强调的保险信息化,再往后保险线上化,再往后强调的是保险全域数字化改造,保险最核心就是风险定价,与之相应的一系列的理论变革和实践变革结合在一起,对于保险业的冲击也是非常突出的。

从大的途径来看,这样一个蓝图已经展开了,如果进一步聚焦到银行业,其实既有整个金融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一些共性问题,也有一些具有特殊性的问题,这个特殊性的问题可以从银行数字化转型当中几个典型的路径稍微剖析一下。

第一个路径就是非常突出的技术应用多相,当然,我姑且不评价这些不同的导向的优劣。比如说大量的机构首先是着眼于技术优先的导向,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已经对实体经济带来冲击和影响,需求端影响了金融产品的业务,从供给断也直接影响了金融的哀诉,金融的功能。着眼于新技术的应用,构成了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工具。与之而来的问题依托于技术的应用能否真正解决现有的矛盾和痛点,是不是为用技术而用技术,我们在研究区块链的过程当中就可以看到这种现象,当你看很多项目穿透之后甄别的时候,始终没有绕开面对核心企业的产业,这种情况下,技术带来的巨大的改良作用是有限的,这是技术驱动的路径。

第二条路径就是客户需求驱动的路径,早期的一些改革创新往往基于消费互联网时代C端巨大的变化,现在大家进一步追求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与数字化改造过程的一些变化,倒逼过来我们的数字化转型不是为数字化而数字化,而是要解决什么样的矛盾。我们也看到部分金融机构更多的解决依托于需求端的拉动力。有一些金融机构把线下的网点做的非常绚烂的时候,考虑的可能不仅仅基于需求端,更多的基于形象端,毕竟当多数人都不到网点的时候,搞的在眼花撩乱也来不来实际的效果。

第三个离不开监管与政策,金融机构离不开监管与政策的把握,有时候更好的顺应政策的方向,归根到底都离不开技术驱动,还是需求驱动,还是监管政策驱动这三条不同的路径。

现实当中如果过于着眼于一条路径就有可能出现一些扭曲的现象,最好的在战略与管理方面有效的权衡,有效的把握。当然,不同的银行面临的资源禀赋不一样,银行的变革最重要的就是人的问题。侯总也是我们中国社科院的优秀毕业生,恒丰银行能够把侯总这样的人才引进过去,也表达了在战略布局,人才布局方面颇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主持人(宋斌):我也很欣赏恒丰银行侯董事长讲的主动拥抱科技进步,在构建数字化的领导力方面超前的思想和布局。我认为是丝丝入扣,可以得到高的成果,我追问您一个问题,您对于金融研究那么多,您觉得银行、证券、保险以及其他类型的金融机构,目前您观察哪一家的数字化进程更加的快一点?

杨涛:这个是毋庸置疑的,整个不同金融子行业之间,银行业的步伐肯定快一点,银行业在我们国家整个进行业布局当中综合实力最强,业务更丰富。资源更多一些,人才的布局更多一些,刚才说的里面最大的几个制约,其实都是底层的东西,我认为一个就是与战略相关的研究,一个就是人才,再有一个就是与之匹配的软硬资源布局,这几个一比较显然银行业无论从底层研究方面,人才方面,软硬基础设施配套方面体现出了自己的优势,他是有差异的,大银行、小银行不一样,不同类型的银行不一样。银行业整体比较优势,并不代表在证券业、保险业方面不会出现国际上那样一流的数字化的开放证券。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